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协作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你是说我的年纪会一直增长,再入金光时会回到最后一世的状态?”

    “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从未有人在迷雾里活下来,没有先例可以参考。不过25岁这道坎是存在的,自从这个规矩问世以来,没有魔宗的人能突破它。”

    “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说什么?”陈谦有些疑惑地问。

    “提个醒罢了,而且我绝对是善意的,毕竟是仙魔虐恋,我超想看到最后,以后好刻个碑记下来。”

    刚正经一会,葛青红秒变八卦女,追着问关于两人的相爱经过,尺度从见面的气氛到晚上的配合度,羞得薛莹直喊不要。

    陈谦要用道法赶人,她才知趣离开,走之前还预订帮薛莹搓背,气得陈谦甩一道火出去。

    “哎呦,动作又大了,都怪这个怪女人。”陈谦吃痛地捂着肚子躺下,平息好一会才不疼。

    “魔宗的人都是这样吗?怪吓人的…”薛莹心有余悸地说。

    “没事的,不用理会她的疯言疯语,我们接着按自己的步调行事,先去抓十个仙奴,这次仙印就不上交,留给你用。”

    治疗后陈谦腿有知觉了,但没下地走动的能力,继续休养的时日里,杜西岭三人便在附近租了一处房子住下。

    葛青红每天会来帮陈谦治疗一下,促进恢复。更多的时间都用在纠缠薛莹上,经常研究薛莹的仙印。

    杜西岭则被小九使唤当苦力,到处找材料做傀儡,这样忙活了五天,小九做好第二只傀儡,陈谦恢复到正常活动的程度。

    能下床就不用看薛莹被那恶女扒衣服,葛青红再伸魔爪时,陈谦严厉地制止她。

    “你就是这样报答神医的?不过是让你妻子配合下,又不会少块肉。”

    “你都摸了五天了!完全当我不存在,再说你已经看够仙印,没必要再纠缠她。”

    “确实,光是看已经研究不出新东西,得走下一步棋。”

    葛青红又笑了,陈谦夫妇从没遇见过有酒窝的笑容还能如此恐怖。

    陈谦张开双臂把薛莹护在身后,警惕说:“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继续研究了,我们去抓仙奴,看看屠魔令的真容,再测试下宗门的人能不能用仙印,还有好多研究要做,比如仙印能力的解析,种印位置的影响,还有……”

    葛青红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她预想的研究方向,薛莹听得面色铁青,在脑海已经想象出自己被大卸八块的画面,吓得贴近陈谦的后背。

    陈谦到这一刻基本确信这疯女人是学者型的修炼者,也是最不好对付的类型。

    “去抓仙奴各自行事就好,没必要一起走。你活捉一个,逼迫他配合你研究,别把我们扯进来。”

    “这种互利共赢的好事你没理由拒绝吧?首先凭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想恢复到上一世的水准之前还要二十天,而且是在我替你治疗的前提下。”

    “其次有我们一起走,抓仙奴的事可以由我包办,如果研究出有用的方法,你们也能受用,对你们而言没有坏处。只要你的娘子配合我做测试就行,毕竟真心听话的仙奴仅此一例,而研究可容不得差错。”

    陈谦坚决地说:“我不答应。”

    “你可没资格说不,欠的人情先不提,我强行带着你们也是可以的,别逼我动手喔。”

    葛青红扔下狠话便走了,她根本不需要陈谦的答复。

    ‘没想到招惹这样一个家伙,接下来该怎么办…’陈谦苦恼于葛青红的态度,虽然没交过手,可凭她刚见面时一针刺晕自己的手段,陈谦就没觉得硬抗是条路。

    “相公,真不行我们就先答应她,那女人就是手不老实,倒也没伤害奴家。”

    “你先待在屋里别出去,我去找杜西岭商量看看。”

    “嗯。”

    来到杜西岭住的地方,刚靠近就看见杜西岭站在门前戒备四周,看见陈谦时很热情地招手。

    “陈兄弟,这么快就能下床,恭喜恭喜!”

    “托师兄的福,总算好起来了。今天前来是有事商议。”

    “那我们进屋聊。”杜西岭掏出两张纸往天上一扔,变出两只黄莺飞到院墙上,代替他监视四周。

    一进院子陈谦就看到一具傀儡的半成品摆在中央,它只有四肢是完整的,身躯和头部就是个没上盖的锅,里面的材料完全暴露在外。

    走进一看才发现这傀儡内部全是丝线,有粗有细,在四肢和躯干相连接的地方都有一个带弹性的团子,看色泽材质很像软骨,头部、四肢通过两指粗的丝线跟软骨相连。

    软骨另一端连在中间一个镂空的木匣子上。除了粗的丝线外,还有许多不到半指宽的细线将软骨和躯干连接。

    陈谦又看向傀儡的头部,眼睛和耳蜗也是通过丝线,绕着刻出木头柱子连接到中心的木匣上。那一对眼睛瞳孔竖直,眯成一条缝。陈谦特意用手挡着光线,瞳孔又放大变圆。

    ‘果然是活的,而且是老虎的眼睛。’陈谦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想到当初在白虎堂被‘虎’拿菜刀砍的情景,本能地退了一步。

    “陈兄弟认得这具傀儡?”

    “嗯,应该是小九的强攻傀儡,身体坚硬能无视火相道法。”

    陈谦蹲下来查看傀儡的躯干,透过密密麻麻的细丝线看到木头躯干上密布篆文,棕色的木头被墨汁染成黑色,只在篆符间隔的位置露出原本的颜色。

    陈谦开神眼查看,海量的篆文灵阵出现在眼前,光是去辨认都感到头疼,连忙退到一旁不再探查。

    这时小九从房里出来,捧着一个虎心脏。见到陈谦后立马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陈哥哥,你终于能下床了,九儿很高兴!”

    “嗯,谢谢小九。你先忙,等会我们再好好聊。”

    小九点头,将那颗镶嵌着发光晶石,在缓缓跳动的护心脏放进木匣中。随后盖上盖子,贴上两张篆符。木匣周围的丝线疯长,将匣子紧紧包裹住,傀儡的四肢也开始抽动,一跳一跳的。

    小九将准备好的身躯前半部分和脸盖上,手指顺着连接处滑动,指尖的丝线便将傀儡完全封实。

    将全部的接缝连好后,小九再给傀儡缝上猪皮做的人面。

    大功告成后小九意念一动,傀儡便自己站起来,看上去就是一个人头木身的怪物,和之前看过的‘虎’型只有穿没穿衣服的区别。

    “这是第二只傀儡吗?小九做傀儡的速度真快。”

    “是第三只!‘虎’还需要一些调整,九儿先去干活,等会再来找陈哥哥。”

    小九带着‘虎’回屋,院子里只剩下陈谦和杜西岭。

    陈谦环视四周警惕地说:“葛青红在屋里吗?”

    “她没回来,这会应该在附近的山上找草药。陈兄弟找她有事?”

    “当然没有,我是来找你的。”

    两人进屋后,陈谦将葛青红的无理要求转述一遍,并向杜西岭求援。以他之前显露出来对待仙印的态度,八成会跟陈谦一道反对葛青红的行为。

    杜西岭听完后默不作声,扇子一下一下敲在手心,等得陈谦着急起来。

    许久之后,杜西岭才答复:“陈兄弟,这个忙我帮不了,我跟葛青红同为执事没有高低之分,我自然不能干涉她的行事。即使反对她的行为,也应该上报给长老会定夺。另外你可能是误会了一件事。”

    “我来帮你脱身,为你治疗是奉二长老的密令,援助的对象只是你,至于你身边的仙奴可不在此范围之内。”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