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二十章 相伴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肚子上的伤口光靠那些药恢复不了,更糟糕的是陈谦发现腿动不了,两条腿的经脉被切断,大腿抬起来很困难,小腿则完全没有知觉。

    那死老头全是下狠手,一言不发就冲上来开打,肯定是仙奴那边的增援。稍微恢复一些,陈谦就用手撑地,转移到隐蔽一处岩石底下,提心吊胆地养伤。

    好在身上的血气吸引来两只灰狼,趁着还有力气陈谦宰掉它们当做粮食。把烤焦的狼头扔在洞外当做警示。

    连着躺了三天,陈谦觉得发烧越来越厉害,不停地出汗,喝水都没用。

    再这样下去估计要歇菜了,陈谦堵着再次开裂的伤口,将可能会死的想法压下去。集中精神运转灵力,多少恢复一些体力。

    到了下午,陈谦突然听到薛莹的喊声,她在外面四处张望,始终没有发现隐蔽在岩石底下的自己。

    陈谦想回应,但喉咙哑的说不出话,只能努力地抓起身边的狼骨头敲地。连敲十几下薛莹才发现他。

    “相公,怎么伤成这样…”

    薛莹初时欢喜,看到陈谦身上的伤后十分心疼,抹掉眼泪将陈谦拉出岩底。

    喂了几口水,陈谦还是没法说话,身子烫得厉害。

    情况不妙,必须尽快找大夫医治。薛莹背起陈谦走了十里山路,出了山林找到马匹,薛莹带着失去意识的陈谦前往最近的镇子就医。

    ……

    醒的时候陈谦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额头还顶着毛巾。肚子的伤口不太疼,身子还是烫,但比起在山上那会好了不少。

    一转头便看见趴在床沿的薛莹,她睡着时还抓着手不放,陈谦挠她手心,姑娘一下子就弹起来。看见睁眼的陈谦,眉间阴云散尽,松了口气。

    “相公你终于醒了,奴家真怕你醒不了,又丢下我一个人。”

    “我没事了你还哭,不好看。”

    抬手想擦掉她的眼泪,却被薛莹用力按回去。

    “你别乱动,镇上的大夫只能没能完全治好你,现在身子弱还得安心躺好。”薛莹把陈谦的手塞进被子里,还特意叠褶不让陈谦随便动。

    一碗粥下肚,陈谦觉得身子舒服一些,问道:

    “我睡了几天?”

    “从医馆出来住进客栈已经有四天,没有人追过来。放心好了,只不过你那个傀儡用不了,”薛莹指了指窝在墙角的一号,它瘫坐在地上像个没骨头的老大爷,完全没有凶恶的感觉。

    “两天前就是这样子,让它动起来也只能走路,没法跑动,更不指望它打架。我拿剩下的银票雇了两个镖师守在楼下,多少安心一些。”

    “灵力不够它活动,还是由我来催动它,有它在比起那些三流镖头靠谱多了。”

    陈谦刚一运转灵力就觉得腹部疼腿疼,原本在周身运转的灵气出现阻塞,一下子用力过猛反倒加重伤势。

    薛莹看出异常,连忙按住陈谦:“别瞎想,好好养伤。你的同门说他会引开仙奴,现在这么些天过去也没见人追来,我们多半已经安全了。”

    原来那日分别之后,薛莹并没有离得太远。在约莫六十里外的位置找地方躲着,一直关注陈谦的情况。

    有一天薛莹摘了些林中野果当饭吃,突然一只黄莺落到她面前两丈远的地方,一人一鸟在那大眼瞪小眼。

    薛莹抓起身边的剑鞘当棍子,准备给一记闷棍换一顿野味,没想到刚起身走了两步,那黄莺飞起来叫唤。

    本以为开荤的机会没了,没想到那傻鸟没飞走而是绕着薛莹转圈。这不正常的举动让薛莹警觉,拿起剑提防着四周。

    过了会更多的黄莺飞过来,十几鸟聚在一起又变成纸鸳鸯,扔下一个包裹就飞走了。

    薛莹打开一看发现是五张仙印,包仙印的纸还有杜西岭的留言。让薛莹看到信时赶紧去接应陈谦。

    “他说这五张仙印是我应得的报酬?”

    “嗯,留言是这样说的。那纸很奇怪,奴家拿到手上时才有字显现,但是用过后没有新的字出现。大概也是法力用尽了。”

    “杜西岭倒是公道,不像那姓许的女人,简直可恨。”

    “相公别动气。还饿吗?奴家再去做些吃食。”

    “你照顾我这么久肯定累了,还是先去休息一下。”

    “没事,我有睡的。我再去打点热水来烫毛巾。”

    薛莹端着铜盆去换水,刚打开房门,远处的情形就把她吓住了。

    远处山上的绿色飞快消失,山丘在连天浓雾中消失踪影。城墙一瞬间被吞没,镇上的人四散逃跑,也不过多挣扎了十几息时间。

    迷雾来了,薛莹扔掉脸盆转身冲进房里,拿起装仙印的包袱跳到床上抱住陈谦。

    陈谦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薛莹点亮一张仙印,屠魔令的光芒充满房间,亮得陈谦睁不开眼睛。

    只觉得身下一轻,整个人坠落下来,摔到地上。

    ‘我原本在客栈二楼啊。’陈谦吃痛地想着,再睁眼才发现世界全变了。没有木床,没有屋顶,只有浓到看不清近处的迷雾。

    薛莹骑在陈谦身上,单手举着发光的仙印将四周照亮,印出雾里形形色色的怪物,它们奔走在迷雾中,陈谦只能看到雾上印出的剪影。

    有的像动物,有的像人,更多的大到看不清全貌。它们绕开两人继续奔走,一旦仙印的光亮减弱就会扑上来啃食。

    陈谦能抗住一会,等到薛莹再点起第二张仙印,那些怪物又自动退却,如此反复,一直到陈谦察觉到风向改变,惊喜地说:

    “迷雾快退潮了,撑过去我们就能活下来。”

    “只剩三张了,怕是撑不过去…”薛莹紧紧将三张仙印抓在手里,带着绝望和不甘扫视周围蠢蠢欲动的怪物。

    “如果集齐十张仙印时相公就回魔宗,恐怕就不会有后面一连串的变故和今天的结局。相公,你后悔吗?”

    陈谦强行直起身子,靠近薛莹说:“人的一辈子没有如果,自然也不需要后悔。”

    单手撑地免得再躺下来,陈谦抱紧薛莹,柔声说:“至少我们一直在一起。”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