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九章 御使

时间:2018-06-15作者:一指仙

    蹬地,抬膝,大幅度地摆臂,身体前倾,肩头和膝盖在一个剖面上,控制灵力从脚底、小腿和手肘喷发,将全部的力量用在冲刺上。

    从余成言那学到天残脚后,陈谦每天都坚持练至少一个时辰,将‘冲’式所用的姿势完全掌握,常常是薛莹骑着马跑前头,陈谦在地上猛追。

    练习到三个月陈谦已经能学会‘冲’式,灵力充沛时可以跑出四步,每一步都有将近五十米远,比起灵力的消耗,跑完后全身酸痛的虚脱感觉让人更难受。

    刚练一个月,陈谦跟余成言一样跑一步就要倒地,这个阶段灵力足够身体强度不够,一直到练到现在,身体强度才跟上来。

    在边冲刺边用吸星大法的极限情况下,陈谦能冲出六步,两秒跑出三百米远,足够一下子从敌人眼前消失。可是跑完后会全身累瘫倒地不起,得休息很久才能缓过劲。

    全力冲刺不敢用,陈谦每天只练习冲刺四步的套路,在远离竹林的湖边来回跑。

    清晨陈谦照例开始练习,热身之后边开始冲刺,刚冲一步就觉得背后有杀气,回头一瞥,眼角余光就看见一只手掌伸过来。

    陈谦立刻踏出第二步甩开,周身爆开火焰一下子冲出二十丈远,没想到身后的刺客紧紧跟上,陈谦感觉到头发被拨弄一把,吓得火力全开,狂奔出去。

    慌乱之中陈谦虽然冲的快,但是方向有少许偏差,最后两步直接踏进北阳湖路。

    六步之后灵力枯竭,前一秒还在水上漂的陈谦跟飞鱼一样迅速地钻进湖里,划出一道百米长的水波。

    连呛几口之后,陈谦迅速游到湖面呼吸,刚一露头就看见在湖面上飞奔的刺客,他跟着陈谦冲进湖里,竟然没沉下去而是继续飞速奔跑,每一脚都踩出巨大的浪花,一连串的爆响汇成长调打破宁静的清晨。

    那刺客在湖面上拐弯,踩出一道水墙,竟然又向陈谦冲过来。

    陈谦现在灵力全无浑身酸痛,在湖里游泳都够呛,怎么躲得过下一次袭击。

    没有办法,陈谦长吸一口气潜入湖里想挣扎一下,刚往下游便看见水中一个白色冒泡的东西向他冲来,速度很快,还没划出两步陈谦就被顶住,整个人像被一堵墙推走,从水底被轰出水面,那一道水柱一路将他顶上高空,陈谦身子不受控制地在空中翻转。

    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很不妙,非常不妙!陈谦哀嚎地向下坠落,再有五秒钟就要脑袋着地,英年早逝,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

    陈谦想用吸星大法回复些灵力,可脑袋被晃晕反而用不顺畅,就在落地前的一秒,突然子后背被人一拉,身子向上提了少许,然后再是屁股着地,在草地上滚出十来米远。

    脑袋还很晃,但陈谦提醒自己不能躺着,身边还有敌人得起身戒备。

    “抱歉,一时兴起玩过头了。”

    女人?虽然说话透着一股爽朗,但柔和的声线还是陈谦立刻分辨出来。

    走来的刺客举着双手表示善意,胸前曲线印证陈谦的判断,她只比陈谦矮一点,穿着束腰窄袖口的青色劲装,人很漂亮面相偏柔,却留着齐耳短发,非常少见,浑身都透出一股英气,十足的十八九岁阳光少女。

    “别过来!你先背后袭击,现在来装无辜,我凭什么信你!”陈谦大声呵斥她,一手放在背后用吸星大法补充灵力。

    “陈谦师弟不要紧张,许师姐真的是开玩笑,看你的天残脚练得不错,一时技痒和你比划比划,何必当真呢?”

    林子里又走出一个不认识的家伙,自顾自地强行解说,那男的穿着紫色长衫手摇纸扇,步履沉稳地走到两人中间当起和事佬。

    这家伙显然认识自己,既能说出名字,又能说出陈谦的腿法,八成是隐龙会的人,但那女人打招呼的方式实在让人难以认同,陈谦保持警惕跟他们对峙。

    “陈师弟,也许你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我们曾在白虎堂见过面,”男子用扇子遮住半边脸,只露出眼睛和额头,“我这个样子,你该有印象了吧?”

    “你是白虎堂的执事!”看到那对眯眯眼,陈谦总算想起来了,他就是当初在堂的六个执事之一,那一身紫衣看得眼熟,原来是在白虎堂里见过。

    消除怀疑后,三人重新互相介绍。

    “白虎堂执事杜西岭,前来白城彻查仙奴结党一案。”

    “青龙堂御使许芳众。”

    原来这就是御使,一想到使用天残脚都没能逃离三丈远,自己拼尽全力,对方还状态满满,陈谦不知道这样的差距得修炼多久才能追上。

    等我比她强了肯定要把今天的场子找回来,追着她捶,直到她跑不动为止。

    陈谦换上热情脸,假笑地说:“感谢宗门及时增援,其他同门在哪呢?”

    “有我在就够了,这点功绩哪够两个人分。”

    许芳众满不在乎地开口,一说话就把陈谦吓得不清,你一个人就够了,那这眯眯眼是来干嘛的?

    杜西岭及时地回应陈谦的目光:“我是来给许师姐打下手的,侦查审问,端茶送水一手包办,陈师弟若有兴趣了解,我们可以临时搭伙啊。”

    头一次看到能把打杂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毫无负担的男人,跟这个暴力女倒真是一队好组合。

    陈谦婉言谢绝杜西岭的邀请,穿着一身浸透的衣服带两人回去,路上碰到出来探查的秦辉,寒暄一番后四人一同回到竹屋。

    刚靠近院子,许芳众和杜西岭同时眉头一皱,看向竹屋南侧的屋子,神情严肃地冲出去。

    ‘那是我住的房间,薛莹还在里面!’陈谦尽全力追过去还是慢了一步,赶到房间时薛莹已经被许芳众制住,反剪双手压在床上。

    “放开她!”陈谦第一反应就是上去拼命,但被守在门口的杜西岭拦住,他手法奇快,一个照面就刺下四根银针,陈谦体内灵气流动立刻一停,什么道法都用不出来了。

    杜西岭将陈谦踢倒,牢牢压在地上。秦辉跟进来一看这架势立马蒙圈了,结结巴巴说:

    “有…有话…慢慢说…慢慢说…别,别动手啊!”

    “真是有意思,把仙奴养在房里,我进来时她还悠哉悠哉地看书,你们两个倒是好好解释一下?”许芳众一使劲,薛莹疼得直叫。

    “住手!她是跟着我的,跟你们没关系!”

    “仙奴是宗门的敌人,怎么会没关系,而且她也算一份功绩,阿杜,拿一张九封篆给我。”

    “等等!我还要靠她找其他仙奴,你不能这样强抢!”

    “什么意思?”

    “我不像你们能远距离地察觉到仙奴,只能在雷家村传功给金刀派,引仙奴上钩。”

    这件事算是这一世里的大消息,许芳众有所了解,示意陈谦继续说下去。

    “我早就想到钓鱼的方法用不了多久,于是训练抓到的仙奴,用尽办法让她帮我,这一次悦湖山庄的仙奴也是她发现的。如果被你杀了,我再去哪里找人?”

    许芳众看了看两人的神情,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闷哼一声丢下薛莹走出房间,杜西岭跟着出去,秦辉则老早就躲远了。

    陈谦拔掉银针,到床边扶起薛莹。

    “相公,我好害怕!”

    薛莹哭得梨花带雨,陈谦十分心疼地抱着说: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有我在他们不会动你的。”话虽这样说,但陈谦心里也没底,保不准那个姓许的待会就反悔。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薛莹转移走。

    “你收拾下东西,等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出了房间走到前厅就碰到杜西岭和许芳众,正在倒茶水的杜西岭看见陈谦出来,放下茶壶就过来道歉。

    “刚才情况不明,对陈师弟出手重了点,还望兄弟勿怪。”

    陈谦点点头,真不想搭理他,杜西岭仿佛没看到一样,又走进些说:

    “当日我在白虎堂看陈师弟主动认错,担下罪责,心中已经是十分佩服,没想到今日一见,师弟竟有让仙奴心甘情愿追随的手段,我修行至今从未听闻过此等奇事,当真是大开眼界!”

    杜西岭滔滔不绝地抒发赞美之情,听得陈谦直起鸡皮疙瘩,看他神情又不像是在作秀,只好尴尬地应付着。没想到许芳众冷笑一下,又开始嘲讽:

    “早听说你是楚浩的弟子,今日一见果然是青出于蓝,薄情郎教出个薄情鬼再自然不过。”

    这女人毒舌至此,声音再好听都像是蛇信子,刚见面说句人话都不会吗?陈谦心里气愤,奈何点子硬干不过,只能忍着气说:“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毛病?我的行事作风哪需要你来评判!”

    “所作所为简直脏眼睛,要不是门规不准同门相斗,我早就把你打残了!”许芳众恶狠狠地回应,将手里的茶杯捏成粉末,看起来比陈谦还生气。

    “不管你用多少花言巧语,你们终究逃不过一个结局。现在你用这种手段拿到通灵符石,之后就该上演始乱终弃了吧?”

    “如果我刚才了结她,那女人起码没死在你手里,现在你救下她又想把她藏得远远地,不想被我插手,直到金光降世前都要一直利用她,榨干到最后一刻,吃相未免太难看!”

    许芳众气汹汹地起身出屋,跨过门槛前狠狠地瞪了陈谦一眼:

    “这次你对付仙奴,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不应该干涉,但足以证明你这人心术不正!要是你敢玩弄宗门姐妹,就算犯门规我也要废了你!”

    “你知道什么就在这里大放厥词,妄自断言,我陈谦所作所为对得起天地良心,不需要你这毒蛇妇人来评理!”

    “我看你是找死!”

    许芳众正要动手,杜西岭立马跳出来拦下,秦辉也冒出来帮腔。

    杜西岭摇着扇子给许芳众降温:“师姐别生气,大局为重,别忘了我们来白城的目的。还没出师就先内斗,不吉利啊~”

    “确实晦气!”许芳众埋汰一句,径直走出门外。杜西岭抱歉一声,随后去追师姐。

    挑事儿的自己跑了,憋了一股闷气的陈谦还想追上去骂几句,被秦辉死死拉住。

    “兄弟,别惹事了。赶紧带着你的仙奴走吧。”

    “我等到今天就是想分一杯羹,哪能让他们把仙奴全封印了,哪可有至少四十人啊!”

    “闹成这样你还想着功劳,许师姐没把薛姑娘封印就算好的了。”

    冷静地想一想,陈谦对那暴力女确实毫无办法,只能让煮熟的鸭子飞到别人碗里。

    陈谦带着薛莹和一号,押着杨峰宝向东边走。许芳众和杜西岭直接奔赴悦湖山庄,两拨人朝着相反的方向各自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