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三章 婆婆

时间:2018-07-12作者:一指仙

    把杨峰宝捆好,嘴巴塞上布条,做完这些后陈谦跟着薛莹走进渔村,这里只剩下四座比较完好的屋子,其他的房子要么没屋顶,要么没墙壁。

    两个生人走近,村里也没人出来阻止,仅剩的老爷爷老奶奶还关起房门,生怕来的是坏人。

    这地方鱼腥味太重,薛莹很不适应走近几步就受不了,指着一扇贴着福字的门,示意陈谦自己过去。

    “那人也许会逃跑,万一我没找到还得你来指方向。”

    “不用,她已经在探查到我们,既然没走肯定是想拼死一搏,打架的话奴家不擅长,还是在这掠阵更合适,相公加油!”

    薛莹边鼓励边往后退,留下陈谦一脸无奈地走向那扇门。

    陈谦慢慢靠近屋子,手里捏着爆竹随时准备来发焰火,但屋子里完全没有动静。靠近到十步范围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担心有诈,陈谦开神眼观察,一开眼后就更蒙圈了。屋子里完全没有灵力活动的迹象,换句话说屋里没有仙奴,有人的话也只有普通人。

    难道是神眼失效了?可薛莹明明说她在里面…回头望,薛莹还在村外,察觉到陈谦的视线她立刻挥动双手回应,然后继续指着那扇门。

    陈谦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进屋看看。一碰发现门没锁,推开后便将小屋子的陈设看得一清二楚,只有一个半人高的柜子和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老奶奶。

    老奶奶至少有七十岁,满脸皱纹,人也很瘦。闭着眼睛躺着,身上盖了两层棉被,看起来身体很虚弱。

    一个破旧的家,最值钱的就是那两床被子,陈谦继续检查柜子,确定屋里只有老奶奶一个人后更加疑惑。

    自己的神眼虽然没有薛莹的感知那么不讲理,但是在近距离也能通过仙奴的灵气流动判断真伪,可眼前的老奶奶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

    也许是有特殊的手段,陈谦拿出一张九封篆催动灵力,准备往老人家身上拍一下。

    刚走进床上的老奶奶突然笑了,连咳好几声,陈谦立刻后撤警惕着。

    “哈哈哈,竟然没骗过你,年轻人就是厉害,”老奶奶睁开眼直勾勾地看着屋顶,身上气息一变,陈谦又能看到灵力流动,这一次老奶奶的灵力跟其他仙奴一样不自然地集中在一处,定是仙奴无疑。

    为了测验,陈谦这次得抓活的,既然对方主动表明身份,说不定还有杀手锏。陈谦观察四周,始终没看到其他能动的。这屋子里确实只有老奶奶在。

    虚张声势?陈谦相当困惑,试探地说:“你明知我是魔宗还不跑,难道还有别的依仗?”

    “这世界成天打打杀杀,真没意思。”

    老奶奶说了句毫不相关的感慨,更让陈谦疑惑。

    “还是以前好,拿着养老金没事跳跳舞,有事带带娃,平平淡淡的,多好…”

    脑子一下子炸了,陈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经过这些年竟然能从一个活人的嘴里再听到这些词,她是一样的,也是穿越过来的!

    “你是哪一年退休的?”

    老奶奶终于转过头,惊讶地说:“2005年,难道你也是吗?”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离退休还远得很。”

    “难道是因为意外过来的?也是,你这么年轻真可惜…”

    “婆婆,你是怎么来这的?”

    “胃癌,七十五岁时查出来,治都没治,那一天下午疼了一阵就过来了。”

    “真可惜,没得病就能善终了。”

    “不可惜,我送走了老伴,喝过女儿敬的酒,还抱大了孙子,这一辈的任务都完成好了,我很知足。”

    老奶奶说得云淡风轻,但陈谦还是替她难受,有这么多牵挂在,哪能走得安心。

    “小伙子,你是哪一年来这里的?”

    “2019年在青门遭了车祸。”

    “喔,那你肯定记得那一届世界杯哪支队伍夺冠,快跟我说说。”

    “法国队,虽然我不看球,但新闻太多也有瞄到几眼,比分我真记不得了。”

    “好,好,谢谢你。知道这个就够了,等我去了那一头碰上老伴还能跟他说说,他看了一辈子球,肯定会喜欢这事的。”

    “婆婆,我不会伤你的,你别担心。”

    陈谦收起爆竹和九封篆以示诚意,可老奶奶笑着摇头说:

    “跟你没关系,我身子早就不行了,肝肾都坏死,本来就撑不了几天。还能撑眼全靠一口气。”

    陈谦正想安慰老奶奶,没想到薛莹提着剑杀气腾腾地冲起来大喊:“相公,我来救你了!”

    刚进门就看见陈谦席地而坐,跟老奶奶谈心的和谐场面,薛莹整个人都不好了,尴尬地摆着起手式在门边呆立。

    “这是你媳妇啊,真漂亮。”

    “婆婆你别夸她,光脸好看办事儿一点不靠谱,”陈谦笑脸应对,扭头就是一脸怒色,“还不快把剑收起来,在长辈面前耍把式,像什么话!”

    “奴家知错了…”虽然没搞明白状况,薛莹还是乖乖收起兵器,坐到陈谦身后,心里很好奇,怎么进屋不到两刻,身为魔宗的相公竟然认仙奴老婆婆当长辈,真是相当可疑。

    坐着听两人的谈话,薛莹越听越觉得事情古怪,对话的内容完全听不懂啊,幼儿园、电影、隧道、升职加薪、婚礼、虫洞、平行世界…每一句都有不明白的字眼,连在一起就成密码暗语。

    看一老一少聊得有来有回,薛莹觉得好委屈,自己也是饱读诗书、见多识广的女子,没想到在两人面前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孩童,一句话都插不上。

    “好久没能这么开心了,以前的事都没人能聊,我一开口那老头子就说我在睁着眼睛说梦话。”

    “婆婆,您在这里还有亲人?”

    “有个老天爷安排的老头,搭伙过日子的,他一早出门捕鱼,算算时间该回来了。小伙子,婆婆求你两件事,行不?”

    “您说,我一定做到!”

    “你这孩子真性急,我都还没说,”婆婆咳了两下,被喂口水顺顺气才接着说,

    “第一件事,帮我演场戏,就说你们是我的晚辈来送终的,给点钱把那老头子打发走。”

    陈谦立刻回答:“没问题,我带了很多银两,足够安排两位长辈的。”

    “别急,第二件事,我的骨灰肯定埋在青门,不能再撒在这个世界。等我死后用你的篆符帮我处理,那样不会留下东西。”

    “婆婆,第二件事我不认同,我也下不了手。”

    “这是我的心愿,这个世界不过是死后的一场梦,我的心一直留在青门,那有我的家,我的一切,身子已经在那,要是再埋在这里,我的魂就回不去了。”

    老奶奶缓慢将右手抽出来,干瘦的手臂连抽出棉被外都吃力:

    “算我求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