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一章 准备

时间:2018-06-11作者:一指仙

    拆开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一叠纸张,粗略扫了下纸张的内容,全是关于一种篆符的写法。

    陈谦心里有底了,剥离仙印的方法果然是存在的,连忙打开信封看小九的回信。

    小九先恭喜一番,建议陈谦跟宗门沟通避难的事,剩下的时间里留在白虎堂以应对仙奴集结的威胁。

    然后就提到关于剥离仙印,关于仙奴的处置,前辈们以前也有过分歧。

    对于隐龙会选人的三世原则,很多人都持有不同意见,反对声中最具人气的理由便是‘运气不应凌驾于天赋之上。’

    很多人有大运势,可是自身资质平平,即使侥幸入会也难以修炼,往往几世之后修行受阻,意志变得消沉不坚定,使得修行之路更加不顺畅,终究难有大成就。

    有天赋的人如果没有大机缘,很难连续三次通过金光。更别说很多天赋异禀的人材从未被人发掘,而仙奴就属于被埋没的一类人。

    他们都有某些惊人的天赋,受限于身份,经历等原因没被发掘。这些运气不好的天赋者被强加上烙印,被死亡威胁着对抗隐龙会。但这些并不影响他们本身的无辜。

    开发九封篆之后,先贤继续研究,终于写出一种能剥离仙印的方法‘隐灵篆’。这种篆符释放后能短暂地将仙印保存,最多三天仙印就会脱离载体的束缚回到千字真言阵中。

    隐灵篆对仙奴没有伤害,剥离后仙奴就重新变回普通人,丧失感知仙奴,魔宗的能力,无法种印,但打通的经脉和学过的道法都能用。

    这一结果让前辈们非常振奋,只要确认仙奴的品性合适,就能用隐灵篆将他释放,拉拢到隐龙会里。

    毕竟他们自身的天赋是被上天承认的,真正的天选之人,完全应该投身到诛仙大业之中。

    那一世,先贤们将十名被剥印的仙奴带进金光,满心期待下一世能收获天资卓越的弟子,可是那十个仙奴像是蒸发掉一般,完全感应不到。

    先贤们猜测使用的追踪术可能没起作用,毕竟对凡人有用的道法,对于曾经是仙奴体质特殊的人不一定有用。

    先贤们继续尝试各种追踪法,抓了一大批仙奴,每一种追踪法都配三个仙奴做实验,等到下一世所有的实验者都失踪了,到此关于隐灵篆的研究才停止下来。

    事实证明隐灵篆只能帮仙奴摆脱身份,度过残生。它就被归为与仙奴斗争中产生的无用品,幸好七长老熟知这段历史,还会写隐灵篆,小九才有机会拆解它,写出一大叠的学习指南。

    信后面附上一张牛皮的隐灵篆,和九封篆很像,只有一个隐字,能在细部处看出篆文叠写的痕迹。

    拿着隐灵篆,陈谦感觉自己遇上大麻烦,这世界对仙奴果真毫无慈悲,根本没有让他们逃离的办法,只留了杀戮一道。

    这下对薛莹用隐灵篆就毫无意义,用了只是丢掉仙奴的身份能力,无法通过金光转生,不用则会因仙印的力量不够,扛不住迷雾侵蚀,横竖都是死。

    这样怎么行……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陈谦开口问:“不通过金光,有没有办法活下来?”

    “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担心自己赶不到金光的所在?”

    不小心说出来了,余成言是隐龙会的人,不能让他察觉薛莹的身份。

    陈谦只好顺着说:“有点担心,毕竟山高路远,就算是日行百里,四天不过四百里地,更何况时常有高山大河阻碍。要是离得太远,真担心赶不上。”

    “没事的,那块通灵符石会接受两次消息,一次是迷雾有大规模移动时,符石会提示撤离的方向,第二次是在确认金光范围后,符石会提示具体的地点。辛苦一些,日夜兼程地赶路,绝大多数都能赶上的。”

    “所以这符石做成吊坠形式,就是要你贴身携带不要错过讯息。听说最初是刻在玉砖上的,但是抱着块砖头睡觉不方便,会员非常有意见,后来越刻越小才变成今日的样式。”

    陈谦点头赞同,心里还想着该不该向薛莹坦白,沉默足足一分钟才下决定。

    “余兄,我接下来还想去抓仙奴,另外需要一大笔钱,能否向会里申请?”

    “那要看你想借多少,以我的权限能够出借一万两黄金,更多的就得去白虎堂申请,你要钱准备做什么?”

    “找一个人,想借镖行悬赏来找。”

    “你经历四世还有谁放不下的?我只是好奇,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其实是要找一个小孩子,大概八岁,是我道侣的弟弟。前年她的家乡遭难,一夜间妇女孩童都被拐跑了,她听到消息回去时村子早就成了废墟。”

    陈谦叹口气说:“从那之后她一个人追踪,却根本找不到那些人贩子,游荡两年,后来在雷家村遇见了我。这些日子也跟我受了不少苦,我就想着替她完成这个心愿。”

    “老天爷真会编排,每个人都有大段的故事可讲。成,这点小忙我帮了。”

    余成言当即拿出一万两的银票推到陈谦面前:“靠镖局找人五千两够用了,他们能帮你把景国翻个遍,找永玉镖局或者兴成镖局都可以。”

    “镖局有这么多人手?”

    “当然不是了,他们会通知其他地方的同行找人,相当于牵头做事,自己吃肉底下喝汤,不过效率挺高,两家都是百年老店了。”

    “如果请会里出面帮忙寻人,有没有可能?”

    余成言笑道:“异想天开,你刚入会不了解,这也不能怪你。隐龙会确实有接受处理一些特殊要求的能力,真想借用宗门的力量得等你清白回归,积累足够的贡献之后。”

    “我明白了,谢谢余兄,这万两人情先欠下,我以后会还的。”

    “小事,以后棋艺高了记得来找我下两把就行。”

    “一定来!”

    收好仙印,余成言立马动身回白虎堂,陈谦则走回客房。

    他还没想好怎么安排薛莹,想到的方法都被否定了,杀魔宗续命是不能,更是不可能的途径。

    死四个魔宗高手才能渡薛莹一世,以陈谦现在的身份,哪有可能再取得宗门的信任,钓出足够多的同门根本不现实,更别说两人还有被反杀的可能性。

    不一会陈谦已经走到门前,刚想掉头再冷静一下,这时薛莹打开房门,笑盈盈地说:

    “相公,你回来了。”

    该死,竟然忘了身上还有刻字印,她知道我的位置。

    “嗯,刚见过信差,就是上次送一号来的余大哥,我们进屋说。”

    趁着薛莹拉布帘的时间,陈谦倒杯茶水冷静一下,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讲。

    隐灵篆的事得瞒下来,说出来一点用处没有,反倒容易惹事。

    “相公,余大哥有带来好消息吗?”薛莹显得很担心,两手抓紧袖子。

    “别担心,都解决了。宗门不会再追究我的过错,还支援一万两黄金,我打算用这些钱悬赏,发动镖局来找瑞儿。”

    “另外关于仙印的事,宗门出了个主意,我们得去验证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