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围堵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离开渔村,陈谦喝起酒,一整天都坐在车厢里。薛莹只好拿起马鞭赶路,折返向南前往下一个城镇。

    男人消沉得快,振作得也快。醉了一场后陈谦重新打起精神驾车赶路。

    渔村这一趟整整花掉二十天,年关都蹭过去,迷雾的威胁越来越大。现在只能拿杨峰宝做实验去试试迷雾对仙奴的机制,多研究下牛皮仙印的功用,不然收集再多仙印帮不了薛莹也是无用。

    走一天没遇到人烟,陈谦把马车停在路旁,生火煮汤,拿镇上买的肉干配合一些路边野菜香菇就能煮出一顿过得去的晚餐。

    看着出锅的汤冒出热气,变了颜色,陈谦想起第一次吃薛莹摘的菜,那一顿混进有毒的蘑菇,吃完后都闹肚子,到现在她不仅能分清楚,还知道那些搭配煮的更好吃,进步很大让人欣慰。

    “你傻笑什么?”薛莹用汤勺指着陈谦,故作生气地说“是不是嫌我煮的不好吃?”

    “想起你做饭时的毒蘑菇汤,真是人间美味。”

    陈谦下巴微抬,深深吸起,把咽口水的声响弄得极大。薛莹想起那顿毒蘑菇,立刻羞到生气,以勺当剑砍向陈谦。

    两人追闹一阵,在林中肆意地奔跑呼喊,似乎要把全身的闷气全吼出去,等发泄完回到马车旁,煮好的汤都凉了,只好重新架在火上热一下。

    看陈谦心情好很多,薛莹也就安心了。这两天她虽然有很多疑惑,但从未开口询问,该她知道的总会得到答案,不该知道的问了只是徒增烦恼,婆婆的事不是斗小妾,没必要穷追猛打。

    倒是陈谦主动开口,喝完野菜汤后说起往事:

    “青门是指一个岛,四面环海,北面是内湾,我和婆婆都是来自青门。”

    “岛?在沧州东面吗?”薛莹想到是景国最靠海边的沧州,那边沿着海岸线分布着众多岛屿,很多沧州要犯躲在那,朝廷不善水军始终没法围剿他们。这事作为皇后薛莹早有听闻。

    “我没去过沧州,一次在青门受伤后迷迷糊糊地就来到锦州,随后便是在这世界游荡,不停接受新的身份活着。我倒是很想回青门,只怕最后跟婆婆一样没有机会。”

    一说起婆婆,陈谦又流露出悲伤的情绪,薛莹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青门是什么样地方?相公还没说呢。”

    “青门...”说起家乡,陈谦眼睛里又有了神采,“那是一处花园。”

    青门不算大,相当于一个郡级城,那里的天气很好,跟贺州比较像,一年只有两季,到秋天还穿短衫短裤,只有三个月份需要厚衣服。

    在青门生活很方便,只要好好工作就不会缺粮食,休息的时候可以到海边看浪花,起的早时可以爬山看日出,在顶端可以俯视全岛的风景,有种君临天下的舒畅。

    那里的树很多,花很美,每一条道路都被青门人打理很干净整洁,走在路上便是在花园之中。

    在陈谦的记忆里最初的青门人是一群渔民,慢生活,爱乐曲,把小岛打理得很好。但随着时间流逝,花园的名声传开,越来越多的人乘着船来到岛上,改变青门的生活。

    路越来越宽,但没了精致和人情味,房子越盖越高,岛民却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街上的代步工具从双脚变成雷霆驱使的铁壳子,生活越来越快但青门人却跟不上。

    “用雷电代步!相公以前是神仙吗?”

    “不是,只是个普通人。青门没有灵气,自然不需要修炼。但那边很安全,像婆婆说的那样不需要打打杀杀争抢资源,只要你足够努力,总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在青门那边,什么样的生活算是好生活呢?”

    “这种事怎么会有标准,人过活不外乎衣食住行四样,当你知足安心便是好生活,在你不满懊悔的时候自然没有好日子。”

    “相公说话像个老头子,当然是要最好的生活才算好生活啊!不够好的话去争、去抢、去拼命,不然大好时光都白白浪费了。”

    “不跟你争,反正也争不过你。”陈谦收拾锅碗,从行李里拿出一张牛皮仙印坐回火堆旁。

    “该做正事,娘子来试一试这张仙印。把它想象成身体的一部分来发动屠魔令。如果成功的话就立刻试着关掉它。”

    “万一又像上一次那样关不掉呢?”薛莹很担心,这是仅剩的三张仙印之一,如果用废掉就没了。

    “总得试一试,真没法关那我就好好欣赏下屠魔令,之前别的仙奴亮出来的时候,我都是闭着眼睛的,这次就开开眼界。”

    陈谦说得轻松,薛莹也安心一些,捧起那张牛皮仙印在心中默念发动,发动,念了足足三十息,仙印没有半点反应。

    “相公,看来不行。”

    “你的灵力完全没有注入到牛皮上,怎么可能发动…把它看成篆符,将灵力一点点地输进去。”

    意识到自己犯蠢了,薛莹很快调用灵力进攻仙印,一点点地试探。

    陈谦开着神眼观察,牛皮仙印的字开始有微小的电光闪现,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字都亮起来。

    ‘要来了!’刚有这个念头,屠魔令就从牛皮仙印上冒出来,磅礴的气势瞬间震荡整个空间。陈谦大喊:“收起来!”

    周围一暗,发亮的光球没了,林中再次恢复平静,薛莹兴奋地喊:

    “相公,奴家成功了,真的可以控制它。”

    “嗯,那就好,能控制就能做下一步。”陈谦接过牛皮仙印,重新包扎收好,“明天我们就去云州找迷雾边界,用杨峰宝测试一下牛皮仙印能不能扛得住。如果能成,那以后你就不怕迷雾。”

    “好,都听你的。”

    第二天两人继续南下,途经一个小镇便进去采买些用品,进镇子前把杨峰宝再捆结实一点,封死嘴巴让他喊不出一句话,自从旅店插曲后陈谦将他看得特别严,不给这狡诈的人半点机会。

    驾车进镇子后,陈谦察觉到一丝古怪,总有些人在观察自己,尤其是这些人还带着兵器,更让陈谦在意。

    街上路过的刀客,饭店里吃酒的拳师,这些人的目光一直跟着陈谦的马车,越走发现不怀好意的目光越多。陈谦决定放弃采买,立刻离开这里。

    正在驾车时,突然有只麻雀飞到马车上,陈谦正要挥马鞭赶走它,那只麻雀僵直倒下,变成一张纸条。陈谦拿起来看,上面写了一行字:“有仙奴,快离开。”

    心头一紧,陈谦环顾四周,道路竟然被堵上,镇上的武人四五成群结成队伍堵住去路,在远处形成合围之势,亮出武器朝陈谦逼过来。

    粗略看一下至少有五十人,大半都是内劲高手。一旦被围住带着薛莹和杨峰宝恐怕很难突围,陈谦当机立断,调转车头冲向城门,从来路突破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