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七章 竹林

时间:2018-06-15作者:一指仙

    “客官,住店啊?我们和平客栈的床铺最软,床板最结实!怎么躺都舒服,怎么动都没事!”

    小二这嘴皮子溜,难怪这么偏僻还有不少客人。

    白城的和平客栈是租用当地的院子改造的,主体是两栋二层砖楼,黑瓦白墙,挑出的屋檐将雨水引到院中,落成水帘,积在院子中的雨水顺着石板缝流到靠墙角,通过水井壁上开的小洞留回地底。

    挺有特点的民宿,可惜陈谦没有心情慢慢品了。

    陈谦将五个铜板摆成梅花形,两枚正面,三枚反面,“你们掌柜在吗?”

    看到暗号小二连连点头:“在的,客官请随我上楼。”

    将薛莹安顿好,陈谦跟着小二走过长长的走廊,到尽头一间靠围墙的房间。

    外头就是巷子,大概是为了便于翻墙。

    进屋后就看见一个脸圆圆的年轻人在练字,见到陈谦先是一愣,跟小二对了眼神后又满脸堆笑。

    “原来是贵客,里面请!”打发走小二,关好房门后掌柜立刻换上严肃脸,跟陈谦对一遍暗号。

    念了一遍先贤恶搞的暗号,掌柜终于放下戒备,正式介绍自己:“秦辉,白虎堂弟子,已在白城驻守三世。”

    “我名陈谦,转生两世还未入堂。”

    “原来你就是陈师弟啊!”

    秦辉两眼放光,像是求到极品珍馐般惊喜,吓得陈谦全身一哆嗦。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秦辉连忙赔笑说:

    “久仰师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我在白城这地方待久安逸惯了,见的面世少,师弟勿怪啊。”

    “我不过是个刚入门就闯祸的莽夫,经不起秦师兄称赞。”

    “哪的话,我们这些驻守地方的哨兵平时总是互相传信,会里发生的事我们大多有都耳闻,我这五世见闻里兄弟你的事迹最惊险,能从万蛇口下逃生已是奇迹,能在十个月内封印十二名仙奴更是闻所未闻。兄弟你可得跟我好好说说,那万蛇到底长什么样子?”

    “秦师兄,我来这里是有要事禀告宗门。大批仙奴在悦湖山庄聚集,恐怕有所谋划。”

    “大批仙奴?你详细说说。”

    陈谦从偶遇杨峰宝说起,说自己和道侣薛莹押着一个仙奴做猎犬,抓到杨峰宝后便将原来的猎犬封印,换成新鲜的杨,从他口中知晓仙奴集结的事情。带着杨去悦湖山庄调查,果然感知到大批仙奴。

    听完后秦辉十分疑惑地说:“悦湖山庄确实有扩建,住进去的人神神秘秘,我也打听不到。可是我时常在白城和周边走动,也没遇到对我下手的仙奴啊。”

    “这一点也是我费解的,不过秦师兄你有没有注意到街上的武人特别多,很不寻常,我猜他们都是仙奴的护卫。”

    “确实有,对,他们就是最近冒出来的,”秦辉坐不住,搓着手来回地走,“两个月前我就知道有太清宗和漓宗的人常驻在白城,还都是三代弟子,吓得我在城外躲了十几天。后来一直没看他们有动作才回白城继续经营客栈。如今一看确实有问题。”

    秦辉想了又想,最后打定主意,到床底拿出一个小木盒,将一块方形手掌大小的紫玉放到桌上。

    “这件事古怪,不是我们两人能查清楚,能对付的,我向宗门求援,消息发出后我们立刻转移到城外。”

    “用这块玉?会不会被人察觉?”陈谦恨担心地看着桌上的通讯工具,白虎堂总部肯定在千里之外,万一它射一道光出去被所有人看光光,没事都变成有事了。

    “放心,这是通灵符石还高级的子母玉,跟纸张一样,在子玉上写字,母玉会同时显现文字,没人能察觉到的。”

    秦辉五指并拢按在紫玉上,紫玉中心出现个光点,将玉内部的纹路全部照亮。

    秦辉以指为笔,很快地写完信息。等紫玉的光点灭掉,秦辉说:

    “陈师弟带你的人去大堂,我整理下行囊,等会我们一道出城,去城外的据点。”

    “秦师兄,我还得出城把猎犬带上,你定个地点,我准备妥当再去与你汇合。”

    “也好,必须有能探查仙奴的手段。现在刚到正午,这样吧,你晚上到北阳湖,湖边有一个土地庙,你带着我的玉佩当信物,到那就会有人接应你。”

    “好,那我回去准备。”

    告辞秦辉,陈谦就带着薛莹去找一号和杨峰宝,赶着马车折腾一圈,晚上走到北阳湖,在土地庙遇到一个提着灯笼的老仆。

    老仆耳朵听不见,确认过秦辉的玉佩后,他走前头引着马车穿过一片竹林,找到秦辉的林中小院。

    到这里算是安全了,陈谦稍稍放松警惕,将一号打点好,将杨峰宝关到远离院子的草屋里后才回屋睡觉。

    第二天陈谦早早醒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杨峰宝有没有逃跑。透过门缝看那家伙窝成虾米睡得死沉,心里才放心一些。

    一号果然非常可靠,只要喂满灵符,它可以全天候待命,牢头这职业就是为它量身打造的。

    要是能回白虎堂,还是找小九学学这《傀儡足球队》,虽然名字很羞耻,但是功用真心强大,有一群绝对不会背叛的打手,做起事来轻松太多。

    进去恐吓一番,逼杨峰宝早点做出迷药。然后陈谦回到院子里找秦辉,发现他不在房里。跟打扫的老仆询问,跟老仆比划半天,陈谦才搞明白那胖子去钓鱼了。

    来到北阳湖畔,果然看见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秦辉在湖边放竿,一坐下就变成雕像,陈谦远远地看了两刻钟,那胖子都没动一下,连身旁的酒壶都没拿起来过。

    这定力闲情,自己肯定不会有了。果然是一种人过一种日子,羡慕也没用。

    “今天收成怎么样?”陈谦大大咧咧地坐下,刚说一句就被嘘了一声。

    秦辉保持着食指放在嘴前的动作,轻声说:“太吵会把鱼吓跑的。”

    把钓竿插进土里,秦辉从竹编篮里提出一条一尺长的鲈鱼,活蹦乱跳的相当有劲,轻声说:“钓了一个时辰,六尾这么大的,大丰收嘞。”

    陈谦由衷地说:“秦兄弟手艺好,心态更好。”

    “有啥好担心的,出了城咱们就安全了,而且我还挺期待宗门派的人。白城里有仙宗三代弟子,要压住他们肯定得派高手。”

    秦辉重新拿起钓竿,看着湖面满心期待,悄悄地说一句:

    “青龙堂的人要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