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八章 埋伏 上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麻溜点,就剩这些了,全都搬上车!”

    大院里头,两个青年一起用力,将一个大木箱子搬出里屋,三百斤的箱子被稳稳地提在中间,两人使足力气将箱子搬上马车,干完活才用袖子擦掉额头的汗。

    “师兄,休息一下,我累得不行了。”

    个头矮一些的师弟跳上马车,直接靠着箱子休息。凭他平日里懒散的性子,恐怕很难再叫起来。

    师兄看了周围的情况,前后十辆马车上都装满了货,想来屋里囤积的钱也该搬完了。这会偷懒一下其他师兄不至于怪罪,干脆让师弟多喘几口气,看他气息不稳,拿手使劲扇风的样子,师兄忍不住摆出架子:“你平日里总是找机会偷懒不好好锻炼,现在搬东西体力跟不上就算了,以后要是遇上敌手,拼上几招就没力气,那时候后悔可来不及。”

    “师兄,咱们是练剑的,是生是死就那么几招的事,剑招练稳了最重要,你看那个铁掌派力气多大,还不是被我们灵蛇派压得死死的。”

    师兄立刻感受到一丝杀气,握着腰间的软剑就要动手,回身一看原来是铁掌派的大块口在瞪他们,面对弱鸡师兄又硬气起来,毫不怯场地回瞪过去。铁掌派大块口恨得咬牙切齿,最后还是扔下来,将地上的箱子扛起来回到门派那头。

    “练得虎背熊腰有什么用,横练功夫抗不住剑的,练得再辛苦都白搭!”

    “你少说两句,两派在这六门派中都属下乘,万一闹事惹得其他人不高兴,没准把咱们都踢走,没能人帮你兜底。”

    “我就是故意恶心那铁掌派,最好他们先动手,我们再将那十个人全都赶走。凭咱们师兄弟的手艺还怕那些傻大个?”

    “激将没用,早就试过了,这些大个子脾气暴躁不代表他们没脑子,现在周围人多,使绊子也得想清楚再动手。”

    “嗯,下一次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绝不能让傻大个接近里面的大人!不过师兄,我们忙前忙后伺候快一个月,那里面的大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也想知道,掌门只是交代一年之内要不惜一切代价护送他们,事成后自会有天大的好处,带队师伯也从不透露,不过我猜应该是跟道法传承有关。”

    “道法传承!”师弟一下字就跳起来,被师兄捂着嘴按回车上。

    “别喊啊,我也是猜的。”

    “我激动啊!要是有合适道法,咱们灵蛇派就升格为奇门了,以后一招一式带火传电的,肯定能削死铁掌派那群王八蛋!”师弟再次问候斜后方的铁掌派,大块口们以金鱼眼回应,两派隔空掐架火药味十足。

    灵蛇派和铁掌派同在禹州岐山,灵蛇派在山顶建派,招收的弟子全来自岐山一带,三十年前铁掌派掌门来山下建宗,凭一双铁掌和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击败灵蛇派的掌门,自此在岐山站稳脚跟,广收门徒。

    可等创派掌门病逝后,铁掌派无人能练成祖师爷的铜身,身上有弱点了,渐渐制不住灵蛇派,近年来铁掌派一直被人压着打,只是凭着原掌门留下的根基坚持着,他们比灵蛇派更想要道法传承,这才次拼尽全部家底参加仙师护送。

    出现在岐山的仙师跟传说中只为屠魔的高人不一样,他们有屠魔令却又贪图人间享乐,既要门派出人保护,也要门派进贡金银,一路走来花销很大,全都浪费在听曲吃花酒上,大块口们好几次都想掐死他们,把钱抢回来。等为了门派复兴,还是忍了下来。

    最多一年,约满无效的话让他们割肉来偿!

    护卫们都抱着类似的心情把剩下的钱装上车,跟着大爷们的马车出发。十二辆马车,还有超过八十个护卫陪同,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崇山县前往贺州。

    师兄弟两人同坐一辆车,师弟在前面赶车,师兄坐在一旁数着倒去的白杨树。

    “师兄,嘴里念叨啥呢?是不是在想崇山县里刚认识的相好?”

    “我只是在数数,刚数到150就被你打断。”

    “师兄你真是无聊透顶了,还不如接着跟我讲讲道法传承的事儿。”

    “我知道的不多,而且就算门派有了传承又如何?咱们两个捞不到半点实惠。”

    “怎么就捞不到?”

    “你小子连内劲的门都没摸到吧?武修本来就只能一路走到底,得到秘籍也没用的,”师兄看对方一脸茫然,只能接着说“看来你都没去打听过,我还是跟你讲讲吧。”

    得道升仙无外乎悟得天机,除了和尚念经成佛之外,凡人想沟通天地悟得大道,只有以武入道、以法入道两条路。

    以法入道是专为天资奇佳的人准备的,这些人往往七八岁就能调用自身灵气使出道法,天生具备沟通天地的资格。

    凡间大多数人没有很高的天赋,察觉不到在身边的灵气,感知到的世界无非是草木花鸟,春夏秋冬,而以武入道就是一般人修仙的方式,重在炼体,以武艺锤炼身躯,用千万次的吐纳将自身完全掌控,从而突破天资的束缚调动自身灵气,进一步将身体锤炼成宝器,让全身都能感知到灵气。

    武修练到这一步后才能算有沟通天地的资格,在往后朝铸成身外法相的方向努力,铸成法相后离悟得天道就不远了。

    “这下你该明白了,我们没有天资,真得到秘籍也只是便宜后来者,还不如指望门派的赏赐实在,到时候你就能完成心里的梦想,买个农庄当大地主了。”

    “师兄,真发财了咱们可以作邻居啊。”

    “你想得倒美,真有那一天我肯定躲得远远的,不然多少钱都被得被你借到没。不说了,我去躺一会,半个时辰后来换你。”

    “得嘞,安安心心睡,我的赶车技术从小练到大的。”

    师兄钻进马车里,眼前全是箱子连一块平坦的地方都没有,不过只能躺在箱子上讲究一会,侧身睡应该睡得着。

    躺上箱子后师兄很快就睡着了,只不过好梦没多久,在摇摇晃晃中师兄被弄醒,睁着迷糊的眼睛问:“怎么回事?”

    “这一段路不平吧,好像有很多…”

    一连串的巨响打断师弟,师兄被箱子撞飞到天上,他从来没有躺着飞上四丈高空,被胡乱弹跳的箱子撞断肋骨,飞到路边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咳着血抬头发现不远处师弟的上半身正挂在树枝上,看向路边却发现没有路了,只有遍地的土坑和散落的元宝和尸块。

    一瞬间后已是人间地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