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逃亡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放弃那辆马车,娘子蒙住脸来我这!”

    陈谦将车里的行李杂物全都踢走,只留下杨峰宝,让薛莹躲进车厢里。

    “一号戒备,靠近的人格杀勿论!”

    接到命令后一号跳上车厢顶,伸出十根空洞的手指对着前后扑上来的敌人。

    陈谦撕开袖子蒙住马的眼睛,驱使它径直向城门冲去。迎面杀上来的武修先开弓射箭,一阵箭雨迎面而来,陈谦双掌齐出,连续轰出火焰将弓箭击落。

    双方距离二十丈时陈谦率先出手,扔出一把爆竹。武修以为魔头用暗器还击,纷纷躲开暗器,没想到爆竹在身旁炸开,剧烈的火焰一下子将大半敌人烧残。

    敌人的反应很快,剩下的人不再集中在路上,躲进路旁的屋子,或是站到屋顶上放冷箭。陈谦抬手对着哪个方向,那边的敌人就隐蔽起来,其他人乘机偷袭。

    但武修没考虑到一号的警戒,在它宽广的视野里武修的一切动作全都无处遁行,不管是猫着要躲在窗户下,还是侧身躲在门后,更别说那些明目壮胆站在屋顶上的。

    一号一抬手就收掉五条性命,铁箭不停地射出,将街边的屋子打得一颤一颤,飞溅的木屑混着破碎酒缸的酒水染坏了这片空气,里面还夹着血的味道。

    一号变成一台杀戮兵器,将马车周边五丈范围内的活物清理得干干净净。一发铁箭就是一个敌人,而躲开铁箭接近马车的敌人则由陈谦解决,用速度最快的招式云龙瀑将敌人打回去。

    奔出三十丈,城门前的敌人少了,从后头追上来的越来越多,一号的铁箭早就打完,用土相岩片箭不停地攻击后面的杀手群。

    后来的人倒是学乖了,有装备盾牌的人顶在前面,其他人躲在后面扔暗器,大部分暗器都被一号打飞,但还是有些射到马车上,被暗器破坏十数次后半边车门坏掉,露出车厢里的杨峰宝。

    “相公,车门坏了!”

    薛莹将杨峰宝拉向另一侧,原本杨峰宝躺的地方很快被暗器插满。

    陈谦透过车厢看到里面的情况,但现在没法在意那边,只能全力赶车尽快离开镇子。

    连接出拳清理掉三个疯狂的敌人,陈谦距离城墙已经不到百步了,可城门已经被关上,城墙处武修和卫队正在撕打,争夺城门的控制权。

    武修明显占上风,仅靠十人就将三十人的卫队压制住,赶到一旁。城门前还有六个武修挡在那,拉起三条铁索准备绊住马车。

    他们想拖住陈谦,只要让他停下来,剩下来的自然会有大部队料理,光靠人数都淹死陈谦。

    算盘打得很好,但陈谦也没打算跟敌人耍小心思,他眼里只有挡路的那道门,城门不大只有一丈四尺宽,高不到两丈,往中心偏上一些地方打就能打穿。

    陈谦运足灵力以豪鬼炎全力出手,巨大的火球凭空出现,直直撞向城门,铁链刚碰上火球就被烧坏,六个人的手掌都被烫伤。

    刚松开铁链就有一声巨响炸开,木门和城墙砖块被轰烂,四处飞溅将附近的人全都打残。

    打通道路本该松口气,可在陈谦出手的那一刻,隐藏在屋子里的武修冲出来杀向马车。

    陈谦心里一惊,这些武修竟然算准他出手的时机,在灵力所剩不多的时候发难。陈谦只好用剩下灵力变出岩铠,硬靠身体抗下偷袭的五把刀。

    手掌以吸星**恢复灵力,用焚空震开六个刺客。在那一刻又有暗箭射来,陈谦这次躲不开了,只好用手臂挡下,暗器击穿岩铠刺进皮肤里,好在刺的不深,手臂一晃就把暗器震出去。

    一号继续压制后面跟来的武修,双手不停地出招,察觉到陈谦的危险后脑袋立刻来个180度回转,连续张口吐箭将两个刺客钉死在地上。

    剩下的两人躲开一号的石枪,退走前一刀砍掉拉马的绳子,马和车厢一下子侧倒在地上。

    陈谦翻滚一圈卸掉惯性,回身立刻将薛莹从车厢里拉出来,单脚跺地用铁桐林将马顶正。

    两人骑着马继续冲向城门,一号扛起杨峰宝紧随其后。

    一出城门,陈谦立刻往后扔一把爆竹将城门炸塌。

    通道没了追兵只能通过翻过城墙徒步追过来,但耽误的那会功夫,陈谦已经带着薛莹跑远,一号即便扛着个人跑起来也不慢,甚至比马还快。

    逃了一个时辰,七拐八绕躲进一处树林,陈谦停下来休息,主要是马太累了,已经跑不动;而被扛在肩头的杨峰宝被折腾的只剩一口气,毕竟傀儡可不懂得收力道,掀开他的看,腹部和背部有一大片淤青像一条腰带。

    伤到背了,要是再严重下去杨峰宝恐怕以后站不起来。看来等会只能让马驮着他走

    检查一下物品,三张仙印和十张九封篆被陈谦带着,还有用剩下的二十发爆竹,薛莹则拿着装银票和隐身衣的包裹。

    “看来只能先在这里躲一会,找点水果充饥,等马恢复一些我们再走。”

    “先处理下伤口,你的手都流血了。”

    陈谦抬手一看,留的血早就干掉,凝固在手臂上跟条带子一样。

    “早就没事了,这些点痕迹用水冲一下就没了。”

    陈谦用水相道法凝结水汽,用来擦掉手上的血迹,连着冲了几遍,大部分痕迹都冲走了,只剩伤口处的一块红斑。

    “剩这个洗不掉,算了。”

    陈谦不在乎这点小伤,但是薛莹眼尖看出异样,指着红斑说:

    “相公,这个斑好像有纹路。”

    闻言,陈谦抬手近距离地看才发现古怪的地方,这红斑呈三角形,跟刺青一样由细线连接而成,看得出是个张嘴的蛇头,伤口正好在蛇口中。

    ‘糟了,肯定是标记。’陈谦心知不妙,立刻控制一号爬上树上,在树顶全力一跃,飞上八丈高空,朝着来路方向看去,果然在十里外发现大批人马朝这边赶来,至少有四十人。

    ‘事情不妙,看来在县城里的围堵只是试探,多半就是为了做下标记,让我无路可逃。’

    马才休息不到两刻,再怎么驱赶都跑不快,思考各种情况,陈谦很快做出决断,取出一张九封篆将杨峰宝封印。

    薛莹还没反应过来,封印就结束了。陈谦把四张仙印和银票留给薛莹,让她骑马继续往南边逃。

    薛莹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慌张地问:“相公,为什么突然要分开走?”

    “因为这个标记,敌人能定位我的踪迹,但他们不清楚你的身份,在镇上时你一直在车厢里,换马车、出城市时都蒙着面,他们不清楚你的长相,处理掉杨峰宝就没人能证实我们的关系。以你仙师的身份有机会逃出去。”

    “我们在一起穿梭三洲四十城,这么久的时间他们能清楚你的长相,肯定也会掌握我的。而且我不想跟你分开。”

    “听话!我在山林里逃不会比你慢的,而且留你在身边我怎么放开手脚?你能找到我的,等安全了我在云州边境等你。”

    陈谦强行将薛莹抱上马背,让她坐好抓紧缰绳,让一号跟着护卫。

    “快走,不用担心我。不过是在山里当几天野人,再见面时娘子别嫌我脏就行。”

    一拍马屁股,马儿吃痛地向前冲去。薛莹含泪回头喊道:“相公,一定要安全回来!”

    陈谦挥手告别,随后转身钻进树林,开始一次逃亡。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