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六章 地雷阵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灵脉传导?”

    “对啊,想在百米之外引爆,事先将瓦罐埋在地下最好了。通过地脉传导也远比在天上传导稳定。”

    “我也想过,试过,可惜还是没推演出来。”

    地脉本就存在于大地之中,除了五山脉两川河外,还有部分大的灵脉分散在各处,各大主脉之间更有数不清的分叉细支填补空缺形成网络,这才使大地生机怏然,处处都有活力。

    在这里没有灵脉经过崇山县,但细支还是有很多,若想靠这些支脉传导灵力就得给灵力指定一条路径,就像道法会随着距离增加变得不稳定,最终消散,灵力的传播也会慢慢变弱。这一点正是陈谦解决不了的。

    “相公真笨,明明用转灵阵就可以处理。每隔五十步刻一处转灵阵,将长的距离切割成数段就行了。我们设陷阱只要不被人发现,在林中多几处转灵阵的痕迹也没事。”

    对啊,原来还有真一手。转灵阵只是三个基础法阵叠加的阵法,书上都有记载。陈谦陷在一次打成的牛角尖里,倒让薛莹鄙视了一回。

    看她那不过如此的小眼神,陈谦心里就来气,明明是自己武功碾压,五相道法全能,结果被只有篆符功力拿得出手的小女人比下去了,这完全就是偏科怪才鄙视全才学霸的既视感。

    陈谦长吁一口气忍下来,挤出笑容:“娘子悟性奇高,真是我的福气。”

    “相公真聪明,还知道夸我,”薛莹扑到怀里,手指拨绕着陈谦的长发“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被奴家比下去了,表现得再不甘心一些嘛。相公学了一年多篆符,怎么比不过本姑娘十日勤练呢?”

    确实如此,才十天就把人秒杀了,有些人真是老天爷赏饭碗羡慕不来,要是好好教她估计连九封篆都能学会。绝不能让她碰剖皮咒,万一用到自己身上那就万劫不复了。

    不能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陈谦正色道:“既然娘子想出办法,那就一起来准备烟花,保准将那群仙奴炸上天。”

    “炸死了怎么办?仙印不就回到填上了。”

    “没事的,我在雷家村就试过两回,尸体没凉透仙印不会消失的,只要动作快一点就行。”

    “恶心,我不听!”薛莹一下子跑得不见影,留陈谦在原地发愣。

    一些客观事实而已,反应没必要这么大。陈谦非常无奈,为了赶紧做出地雷还是追了上去。

    折腾出第一颗地雷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人再次乔装打扮成农民下山,在南城外一里地的小山坡旁边等蔡老板。

    下午两点蔡老板准时到了,独自一人骑着马来的,换了一身粗麻衣服带着斗笠,打扮得很不起眼。这次总算按着约定来,没玩啥幺蛾子,

    感知到蔡老板接近,薛莹闭眼探查一会说:“没有其他仙奴隐藏,只有蔡胖子一个人。”

    “确实是一个人,一号也没有发现伏兵。”陈谦解开控制,意识全部回到身体。

    蔡老板一下马就给两人请安,毕恭毕敬有问必答。从他嘴里陈谦二人了解到仙奴护卫的构成。

    还真像薛莹猜测的那样,除了有统一道服的六个门派,还有另外两波人是散修,大约有二十个人,在盖州行走时慢慢吸收进来的。

    六个门派里有两个武派,四个奇门,其余二十个散修都是会道法的精英,这些全是蔡老板的手下跟那些武人打交道时听来的,至于这八十个人到底有多厉害,会哪些道法,蔡老板就打听不到了。

    另外这些天武人委托蔡老板购买些厚实的棉衣,还有铁匠铺生意也非常好,看样子是要做大买卖。

    “棉衣?他们是从北方来的吗?”

    “听说是六个门派都是云州的,其他的人应该就是盖州本土人士。”

    “那些屋里的大爷是从哪来的,准备做什么打听清楚了吗?”

    “大师您这就为难小人,我一个开酒馆的,手下人顶多就是送饭菜到门口,或者在院子里偷瞄两眼,那些大人物的消息我真的打听不到。”

    再问其他的,蔡老板也说不出有用的东西,用剖皮咒麻他一分钟,让他记得疼再放他回去。

    陈谦想了会说:“他们应该是准备北上。在盖州、云州过冬不需要厚棉衣,秋装就够。”

    “虽说很有可能,但现在才九月,他们不会到了北方再买吗?”

    “盖州也产棉,量少但是足够本土居民用。在这里买些棉花再找个绣娘做出衣裳,远比在其他地方买成衣便宜。你这两年也该尝过民间疾苦,怎么连这都想不明白。”

    薛莹沉默一分钟,竟然双眼含泪要哭来一样,陈谦立马慌了真不知道哪里踩到地雷,难道是那些日子太辛苦想到就难受?

    陈谦试着安慰:“别伤心,你从宫里到民间生活肯定有诸多不适应,慢慢就好了,再说还有我在你身边。”

    “相公说的对,世间皆苦我们尚能互相依偎,那瑞儿能靠谁呢?他才八岁大,不知道被传到哪个角落里,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一想到他孤苦无依,我就忍不住…”

    “不会有事的,我们教他很多东西,瑞儿肯定能平平安安,”陈谦抱紧她,也许这样能让她别胡思乱想,“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们立刻去找瑞儿。”

    “嗯。”

    平复心情,等了半个时辰青楼的老鸨也到了,她带来的消息就非常有用了,正在昨天那群仙奴收到消息,会有贺州的特使到崇山县布置下一步任务。憋了大半个月的仙奴终于等来解放的喜讯,当夜喝得酩酊大醉,胡话乱飞,这些情报全让青楼的姑娘听回去。而且他们已经开始准备马车,不日就要上路。

    打发走老鸨,两人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薛莹既振奋又有些害怕,而陈谦直接陷在焦虑里,准备的时间还是太少了些。现在手上只有六十张起爆符,而且传导灵阵还没布置,如果还有十天时间,陈谦就能从容地将出县城的各个要道全都铺满地雷,不管仙奴分几路走三条线中的哪一条,陈谦都能将他们炸开花,可现在只能赌一个方向。

    既然要去北方,那就只剩下禹州、贺州两个方向选择,陈谦就赌贺州这一条线,这个方向最有可能碰上大部队。

    剩下的就是抓紧时间埋地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