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五章 笨牛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用同样的方法逼迫青楼老鸨,办完事后陈谦又背着薛莹翻墙出城。入城是陈谦用气化刀踩着城墙翻过去,出城时老老实实地用钩绳翻出去,毕竟在内城墙里留下一串窟窿容易被人察觉。

    到了清晨薛莹回去补觉,陈谦则休息一会,开始着伏击的准备。这一次在人数上是压倒性的劣势,陈谦这点道行还不足在近八十人的敌阵里开无双,如果没有学会篆符,他肯定会跟薛莹一样放弃,但有篆符在手,给敌人布置一片地雷区还是做得到的。

    陈谦不断地用吸星大法制造起爆符,一早上就攒出三十张篆符,全都封印这五世灵力的烈焰,爆炸的半径三米左右,如果是放在小瓦罐里再填充些碎铁片,爆炸的杀伤半径就有达到10米以上,能达到类似地雷的威力。

    不过这作战还有缺陷,跟爆竹一样陈谦得近距离地输入灵力才能让起爆符生效,攻击方式只能用投掷,可飞过来的暗器本就容易被防住,而且对方人数众多,如果全部骑马的话队伍就会拉得很长,投掷几颗炸弹很难做到全歼。再考虑到仙奴对魔宗的视野压制,在百米之外发动攻击根本没杀伤力。

    只能考虑预先埋在地下,远程引爆。可陈谦根本没这种水平,当初在白虎堂时他可没有一口气对付十八个仙奴的想法,只跟小九学了起爆符和几种折磨人的篆符,远程发动和定时发动只有灵阵能做到,但这部分内容就是最让人头疼的,陈谦学的时候感觉太吃力,后来便放弃了主攻篆符。

    现在碰上这种情况,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陈谦根据学的过灵阵知识,试着去推演出一套能刻在陶罐上的传导灵阵,只要将灵力传到起爆符上就能实现引爆。

    推导出启动灵阵并不难,会内视法的隐龙会众人都能观测灵气形成道法的过程,用同样的思路去引导灵气启动法阵就做出基础的点燃阵,将点燃阵刻在竹节上,激发点燃阵就能引燃竹内内部的起爆符,剩下的问题就卡在传导阵上。

    陈谦试着推演传导法阵,借鉴剖皮咒的构成思路书写灵阵。剖皮咒除了让人痛苦难耐之外,超远的控制距离也是陈谦偏爱的原因,施法者种下篆咒后与被咒者产生灵力桥接,在灵力散乱分布的空间里多出一根灵力线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只要这个灵力线没有断,施法者就能随时激发篆咒折磨敌人。

    在小九推荐的篆咒系列里,剖皮咒是强力篆咒中桥接距离最远的,只要不超过三十里,灵气桥接就不会断开。其他的强力篆咒像是钻心咒、饿鬼咒、渴血咒等等桥接距离都很短,全在五到十里这个范围。

    虽然不知道小九从哪学到这么多恶毒的招数,但陈谦不会想去计较招数的来源,况且剖皮咒来控制、逼供都很好用,有这些理由就足够了。

    陈谦早就吃透剖皮咒的写法和用法,但是把成熟篆文中的单一功能抽出来改成灵阵,这个工作还是很有难度的,陈谦连续写满脚底的岩面,还是没法办成功,最多能控制三米外的灵阵启动,更远的就不行了。

    陈谦坐在满是灵阵的岩石堆里思考着改进的方法,但薛莹的喊声打断了他,退出树林发现薛莹正沿着山路飞奔上来。

    “出什么事了?”

    “那个蔡老板逃跑了,奴家察觉到他往东边逃了,离得不太远,应该是坐马车跑的,移动得不慢。”

    果然有不听话的家伙,幸好昨夜带着薛莹种下‘刻’字印,不管你跑得再远都有办法让你乖乖回来。

    陈谦立刻激发写着蔡老板真名的剖皮咒,发动了五分钟再问薛莹:“那人停下了吗?”

    “停了,奴家感觉到他没在动。”

    “娘子,他移动多少步才能引起你的警觉?”

    “可能要一里地左右,奴家没丈量过,对种印目标的这种感觉不是很清晰的。”

    “有这个精度就够了,等一会如果他还不回城里你就告诉我,这次就让他挠痒挠个痛快!”

    两人躲在树荫下远程折磨蔡老板,蔡老板刚疼痒一阵以为没事了,继续叫车夫赶路,没想到跑不了多远又是一阵难受。反复两次他就怕了,真担心自己将身上的皮活活扒下来。只好灰溜溜地跑崇山县,一往回走疼痒症状再没发生过,蔡老板终于确信自己根本逃不掉。

    站在山顶看着蔡老板的车队回到县里,陈谦总算放心了,只要这家伙识趣,按照约定在明天把情报送出来,自己就能根据情报做下一步决定了。至于青楼老鸨,只要知道蔡老板把自己挠得浑身血痕,肯定也没胆子反抗了。

    “相公的手段厉害,不过既然能隔着这么远发动篆咒,为什么没法察觉到对方要跑呢?”

    “这就是篆符防御的一部分,”最近薛莹学篆文的热情很高,对于知晓的问题陈谦肯定要好好显摆一下,“篆咒对敌讲究单方面的控制和破坏,如果加上感知对方位置的篆文,建立起两者连接的通道,虽然便于进一步掌握情报,但是也给对方留下反制的空间。能连接两个人的篆文全都是双刃剑,据我所知世上没有攻击篆咒能做到。”

    连接篆符陈谦只见过小九的连世盟,一旦用了这种篆符双方都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如边锋一号能带着余成言找到陈谦一样,陈谦也能察觉到小九的方位。这种事当然不告诉薛莹比较好,说了只是徒增烦恼。

    不过还是‘刻’字印厉害,单方面的追踪,直接印刻在灵魂上即使金光转世都逃不掉,不知道梁固用来追踪三德的是不是类似的道法,有机会见他的话得好好请教一下。

    “相公,这些岩石画的都是传导阵?”薛莹小心地落脚在岩画的间隙上,仔细观察岩石堆里的灵阵。

    “是,我想做个遥控炸弹出来,可是传导灵气这一步始终跨不过去。”

    “遥控炸弹?”

    陈谦将定时、埋地爆破的想法描述一番,又谈到建立在空气中建立灵气桥接的不稳定,关键在于他不懂串联两个灵阵。承认最后一点时陈谦的厚脸皮有些撑不住,有种人设崩坏的感觉。

    薛莹在石碓里走了一刻钟,将陈谦画过的每一种可能都看了一遍,时不时点点头,大部分时间猛摇头,陈谦看得害怕,感觉有什么不好的要来了。

    果然,薛莹看完最后一幅灵阵,长长地叹了口气:“相公你真笨啊!用灵脉传导不就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