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一百零一章 折腾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我不行了,歇一下。”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才吃了两份手抄羊肉就这样,中午的正餐都还没开始呢!”

    顾不上抱怨,陈谦连忙冲进茅厕解决,出来时感觉后面还是火辣辣地疼。

    ‘薛莹明明是湄州人,煮汤都少放盐的,怎么吃辣这么厉害,不合理…’

    扶着墙走回餐桌,看着桌上剩下的半只辣子鸡,麻辣锅和手抄羊肉,陈谦根本没法下筷子,只好再点一份小面充饥。

    “相公,只有奴家自己吃,很扫兴呢。”

    “扫兴而已,生气都没用,这些招昨天都用过了,你别想再坑我吃辣。”

    “好了别生气,吃完饭我们去逛西街,听掌柜说那里有戏台,奴家好几年没听过戏,耳朵特别馋。”

    薛莹很是期待,但陈谦脸上笑呵呵,痛苦的表情全藏在心里,戏好听吗?你听得欢喜,我听得不知所云,演来演去全是将军含冤,闺秀待嫁之类的情节,哪有钢铁侠、阿凡达、头号玩家好看,审美完全不在同一个次元上。

    原谅我是个俗人,听不懂唱腔品不来韵味。

    吃过饭到了戏台,陈谦订了正中间的桌子,算是雅座了,这一片区域正对戏台,摆着八张四人桌,更外围就没有座位,全得站着听戏。

    陈谦磕着瓜子,看了会就明白这是一出类似楚霸王和虞姬的爱情故事,霸王出场踏七步时全场一片沸腾,陈谦一脸茫然。

    霸王被大军围困,于帐中看虞姬舞剑时全场拍案叫绝,陈谦还是一脸茫然。惹得薛莹很不满意,把桌上的瓜子全揽过去。

    下一次遇到全场沸腾时,陈谦跟着拍手,总算博回一把瓜子。

    散场出门,薛莹一路挽着陈谦,低头不语,气氛极其冰冷。陈谦心里嘀咕着不好办,看来剧场里的自己表现惹得她不满意,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装出来的喜欢也不会像的。

    演技不好也怪我咯?

    正愁没法化解尴尬,没想到薛莹主动开口:

    “相公,这全怪奴家不好。”

    咦?这是什么开场,套路没见过啊。

    “怪奴家没打听清楚,要是知道这‘霸王传’说的是这般情形,奴家肯定不会拉着你去听的。”

    这是什么逻辑…我是欣赏不了戏,对剧情倒是没意见。

    “怪奴家害你回想宫中之事,那年京都被围,连日苦战,相公跟剧中的霸王何其相似,可奴家却不是虞姬,竟做出背离夫君之举,简直枉生为人!”

    我靠,你把自己代入得太过了,凡尘往事于我辈立志修炼破阵的人没多大影响。

    看薛莹说着说着都带起哭腔,搞不好下一秒又要泪奔,陈谦连忙说:

    “娘子,你无需介怀,为夫的胸襟包容天下,哪会看重一时成败。那件事根本不是你的错。”

    “相公…”薛莹的眼神都变得柔软。

    这句有效果,再接再厉。

    “你我相识一场,本就是上天赐的缘分,夫妻间磕磕绊绊在所难免,纵使有苦难,有分离,如今我们不还在一起吗,这就足够了。”

    薛莹眉头一皱,目光移到别处,完全不看陈谦。

    不对劲,效果怎么会这么差,难道抒情过头反而被讨厌了…太文青不行吗,换点实在的。

    “你喜欢吃辣,我会把胃练好陪你,你喜欢听戏,我去拜师学艺唱给你听,你要是喜欢花钱,我去拼下万贯家财随你挥霍。我能为你做到的,一定会拼全力去完成。”

    这碗浓汤薛莹一点都不想喝,整个人转向别处把侧脸留给陈谦,转头的过程只有两秒钟,但这无疑是宣布判决。

    怎么会这样,以前她是很好哄的啊,换了两种风格都不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强烈的求生欲迫使陈谦开足马力,全力回想着两天的每一个细节。

    吃早茶、挑布料、买发带、选朱钗、玩单桥、逛夜市,全程氛围都很好啊,一直到戏台都是完全攻略的节奏。日子再往前翻,躲在山林设陷阱的日子虽然苦了些,但也是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她回过头了,表情没有变软反而更加凌厉,嘴唇微张,难道是要判我死刑不成?

    只剩一秒钟了,等她回过来撂下狠话,事情就再没法挽回,可脑袋混乱得根本想不出话来,难道要用霸道总裁款当街强吻堵嘴吗?

    不行,画风不合适,在世风淳朴的当下这么干无异于甩流氓,没被薛莹打死也得被路人凌迟。

    “相…”薛莹刚发出一个音就被陈谦捂住嘴巴。

    再给我几秒钟就好,我肯定能相出问题在哪!

    薛莹扒开捂嘴的手就要接着说,陈谦只好大喊:

    “等一下,让我再想想!”

    “相公,我发现一个仙奴。”

    “啊?”

    仙奴,原来她扭头不是在生气了,感谢上苍,赞美大地,观音娘娘您还在注视着我!

    陈谦极为虔诚地合掌祈祷,就差当街叩拜观音娘娘了,薛莹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陈谦在做什么。

    “相公,他朝我们这边来了,赶紧拿个主意,躲还是抓?”

    “抓!”一想到这可恶的仙奴出现的时机,陈谦怒气立刻提到巅峰,“我得亲手折磨他三天三夜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

    陈谦独自走街上,每走五十步就回头看一下薛莹的暗号,撩头发就继续走,做手势便换方向。当提线木头走了十分钟后,终于收到停止的暗号。

    陈谦到最近的旅店开了间房,将自己锁在屋子里,用出连世盟连接边锋一号。

    篆符烧尽,眨眼之间他的意识已经切到一号身体里,跟着薛莹走到旅店旁边的茶楼休息。

    薛莹喝茶,一号则在身边站着护卫,其实陈谦也想演得更逼真,坐下一起休息。

    可一号本身设计时便没考虑肢体感知的需求,一号手脚被打断不会有疼痛,相应的手掌插入泥沙中也不会获得触感,陈谦获得的只有视觉、听觉和操纵身体的平衡感。其他的触觉、味觉、温度全都没有。

    如果陈谦要坐在椅子上,很有可能因为无法控制力道坐断板凳,与人对视的话一号的眼睛也很容易暴露傀儡的身份。

    大部分时间,一号都是以一个黑衣蒙眼的杀手大叔形象在活动,当保镖再合适不过。

    薛莹坐在那便能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陈谦透过薄纱还是能看见那些贪婪的嘴脸,陈谦一一回瞪过去才让那些男人移开视线。

    正在处理苍蝇,薛莹把杯子倒扣在桌上,这暗号说明仙奴上钩了,陈谦看向街上,果然有三个练家子护着一个老头径直朝薛莹走来。

    那老头走到桌旁,直接说:“姑娘,你盯那魔头很久了吗?”

    薛莹倒杯茶,不紧不慢地说:“有些时日了,一直没有机会埋果子,老人家你难道想抢?”

    “凭我们这几个人,肯定制不住那魔头,不如我们互留印记,姑娘先在这盯着,老头子我去调来兵马再回头找姑娘共商大计。”

    “也罢,我就在这等你的好消息。”

    两人击掌为誓,同时互相种印,这样一来联盟就算完成。

    等老头走远,薛莹才上楼找陈谦。一进门就抱怨说:

    “奴家再不做这事了,死老头子击掌时还故意蹭了一会,恶心死了!”

    陈谦没睁眼,还在控制一号远远吊着老头,等到了隐蔽处再下手。

    “娘子宽心,马上他们就得以死谢罪,一个都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