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八章 青龙堂

时间:2018-06-15作者:一指仙

    青龙堂,武斗派的聚集地,奋进青年的归宿,梁固就隶属于青龙堂,以他的努力和实力,确实强过在白虎堂混日子的楚浩,不过两人同在宣城带徒弟,似乎在职务上没什么区别。

    在外头秦辉不能多讲,等到收竿回家,吃过早饭后,两人才在书房里聊起宗门的事。

    陈谦抛出关于梁固身份的疑问,听了秦辉的解说才明白青龙堂的架构。

    青龙堂的人数在六十人左右波动,在隐龙会里属于少数派,其中只有实力得到认可,排位在前三十六位的人可以不参与宗门事物,专心于提升自身的修为。

    这些人便是隐龙会中除长老之外最顶尖的战力,有足够的实力参与诛仙战的人,称作青龙三十六御使。

    而在得到认可成为御使之前,青龙堂的弟子也得完成宗门指派的任务,内容大多跟修炼有关,最常见的任务就是带师弟师妹悟石碑。

    遇难的叶晨就是做了领队任务,不过他的实力仍不足以担下御使的名号。

    三十六御史的制度也是先贤传下来的,御史的位置会出现空缺,但不能超过三十六人,也不能将实力不够的人硬塞进去。至于成为御使需要满足什么条件,秦辉就说不上来了。

    “那些都是大人物,一心要破阵突围的人,我这种小老百姓平时根本接触不到,也不敢接触。”

    秦辉品一口毛尖,舒服地呼气。:“能在湖边散散步,钓钓鱼,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多舒服。”

    看秦辉现在的状态,跟客栈里雷厉风行的作风完全不一样,陈谦不由得想起楚浩那个戏精,心生疑惑:难道白虎堂是变脸团吗?

    “秦师兄,你驻守白城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师弟你对白虎堂感兴趣?我还以为你铁了心是要进青龙堂的人。”

    “了解一下没有坏处。”

    “既然师弟有兴趣,那我就跟你说道说道。哨兵啊,要干好只需要记住一个字,等!”

    秦辉解释下来,陈谦才明白隐龙会的情报网络是怎么回事。

    隐龙会的总舵、分舵大多设在山脉中,外派到俗世里收集情报、负责接应的便是白虎堂的信差和哨兵。

    按职务上说信差是哨兵的头,行动上信差和哨兵是分开的,信差平时会待在固定的位置,只有需要跨州传递重要物资时候才会行动。

    哨兵则是钉子户,一世固定驻守一个城市,安心经营据点。主要任务便是接应信差、新人和悟碑的团队。

    哨兵驻守在郡级市,通过扶持开店设点,在周围的县、乡铺开情报网,并饲养信鸽保持信息及时传递。一旦有宗门的人通过暗号接头,哨兵都能尽快做出应对。

    秦辉所谓的等,便是坐镇网络的中心,通过处理信件,传递消息保持对区域内情况的掌握。不过大部分时间这个网络都是沉寂的,唯一在持续进行的活动便是监制苦主候选人。

    长老们会下发一份名单给哨兵,要求关注名单上人的活动,他们都是满足部分特征的苦主人选。

    哨兵会通过花钱雇佣眼线专门记录候选人的生活,并定期传信回来。一旦候选人死亡便中断调查,候选人多次化险为夷,越走越快便重点关注。

    如果候选人移动到其他州便交由当地的哨兵继续跟进,如果候选人一直过得波澜不惊,或者一蹶不振,他也会从名单上除名。

    通过甄选尽量减少苦主的人选,一直到名单上只剩下数十人,剩下的人便由长老会另外挑人去处理。

    “这个方法可靠吗?”

    “不是太好,主要是时间不够,最近的几世都太短,往往情报网刚铺开一会金光就来,即使甄选出苦主,宗门也不一定会动手。一旦失败,隐龙会伤不起。”

    “是因为人太少吗…”陈谦这一世有个疑虑,隐龙会不禁止他将吸星大法传给世人,那么只要一人带一个,师傅牺牲两世的修为就能很稳妥的带出一个弟子,隐忍几世之后人数上去了,就能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培养出一大批人。

    为什么长老们没有这么做,坚守三世原则反倒像在刻意抑制人数。

    关于这一点秦辉也没想明白,不过他没有琢磨的心思,念头一闪就过去了。

    “师弟啊,你也别瞎琢磨,长老们的安排肯定有道理的,做好分内的事就行。”开窗看看外头的竹影,快到正午,秦辉又说:

    “稍坐一会,我去把早上的鱼料理一下,给你摆桌鱼宴,北阳湖的鱼特别鲜,保准你吃得惯。”

    回到房间,薛莹正躺在摇椅上看书,发觉陈谦后她立刻侧身,赏出一个背影。

    陈谦搬张椅子坐到她身旁,轻轻晃动摇椅:

    “又在什么气?”

    “奴家不喜欢这,我们应该继续去找瑞儿,而不是在这里等镖局的消息。”

    每次提到瑞儿,陈谦就觉得头疼无比,这绝对是一颗搁在两人之间的重磅炸弹,万一真找了该怎么办,陈谦直到现在都没想好对策,只会拖。

    “暂时还没消息,你也知道我们悬赏的金额有多高,真的找到人,那肯定跟皇帝退位一样传遍大街小巷,别着急,很快会找到的。”

    “我们不去找怎么找得到?”薛莹转过身来说,“你已经把消息通报给魔宗,事情交代给那胖子就结束了,我们走自己的路,不妨碍他们啊。”

    “可你的事还没结束,不抓一些仙奴试一下,等到迷雾卷来时怎么办?如果没有应对的办法,找到瑞儿前你就被迷雾吞掉了!”

    “正因为有那该死的雾才应该立刻去找他!”薛莹直接跳起来,激动地说,“他在我怀里被抢走了,不知道被传到哪里去,他肯定会跟我一样有新的身份,为了生活唤生人做爹娘,孩子受的苦你想不到吗?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万一他也在找我们呢?”

    陈谦没法应对这个,瑞儿肯定已经被消除记忆重生了,找人这件事本身就是在拖时间来寻找应对迷雾的方法。

    对这个设定的儿子本来就排斥,陈谦不像薛莹接受得这么自然,薛莹说的假设全都不成立,瑞儿肯定在新的父母那边茁壮成长。

    面对沉默,薛莹从伤心转变成愤怒,直接对陈谦拳打脚踢:“你这混蛋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找孩子?去镖局张榜前你就不准备公开我们的样貌,不想让瑞儿看见,现在又是一味要抓仙奴,根本没把我们母子放在心上,皇帝都是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

    “够了,别闹!”

    陈谦抓住薛莹的双手把她压在墙上,薛莹手动不了就用脚踢,又被陈谦膝盖顶开,完全动弹不了后直接开口咬人,薛莹比陈谦低一头,只能咬到胸口的部分。

    “疼疼疼,谋杀亲夫啊!”隔着衣服被咬得不太疼,但这时能喊多惨就喊多惨。

    陈谦喊了好一会,房门被人敲响,屋外传来秦辉关切的问候,薛莹这才松口让陈谦去应付那胖子。

    将秦辉打发走,陈谦赶紧去安慰坐在床头哭的薛莹,连哄带骗才把她稳下来。

    “全是我的错,有气撒出来舒服一点,别把事情憋在心里,害我成天担心你在想怎么谋杀亲夫。”陈谦勾着她的肩膀轻声说:

    “再等一会,解决这件事,你彻底安全之后我们再出发。”

    “万一还找不到呢?”

    “哪来那么多万一,肯定行的。”

    虽然嘴上信誓旦旦,但陈谦心里完全没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接下来的日子薛莹安分一些,陈谦每天除了监督杨峰宝制药外,其他时间继续练习天残脚,积攒九封篆,写篆文时拉着薛莹一起练,省得她没事做成天胡思乱想。

    平静地过了五天,宗门的增援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