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四章 寻人

时间:2018-06-11作者:一指仙

    永玉镖行今天迎来了一门大生意,早上镖局开张不久,一队身着黑衣的刀客出现在街头,足足有二十人护着一抬八人大轿招摇过市,门口盯梢的镖师远远地就能看见这高规格的队伍,根本没想到轿子会停在自家门口。

    下轿的男人身姿挺拔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身上的锦衣腰间的玉佩全都是上等货,这样一个强大又富有的人恐怕不是武状元就是将门贵子。

    被男子扶着下轿的夫人更加不得了,一露面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大家心中都有同样的想法,只有这样的美人才配得上这情景。

    镖师被震撼了一会,很快调整心态将客人迎进屋里,闻声前来的总镖头出来迎接,将陈谦薛莹引进大堂,亲自奉茶。

    排场做足,自然有人把你当回事,陈谦瞎编的身世还没用上,镖行就把自己当成大主顾,这倒也省事,陈谦喝口茶说:

    “薛某想请永玉镖局帮忙找一个小孩子。”

    陈谦一拍手,护卫就展开一张真人大小的画像,捧出一个雕刻精细的木头半身像,有这两样东西做比对,找到人就能初步确认真假了。

    总镖头仔细看画像,画卷上的孩子大概高一米三,上半身没有衣裳,能清晰看清骨架情况,画外空白处还写了些体貌特征,算是介绍得很清楚了,唯独少了名字。

    “薛公子,您找到的这孩子没有姓名,在下想问一下他是谁家的孩儿?”

    “自然是我的,三个月孩子被人拐走,我全力追查直到上个月才知道是我的仇家做的,那个人丧心病狂,请蛊师给我的孩子下咒清除他的记忆,然后卖掉了。”

    薛莹不住地哭啼,抹着眼泪说:“可怜我那孩儿,不知道被卖到哪去,至今下落不明,我们全家人拼命地找都没有半点线索。”

    “薛家虽是大户,但终究势单力薄,没有人手去寻子,薛某今日来便是想请永玉镖局出手相助,我愿以黄金六千两换我儿平安,如果总镖头能接,这两百两黄金就当做订金。”

    六千两,听到这三个字总镖头当场蒙圈了,永玉镖局所有的家当合起来都不到四千两,他在俞城经营十年也不过赚到三百两。

    这是一笔足以建城的钱,圈块荒地,盖上一座郡城都不需要六千两,如此巨富只为找一个娃娃,这是隐世豪门才用的底气吧。

    总镖头不敢相信,犹犹豫豫地说:“六千两太多了,这消息一放出去怕是没人信,世人准认为我俞城大马棒变成大话骗子。”

    “请总镖头再看看这两张银票,”陈谦拍出两张一千两银票,顺德钱庄的红印清晰明了,这下真的把镖局所有人都震住了。

    “总镖头,我们夫妇二人心系孩儿,只想早一点见到他,钱财绝不是问题。这下我们可以签契约吗?”

    “可以,当然没问题,师爷赶紧草拟一份契约!”

    等契约写好,双方盖上印章按上手印,事情就算办完了。

    手握六千两大单,总镖头手都在发抖,挤出笑脸问:“若是找到孩子该怎么通知薛公子?”

    “总镖头不必知道我的宅院在哪,毕竟财不露白,如果消息泄露出去,孩子还没找到,我家院子都不复宁静。”

    “是,是,大人说得对。”

    “每月的初一、十五我们会拿着这份契约上门询问,也许在盖州、也许在贺州,不过永玉镖行踪迹遍布景国,这点小事难不倒你们。”

    “您的事绝对是第一位的,镖局会动用所有人马寻人。”

    陈谦满意点头,带着薛莹出门上轿扬长而去,总镖头一直在门口挥手,一路目送。

    折腾完这一趟,寻瑞儿的告示应该能传遍天下,想到发动这么人找瑞儿,找到的概率应该很高。薛莹总算安心了些,表现得平时更欢喜,一点忧愁都看不见了。

    两人散掉护卫,重新骑马上路,沿着贺州边界向东前行。

    这一次远行目的还是抓仙奴,不过要抓活的,主要为了试验仙奴遇见迷雾时的反应。

    按照薛莹描述的经历,两次遇见迷雾时仙印都是自行发动的,与她的意志无关。

    在崇山县时薛莹无意间触发牛皮仙印,发出的光和遇见迷雾时的光是一样的,陈谦大胆猜测牛皮仙印也许能用来对抗迷雾。

    不过身上存货只剩三张,根本不敢随便试。而且仙奴主动进入迷雾时的结果和仙奴拿着牛皮仙印进入迷雾的结果都需要测试。

    如果刺青仙印的发光是无法阻止的,那么无论仙奴有什么道具,在迷雾中他的仙印力量都会被一直消耗,直到将宿主的生命力也抽干为止。

    如果发动牛皮仙印可以阻住刺青仙印启动,同时具备同样驱散迷雾的功能,那陈谦就能通过多抓仙奴来替薛莹续命。

    在路上解释迷雾边界,牛皮仙印猜想,薛莹大致明白陈谦的意图,感动之余又有些担心:“相公,这办法也许行得通,每次迷雾持续的时间都挺长,而那张‘游’字印只烧了一会儿就没了,我们得集齐多少仙印才能撑过一回?”

    “上次那个人已经油尽灯枯,身上的仙印比你的还模糊,抓一些新生的仙奴应该能撑挺久。总之先去试一试再说。”

    两人一路东去在旷野上纵马奔驰,遇见县城、乡镇时便放慢脚步仔细搜查。

    华丽的行装全收在包袱里,只为每次初一、十五到永玉镖局打探消息,一个月里走了四百里,已经深入贺州,但是瑞儿、仙奴都毫无消息,陈谦开始有些急躁了。

    已经九个月了,之后的每一天都有可能迎来金光。可这些仙奴好像从地图上消失了一样,经过四十多个县、乡都没遇到一个,前景堪忧。

    路过一个县城还是没找到仙奴,陈谦用木炭笔在地图上打一个叉,看着贺州南部一大片叉,陈谦只能感叹时运不济,当初在雷家村钓鱼一个月也能钓到一个,现在带着薛莹这样的天眼扫图竟然毫无收获,实在不能忍。

    接过薛莹递过来的面饼,陈谦边嚼边说:

    “要不我再玩一手拜月神教得了,这样抓到的仙奴没准还能多一些。”

    “可是要经营出一个门派又得好几个月,不如我们现在自在,而且相公你看,奴家又学会一种篆符。”

    薛莹念咒引燃一张篆符,一条火蛇从直接飞出,跟着薛莹手指的移动改变方向,绕过两棵大树打在远处的石头上。

    用于追踪克敌的火蛇篆符,打在身上能直接烧穿皮甲的威力,杀伤力不太大,但胜在火焰的轨迹灵活多变,追击的速度也很快。

    这种篆符已经是初级中比较难制作的,需要用到叠加火相、风相灵阵再配合篆文才能写成,即使篆文、灵阵的知识都够,初学者光练习写法也得三个月时间,但薛莹十天不到就全学会,这天赋让陈谦恨羡慕。

    ‘真要分出高低,薛莹的天赋大概比小九还强。’陈谦时常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想到仙魔两人同处一室的情形,立马中断想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