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二章 日落

时间:2018-06-09作者:一指仙

    又赚一枚仙印,这下手上就有十三枚,如此一来便产生一个幸福的烦恼,这一世只交十枚还是全上交给组织,争取早日还清债务。

    多交三枚确实能让下一世轻松一些,可薛莹曾经触发九封篆封印的情形也让人在意,多出来的仙印用来做一些尝试,也许能挖出更多仙印的秘密。

    想到取得这些仙印的风险,陈谦深深感受到前辈的不容易,从零开始对抗仙奴直到开发九封篆,到底需要多少牺牲和研究才能做到。

    想到研究的代价,陈谦肉痛的感觉又有抬头的趋势,只好清除杂念,先睡一觉再说。

    第三天再去询问客栈掌柜,隐龙会的线人还没出现,应该还在回俞城的路上。

    陈谦只好继续等待,不过有掌柜包吃包住,指点俞城的隐藏景点,多待一两天倒也不会难受。

    逛街瞎晃到日落,任由时光流逝,不去在意下一刻是不是金光末日,忘掉三天前还在为活命打打杀杀。

    这情形很像吃完饭在公园里散步,只不过把假山水池换做山林溶洞,天更蓝、水更清、人更美。画里的人儿就陪在身旁,还对周遭一切充满好奇,比穿越党还有活力。

    这会儿薛莹看到路外下方的小孩子在玩踢毽子,站在竹子平成的平台上,孩子们脚下就是人来人往的街道。

    她站在原地看着,眼神呆呆地盯着孩子群,陈谦拉了两下都不动。

    ‘又是什么新状况…’陈谦有些怕了,真不想愉快惬意的氛围再改变。

    薛莹突然醒悟一般,兴奋地指着前面的地说:

    “相公,原来我们走在别人家的屋顶上!”

    啊?你逛了三天才看明白吗?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山脚下走,可抬头看几眼也能想清楚吧,那跟梯田一样分布的盘山路和窑洞完全是同一个结构,你的空间感到底有多差!

    吐槽只能放在心底,陈谦附和地说:“确实,俞城真是奇妙的地方。”

    “我们在别人的房顶上跳,下面房间里会不会落灰?”

    “这里全是岩石,路面到窑洞顶部起码有两尺厚,凭你不到一百斤的体重,再怎么跳都没有用,就算用上内劲也没辙。”

    陈谦想了想窑洞内的石壁,又说:“再说窑洞里面都是岩石,不像平地上建的木屋,还有屋檐瓦片,窑洞只要锁好门尘土就进不到屋里。”

    “你那么重,内力又足,踩两脚肯定有用。”

    薛莹催着动脚,这种搞破坏的幼稚游戏陈谦真心不想奉陪。看了下时辰,太阳已经靠近西边的上头,念头一转便说:

    “我们上山看日落吧,这里的景色肯定比京都好看。”

    看那变红的大橘子,薛莹觉得心头一暖,答应一声,拉着陈谦就往山上跑,全然忘记给居民惹麻烦的念头。

    爬到山顶,正对着日落的方向,不远处是其他山峰之间的吊桥,来往的人开始变多,带着疲惫和喜悦将悬空桥踩得一晃一晃,放远看就看见聚集在山脚的土房,一排排紧挨在一起,错落无章又充满生气,没有阳光就点起烛火,继续凝结山城的热流。

    稍稍抬起视线就看见城外的青绿色,城墙外的两里地被清理干净留下满地木桩,更远处则保持着原始的姿态,茂盛的树冠挨在一起,绿色的大地缓缓披上绚丽的外衣,又在极短的时间里脱下,换上更深暗的颜色。

    “好美,又好快。”

    “你要喜欢,明天换地方看,最前面的那处山丘挺好,虽然不够高但也不会被吊桥遮挡视线。”

    “哪能这么悠闲,”薛莹坐直身子,脸颊离开陈谦的锁骨,“使者该回来了,再不来我们找他去。”

    她还在挂念瑞儿的事,真不敢想知道瑞儿早就丧失记忆后她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现在还不能说,一旦她泄了气,不能再振作起来会有什么后果,陈谦大概猜到,但完全不想往哪方面考虑。

    先稳住她要紧,等找到剥离仙印的方法,能应对最糟糕的情况时再去考虑下一步。陈谦装作生气:

    “嗯,再不来就把店拆了!”

    “对!让他回来的时候收拾一堆烂摊子!”

    两人热烈地讨论起怎么给人使绊子,一直到天色全暗才下山吃饭休息。

    ………

    第四天终于等来接头人,还是个熟人,这下连对暗号的尬聊环节都省了。

    余成言背着棋盘走进里屋,很热情地跟陈谦打招呼。

    “陈兄弟好手段,这么快就集齐了十枚仙印。收到消息时我都不敢相信。”

    “运气好,小九借我的傀儡帮了大忙,这件事会里有没有意见?”

    “没事,会里没人盯着你。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没必要再雪上加霜。况且你不靠傀儡都攒到五张,只要时间够完成是迟早的事,以后大家还得相处呢,没人这么不识趣。”

    这下陈谦才放心下来,拿出十张仙印说:“那按照七长老的提议,我用这十枚仙印换一颗通灵符石。”

    余成言挨个检查仙印,确认无误后把一块翠青色的玉石吊坠放在桌上。

    “这就是通灵符石,刻有显像阵,如果确认金光的信息,通灵符石就会发光发烫来提醒你,然后你把它平放在手掌上注入灵力,金光的信息就会显现出来。很简单,跟使用篆符一样。”

    陈谦拿起通灵符石仔细观察,入手时跟普通的玉石一样冰凉,形状是一个鹌鹑蛋,玉石表面上有非常繁复的刻痕。

    “看起来做工很复杂,这样的通灵符石在外办差的人都会有吗?”

    “那倒不是,这些都是六长老亲手雕的,数量不多,”余成言手指横在下唇,思考一会说“每个州的信差会有,申请组队参悟石碑的领队会带,其他的就属于特殊情况了,比如你。”

    “原来如此,还想问一下,余兄你是专门负责盖州的信使吗?”

    “这倒也不是,一个州这么大,就算是最小的禹州都不是一个人能跑得过来的,每个州至少有三名信差,我们会根据安排设置据点,比如俞城这一处。”

    “现在你算是自由了,我建议你往贺州走,并随时准备好马匹。”

    “贺州这次是中心?”

    余成言点头,拿出一张地图摊在桌上:“这一次的范围是锦州、贺州、彭州、禹州、盖州,位于禹州与贺州之间的龙泉山脉就是中轴线。”

    余成言指着被涂黑的云州:“还好你没继续往东走,到云州范围就都是迷雾了。”

    “最后就是小九的信,她的信封跟塞满金条的袋子一样厚,你到底提了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