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九章 埋伏 下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怎么回事,路突然炸了,难道是偷袭?

    师兄扶着树干站起来,脑袋还有些晃,看东西都是带虚影的。肺肯定受伤,撞树上那一下也不轻,但身子还能动。

    抽出软剑,师兄警惕地向前走去,身边已经没有活人了,灵蛇派其他叔伯的马车在前头,凭他们的功力或许能活下来。

    爆炸扬起的烟尘消散得很快,透过稀松的白杨,师兄看见前方跟他一样被炸到路旁的人,但他们还是不够幸运,大多都有残缺,有的剩一只脚,更多是没有脚,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陆成…陆成…”

    有人在喊我,师兄寻着声音发现躺在路边的师伯,连忙上去查看,走到近处才发现师伯也少了一条腿,左腿膝盖往下全没了,而且半身都是血污,上身从肩头到腹部一大堆窟窿,小的窟窿只有指甲盖大,大的窟窿足足有杯子口粗,窟窿里还有东西卡在肉中。

    师兄陆成看到这般惨状都吓住了,唯一有横练功夫的师伯被打成筛子,到底是何等歹毒的暗器才能做到这点。

    “师伯忍着点,我来为你取出暗器,包扎伤口。”陆成掏出小刀准备处理师伯腹部上最重的三个伤口,却被制止住。

    “没用的…暗器有毒…”师伯咬紧牙说“聚集其他人…保住仙师…我们才不会白死..”

    “师伯,别说话了,肯定还有办法的!”

    “快走!”

    吐完最后两个字师伯终于闭眼,陆成忍着伤心取下他的玉佩做信物,握着剑去找其他生还的人。

    越往前走活人越多,其他奇门精英果然不是武派可比的,铁掌派的大块头还剩两个,奇门最少还剩四个,最多的有七个人存活,剩下的就是衣着各异的散修。

    护卫大概还剩三十多个,浑身白衣的大人物只剩十二个,他们被护在中间,身上一层淡淡的白光时有时无。可能是某种护身道法。

    站在离人群三十步远的地方,陆成犹豫了,灵蛇派只剩他一个,凭他刚摸到内劲门边的功夫怎么跟其他门派争,一不小心被坑杀在这里,当做敌人杀的也很有可能。

    特别是铁掌派的大块口,找个机会出手报仇再正常不过。这么近的距离,陆成已经能看到铁掌帮那两人怒气满满的脸,眉毛都快翘到天上去。

    下一秒那两颗脑袋爆出血花,连同周围的三个护卫和两名仙师一同遭殃。

    “戒备!还有敌人!”

    白衣仙师中间的一人双掌朝天,半圆形的光幕罩住同伴,五发暗器打在光幕上,跟手指扎进海绵一样,暗器很快没有速度掉落在地。

    “在树上!”

    一人丢出带火的飞轮攻向路对面的白杨,在白杨被砍到之前,黑衣人猛蹬一脚跳到其他树上,把白杨当成梅花桩,飞快地在上空穿梭,没踩一下都震落大片树叶,钢箭混在落叶中不断得打击仙奴,击杀护卫,短短一分钟里护卫就倒下十人,剩下的全是能有能力防住铁箭的高手。

    “对方只有一个人!把他抓住我就让你们参悟仙印!”仙师一发话,护卫们全跟打了鸡血一样冲出去。

    双掌带火的中年汉子一马当先攻上去,他一掌就震断一颗白杨,破坏黑衣人的落脚点,另一个光头挥着长铁链,一下横扫挥断三颗树。其他人纷纷效仿,那黑衣人很快就被逼到地上。

    有希望,陆成躲在树后面观察战场,冲出的都是四奇门的长辈和散修里的高手,黑衣人那威力强劲的暗箭没法对付他们,只要合围成功肯定能抓到他。

    黑衣人确认被夺了落脚点掉在地上,落地的一刹那,黑衣人张口吐出一根暗器,势大力沉贯穿铁链光头的胸口,众人一看竟然是一根手臂粗的石柱。

    从打开的缺口里冲出,众人才发觉自己犯了个错误,远远低估了黑衣人的速度。穿梭林间快似鬼魅,原本单调的暗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防不住所有招的奇门人纷纷受伤,只好背靠背结阵后退。他们原本是跳过两丈的土坑到对面追击,这次刚踩上道路一阵爆响再次杀出,那恐怖的火焰开始第二轮绽放。

    白衣仙师见状不妙,连忙下令:“赶紧回来,我们退回崇山县!”

    众人不再恋战一同撤退,陆成看大局已定,连忙跟到仙师后头护卫,报出门派姓名核实无误,仙师才准许灵蛇派归位。

    五里地很快就走完,重新回到崇山县里,陆成觉得很不真实,不过几刻钟的事,一来一回灵蛇派十名弟子只是他一人。

    冷静一下,陆成觉得必须尽快向门派禀告实情。看了剩下的人手,六个门派只剩下三个,散修寥寥无几。

    单是一次袭击一个敌人就将队伍打成这样,一年之约才过去两个月,剩下的日子怎么抗的过去。

    “捎封信回去脱离灵蛇派吧,徒儿无能,不想把命白白送在这里。”

    在陆成他们回来崇山县时,原本已经西行的仙奴折返回来,奔向出事地点。

    那惊天动地的爆响隔着十里远都听得清清楚楚,还有白杨燃烧时冲天的烟气,仙师一行人赶到时那一片区域已经没有完整的地皮,死伤满地令人不忍直视。

    “特使,我观察地上的痕迹,其他仙师应该是沿着来路步行回崇山县,肯定还有生还的人。”

    特使闭眼查探一番,三十五丈之内没有任何仙印的反应,怎么连尸体都不见了。

    特使下马单掌触地,轻念一声‘尘’,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变成由泥人表演的戏剧,如同倒带一般涌入脑海中。

    他看见第一次爆炸,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有‘罩’在的马车没有散架被轰到一旁,第二辆马车上的‘复’用尽力气治疗两名被炸上的仙奴,第三辆车就不够幸运,直接被炸翻全员遇难。

    随后跟黑衣人的缠斗和第二次爆炸也全都被特使‘尘’看在眼里,爆炸之后一个男人从远处蹿出来,将死去的仙奴尸体一一化掉,随后带着黑衣人撤离。

    虽然他动作很快,但他的五官还是被‘尘’牢牢记住。

    这次被伏击损失七个仙师,而且禹州雷家村也有魔宗出没的痕迹,看来有必要向首领禀报。‘尘’打定主意,回崇山县就做出犯人的画像,交由首领定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