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守丹诀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婆婆,哪有能让人消散无形的篆符,火化都会留骨灰的。”

    “别想瞒我,活了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你刚才拿的就是魔宗九封篆吧?我见过别的仙师被封印,一下子人就不见,只剩下衣服留在原地。”

    瞒不过去,陈谦只好点头答应,没想到刚遇上同乡就得分别,老天爷真是捉弄人。

    陈谦陷在伤心里,但薛莹还是很清醒的,立刻就猜出婆婆的经历非凡,婆婆认得九封篆,知道这是魔宗道法,那她亲眼见到九封篆后是怎么逃掉的?难道是她的仙印能力?

    薛莹忍不住开口:“婆婆,你当时是怎么从魔宗手里逃走的?”

    “好像是九年前的事,还是十年…老了,记性太差。”

    九年,一听到这个陈谦立马惊醒。四世,说明婆婆至少撑过三次迷雾侵袭,如果是通过杀魔宗取功勋要八个叶晨级别的高手,可梁固楚浩都没有相关的记忆,至少没警告我。

    另一可能就是婆婆有扛过迷雾的办法,再联系她伪装成普通人的手段,陈谦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插嘴问道:

    “婆婆,你是不是有扛过迷雾的方法的?”

    婆婆看了眼仙师薛莹,心中了然,十分抱歉地说:“要让你失望了,婆婆会的是闭气功,不是能硬抗迷雾的手段。”

    婆婆随后便解释自己的‘隐’字印,这个能力起初是短暂地隐藏自己的气息,只有五息时间能伪装成普通人。

    时间太短导致能力非常鸡肋,婆婆自己都觉得完全派不上用场。如果是能靠灵力波动甄别仙奴的魔宗不会让你有机会接近,比如陈谦、许芳众,而没手段甄别仙奴的魔宗,只要靠寻常伪装接近去种印就行了。

    没把握事情婆婆不会去做,况且死过一次后对仙印的威胁看得很淡,在这人生地不熟,生活又艰苦的地方努力争命也没什么盼头。

    婆婆在转生的小镇上安静度日,一直到另一个仙奴出现。她是个六十来岁的贵妇姓路,仙印是‘养’字印,途经小镇时和婆婆相遇,发现婆婆有‘隐’字印后便在小镇住下。

    原来‘养’字印有吸收日月精华温养己身的作用。路夫人每天正午、子夜都会在院子里打坐半个时辰练功,越练越显得人年轻,让人十分羡慕。

    路夫人将她悟出的‘日月养心诀’传授给婆婆,每天都监督指导婆婆修炼,连婆婆的日常起居都由她担下。

    她坦然地说出自己的目的,想通过提高婆婆的修为,让婆婆悟出‘隐’字印对应的功法,然后将那功法学到手。

    路夫人对仙印功法也作出解释,每一个仙奴从一开始就拥有仙印能力,好比鱼儿天生会游,完全不用学的。可是仙印能力究竟从来哪,该如何解释呢?

    路夫人渐渐发现用心专研、体悟自身仙印,除了能提升能力之外,本身也能跳出单纯地使用,慢慢悟出一套完整的法诀,概括出可以学习的功法,比如‘养’字印的法诀。

    婆婆当时问路夫人为什么要学‘隐’字印这种没用的能力,路夫人反而笑婆婆无知,说‘隐’字是最搭‘养’字的仙印。

    ‘养’调整的是脏器内息,由内而外修复身体,‘隐’重点在固本,传说练成后能封闭周身气孔,将生机完全锁住,如果同时修炼两种功法,就能达到长生不死的境界。

    “竟然有这种奇事,那位路夫人现在已经练成不死身了?”

    “唉,她死了,被九封篆封印。”

    “难道是她去抓魔宗时失手被杀?”

    婆婆回想起故人,遗憾地说:“嗯,‘养’字诀使人焕发生机,几乎可以达到青春永驻,可是仙印抵抗迷雾是要耗费生机的,路夫人刚成为仙奴时才十三岁,每一次迷雾要损她十五年阳寿,她再通过练功补一些回来,但补得总比消耗的慢,遇见我时她已经扛过四次迷雾。”

    “那一世很长,足足有八年,经过她的指点,我学到四层日月养心诀,也悟到‘隐’字印的功法‘彭祖守丹诀’,把悟到的两层都教给她,不过她学得很慢,那一世过完都没学满第一层。之后的五世我们一直在一起修炼,她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学完第一层,而我已经研究出第六层的心法。”

    “我们两早就是好友,有毫无保留的信任,她经常苦恼自己笨,一直学不会守丹诀,身体被仙印折磨得越来越差。我看她很难扛过下一次迷雾,就提议一起抓魔宗,抓过两个小的,都挺顺利,没想到后来魔宗的人来报仇,她被封住,我用‘隐’的能力躲进人群里侥幸活命。那之后我再没去招惹魔宗,靠着两门功法扛过迷雾,算一算也有十次了。”

    “小伙子,你帮婆婆,婆婆没别的东西能送你,只剩下这两份功法,”婆婆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本册子,“把这个给你妻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婆婆这不合适,我绝对没想着要您的功法。”

    “拿着吧,不是多值钱的东西,我以前拿去送人换钱,大多数人都练不成,还反过来骂我老无赖。你妻子如果能练成也算我们有缘分。”

    婆婆哆哆嗦嗦地把手藏回棉被里,冷得嘴唇都开始抖。

    虽然天气变冷,但陈谦盖一层被子还是会嫌热,更别说两层,婆婆的身体状况真的不乐观。

    “婆婆,撑过这一世,以后肯定会好来的。”

    “油尽灯枯,谁都逃不了。即使长寿如彭祖也有寿终的一天,我的时候到了。说了好多话,很累,我想睡一会。”

    婆婆睡下后陈谦就回马车搬来厚衣服,把杨峰宝身上的也扒下来,用厚布堵上窗户,铺在墙上,尽可能让屋里暖和一些。

    两人在屋里守着,过了一个半个时辰后老渔民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陌生人时很吃惊,等陈谦按照婆婆的吩咐演了一出后,老渔民很伤心,在床边跟婆婆絮叨很久,最后还是拿着银子走掉了。

    接下来的时日里,陈谦留下来照看婆婆,看管杨峰宝,薛莹驾着马车买回一些衣服、干粮,忍着鱼腥味跟陈谦一起住下。

    她还是不明白陈谦跟婆婆之间的关系,但他执意留下,薛莹也拗不过他,只好跟着他学起婆婆传授的两门功法。

    这样每天照顾婆婆,打坐练功,轮流守夜。一直到第八天,薛莹准备喂粥时发现婆婆已经去了。

    陈谦沉默站在床边,看婆婆睡得安详,眼泪不争气地往外涌。强忍着不舍,用九封篆封印婆婆的遗体。

    “婆婆,直到最后你都没告诉我前世的姓名,万一我能回青门,怎么跟你的子孙道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