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教主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恭迎教主大驾,教主法力通天,寿与天齐!”‘禽’和‘蛇’一齐拜倒,在神情不悦的教主面前瑟瑟发抖。

    “对付一个初入魔宗的小魔头,你们竟然损失大半人马,还让他跑了,害得教主辗转多地才追到这里。你们两人可知错?”教主身旁的仙奴责问两人,‘禽’和‘蛇’纷纷求饶。

    教主摆摆手说:“不能全怪他们,我被另一个魔头骚扰,耽误了三天。还是处理眼前的事要紧,你们两个谁在魔头身上种印?”

    “启禀教主,是我。”‘蛇’上前一步,来到教主身前。

    “除了标记魔头,你有没有追踪其他人?”

    “回教主,没有。”

    “好,把手伸出来。”

    ‘蛇’依言照做,教主抓着他的手掌一发力,‘蛇’便觉得手像是被冰块握着,把全身的热气都吸过去,随后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刚出城,只有五里远。我清楚了,你们在客栈等我,本座去去便回。”

    教主跳出房外骑到马上,立刻向陈谦追去。等到出了城后教主下马落地,狂奔而去,在身后溅起一片沙尘。

    五里的差距飞快地缩短着,不到两刻教主便看到陈谦的身影。

    两人相隔已经不到五十丈,凭教主的脚力再过十数息便可以追上。

    正在教主发力时,陈谦往后扔出五枚爆竹,看准时机在爆竹和追兵接触前一秒引爆,炸开的火焰将教主完全吞没。

    ‘竟然没有躲开,这样就干掉了?’刚有这个念头,下一秒陈谦就知道自己太愚蠢。

    教主全身裹在水里,像套着一层透明的铠甲,无视火焰继续冲杀过来。

    一击不成陈谦再次出手,又扔出五个陶罐。这一次爆开的铁砂炸得教主身形一顿,用手护住眼镜和咽喉,硬抗下所有铁砂。

    教主身上的水铠甲溃散,皮肤一瞬间由黝黑变成青铜色,沙子打在他身上发出清脆的硁硁声,还有甚至还冒出火花。

    陈谦看得呆住了,这是什么硬功竟然让皮肤变得跟铜一样。两种偷袭法宝都不好用,看来对方实力很高,硬拼怕是没胜算,走为上策!

    陈谦继续催着马跑,在教主接近时就扔铁砂罐阻拦。这几天他一直在积攒爆符,在镇上做了两大串铁砂罐,全都系在马鞍上啊,要用就抓起来扔,倒也阻拦了教主一阵子。

    “魔头果然狡猾,本座可没时间耗在你身上。”

    教主全身化铜全力冲刺一回,一口气将距离拉近到十丈,陈谦连忙扔出铁砂罐阻拦。

    教主突然站定,双掌按向大地。从他手掌中漫出大量的湖水,立刻形成三丈高的巨浪向陈谦压过来。

    浪的速度比马快,即使陈谦扎马屁股,让它全速狂奔也逃不过凭空出现的巨浪。在被吞没的前一秒钟,陈谦抓着剩下的铁砂罐跳离马背,使出天残脚四步冲刺逃离巨浪。

    快要力竭的时候,陈谦躲进路边的树林,跳上最高的古树。一边回复灵力一边观察战场,刚才还是树林和山路,现在变成一片湿地,树木突兀地冒出水面,而陈谦的马在湖水里一跳一跳,将鼻孔露出水面呼吸空气,做最后的挣扎。

    水深至少有三米现在看不到追兵,只有一潭湖水。不过这里地势本就高低不齐,湖水肯定会很快褪去。

    陈谦开神眼戒备,立刻发现水底下有人在靠近,下意识跳到另一棵树上。刚跳开,原本站的地方就被从水里跳出来的教主一拳轰飞,碎木头飞满天空。

    陈谦转身连续打出三拳云龙瀑,正中在半空中的教主,可向来无往不利的云龙瀑没能击伤教主,只是将他打飞出去。

    湖水突然变化,涌起浪潮将在空中的教主卷回地面,同时有多道水柱出现在陈谦脚下,将陈谦立足的树木打断。涌起的巨浪要讲陈谦卷入腹中。

    陈谦立即用出焚空连续蹬腿拔高三丈,飞到巨浪卷不到的高度。在高空往下看终于能看清道法的全貌,这一潭湖水范围很大,但仍然是有边界,看起来更像一个阵法,只要能逃出阵法的范围就能摆脱追兵。

    陈谦再次用焚空移位,向地势最高的西侧移动,这一侧离阵法边界最近,飞过二十丈便能冲出去。

    正在陈谦准备滑行出逃时,湖面再次变化,教主踩着升起的巨浪快速追上来,对着陈谦大吼一声。

    音波犹如箭矢轰击陈谦的耳膜五脏,中招的一刹那灵力停滞,陈谦身子一软直直栽向地面。

    稳住心神,再次运转灵力准备逃脱时,鬼神一样的教主已经踩着巨浪出现在陈谦面前,铁拳挥出就要将陈谦的脑袋打碎。

    来不及用焚空,这点灵力只够引爆篆符,可面对铜色的拳头陈谦放弃不靠谱的想法。

    危难之际,陈谦摸出一张九封篆,用全部的灵力催动它,大喊一声:“封!”

    面对发光的篆符,教主立刻变招,身子一退拉开三丈距离。以指为剑,连续四次刺击,以气剑洞穿岩铠,在陈谦肚子和腿上开出三个碗大的洞。

    顾不上伤势,陈谦爆出焚空,飞快脱离阵法。落地后连续用天残脚在林间曲线冲刺,在最后一步刚腾空时用隐身衣裹住全身,缩成一团虾米扎进树丛里。

    重创陈谦后,教主散掉阵法,催动从‘蛇’那暂借的标记,突然发现联系被中断了。教主深感不解,距离十日期限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失灵?肯定是魔头用了手段。

    没了标记,教主立刻按照陈谦逃离的方向找去。

    山林少有人烟,陈谦逃跑是留下的脚印,撞断的树枝就非常明显,教主很快就找到最后的一步位置。顺着脚印的方向查,竟然没有发现人影,没有新的脚印和血迹,这人突然蒸发掉一样。

    那魔头身受重伤,肯定是跑不远的。教主深信自己的判断,仔细搜查,一步一步走向陈谦的藏身处。

    寂静的树林里突然有了来客,一群黄莺飞到教主身后,它们褪去幻术,变回一堆纸鸳鸯,聚在一起凑成一个人形。

    “又是你这魔头,一路上骚扰我还嫌不够吗?你以为能靠着障眼法把同伴救走吗,可笑。”

    人形说话了,吐字里夹着纸片的摩擦声,说道:“老人家神通厉害,我是对付不了的。不过您的手下很好欺负。你感应看看‘蛇’字印是不是没了。”

    教主一查看,果然借用的印记消失了,再以‘念’的能力沟通部下,他们正在客栈和魔头缠斗,已经损失了一半的护卫。

    “魔宗人果然好手段,你小子给我记着,我现在就回去把你宰了!”

    没了‘蛇’印,教主没把握抓到陈谦,只能先回去救援,不过以陈谦的伤势离死不远,不用两刻就得流血而死。

    教主走后,纸人再次散开,变成一只只小鸟搜索陈谦,察觉到血迹后才发现隐身的陈谦。“陈兄弟,我是杜西岭,你赶紧解开伪装,让我看看伤势。”

    陈谦闻言褪掉隐身衣,衣服已经被血水泡湿,肚子的伤最重,心口处也有一处伤痕,不过只是皮肤开了,倒没伤到心脏。

    看伤口处有玉的碎片嵌在里面,杜西岭就猜到是通灵符石的力量帮着挡下致命一击,只能说陈谦运气太好,命不该绝。

    纸人逃出一药粉给陈谦止血,倒完后用纸张封住伤口将血止住。刚处理完伤口,纸人正要去弄些吃的回来,突然间纸人失去力气,变回纸片散落满地。

    看来杜西岭遇到麻烦了,陈谦刚想离开这,可刚要起身就疼得躺回地上。他彻底没力气,只好将隐身衣盖上,躺在山林里慢慢恢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