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交心

时间:2018-06-15作者:一指仙

    陈谦带着薛莹继续往东走,这个方向上有薛莹曾经标记过的仙奴,据她描述是个卖水果的老婆婆,两年前有一面之缘。

    一路走来,到这里离老婆婆已经很近,而且这次剿灭悦湖山庄陈谦一点好处都没捞到,手上还剩三张仙印和一个活仙奴杨峰宝,还有一号和一件隐身长袍。这些不足够研究仙印和迷雾的关系,能积累的手牌一张都不能放过。

    天气渐凉,连贺州靠南的地区都开始刮起冷风,夹着水汽无孔不入,陈谦坐在马车前头脸都吹干,换上皮袄也觉得冻得慌。

    陈谦一整天苦逼地跟车夫坐在前头,他很想躲到车厢里,不过一进去薛莹就用眼神杀将他逼走,不哭不闹,但四目相对就会感到心慌。

    ‘八成听到屋外的谈话,许芳众那三八看着瘦,嗓门一等一的大,真是害死老子了!’陈谦十分无奈地守在车头,怎么劝她都没用,暂时只能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走了一天车,第二天碰上下大雨,车夫都不愿意赶路,这天气在野外挨冻死在半路是很有可能的。

    陈谦只好在路边的客栈多停一天,开了两间挨着的房,陈谦安排一号监视杨峰宝,环视下杨的小房间,这里大概深六步,宽四步,只放了一张床连窗户都没有,只要守住门就行。

    房间用的厚木板隔断,虽然拼接得不算好,看起来基本的隔音还是有保证的,说话小声点就不用担心杨峰宝偷听。

    “如果你饿了或者想外出就用力敲墙三下,听到的时候我会过来的。”

    “大侠,我已经将知道的情况全告诉你了。你们离开白城肯定是得手了吧?能不能看我检举有功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你还敢说,悦湖山庄一战我派损失惨重,如果我没提前逃跑,现在也没命了。你老老实实地跟着,帮我找三个仙奴后就放了你。不然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陈谦连骗带吓,暂时把杨峰宝压住,控制一号留下‘杨峰宝靠近门就打残’的命令后就出门,现在头疼的是另一边。

    回到房间,薛莹坐在床头静静地盯着窗户,眼神毫无焦点。

    得说点什么,陈谦心思一转,说道:“瑞儿的画像用久了皱的有些变形,我昨天去镇上转了一圈,居民都没看出这是男是女,正好今天也出不去,你再画一幅吧。”

    薛莹的丹青水准极高,往常画瑞儿的人像都非常积极,今天只是看了眼,却没有半点动作。

    “你倒是跟我说说话啊,到底在想什么?你不说我不会明白的。”

    “还有什么可说的,”薛莹咬着嘴唇,声音发颤,“那个怪力女说的对,我想跟你一起找瑞儿,你将计就计利用我,到现在还憋着坏招。”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这些日子对你如何,我为找孩子付出的心力你都看见了,”陈谦赶紧坐到身旁,拉起她的手。

    “我到这世上这么些年,与我相守最长时间的人便是你,我们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我不知道,这一天冷静想想,我一直用孩子栓着你,我们之间好像只剩下瑞儿…”

    “你在说什么胡话,你一直是我的皇后,天下无二。”

    薛莹一愣,脸颊一下子红了,躲开陈谦的视线说:“哪会有二十岁的皇帝娶快三十的皇后,过完这个冬天我就二十八岁了。”

    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女人对年龄的天然恐惧,夹在一堆破事里一齐爆发出来。这个比起找孩子容易解决。

    陈谦心里乐了,嘴角稍微抬起一点就被薛莹发现,她一下子就泪目,边哭边打:“你还笑!你果然嫌弃我了!”

    “我哪里有嫌弃你,我只是笑你傻,连自己有多漂亮都不知道。你哭的时候二十八岁,不哭的时候十八岁,开心才能漂漂亮亮的!”

    陈谦捧着她的脸,抹掉眼角的泪珠:“你看,现在又是十八岁。”

    “尽说些瞎话…”薛莹挣开狼爪,赌气说,“等你遇到十六七岁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就会嫌弃旧人。”

    “看来我们对美的理解也不统一,在我眼中那些小姑娘不仅心智不成熟,连身子都没长开,哪能跟你比。”

    陈谦勾住细腰,魔爪一路上滑攀上那座山峰:“这如此出色,而你容颜一直跟花儿一样美。”

    薛莹还没打掉龙爪手就被堵着嘴唇压在床上,一阵狂啃到无法呼吸,脸都憋到红透。

    胸口一凉,襦裙胸衣被一把扯开,肆虐花园的暴君又变成虔诚的朝圣者,亲吻瀑布,游遍溪流,在山峰前的丰原流连忘返。

    大地之母诱人的反抗声唤醒朝圣者的顽皮,重新变回暴君,攀上高峰尽情释放伟力,高耸的山峰变得摇摇晃晃,不堪一击。

    “别这样…大白天的…”

    “我只是在纠正昨天犯下的错。”

    薛莹没听明白,她已经被游走的龙爪撩得思维错乱,几乎放弃思考了。

    陈谦再次攻陷那双红唇,然后在她耳边说:“昨天我就不该忍。”

    暴君再一次征服大地,宣泄自己无穷的精力,连支撑大地之母的框架世界都无法承受冲击,动摇中发出嘎吱嘎吱的回响。

    …………………

    再次睁开眼时天都黑了,陈谦稍微一动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回想起白天的疯狂直接老脸一红,感觉比在皇宫时还疯狂。

    两个人都太亢奋了,不知道交缠了多久。依稀记得雨声停了又响,送饭的敲门声也被两人忽略掉,他们完全沉浸在狭窄的空间里。

    虽然是情难自制,但这状态实在不对劲。感觉像是嗑药了一样。

    药?陈谦心想不妙,挣开薛莹的熊抱,赶紧从地上的衣服里摸出篆符,控制在隔壁房间的一号。

    视角一换,陈谦就看到墙上被挖开的洞,两尺宽一尺高,足够杨峰宝钻出去。

    看那洞边缘的刻痕全是用小刀一下一下磨出来的,而木板墙角还被挖出一个小洞,洞旁边有烧完的香灰。

    那混蛋竟然偷偷做了无色无味的助兴香,等到今天才用出来。一号虽然能限制他的范围,但对杨峰宝搞的小动作完全没反应,恐怕一号的警戒反应也被他摸透了。

    陈谦试着发动剖皮咒但是没有成功的感觉,那混蛋已经跑出三十里外了。控制一号钻出去检查马厩,车夫还守在马车旁边,看来杨峰宝不敢惊动其他人,直接徒步逃跑了。

    “相公,怎么了?”看陈谦坐在床边,薛莹刚想起身,腰身一软又躺了下。

    “杨峰宝跑了,我正控制一号去搜。”

    “不太远,而且速度不快,应该没骑马,在西南方向上,”报完方位,薛莹拉着陈谦躺下,“相公,我们用一号玩个百里追凶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