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四章 大盗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那这个废物就没用了?”

    “嗯,我们到林子里去,有树挡着取仙印的光就不会看见。”

    听到自己的下场,丙钢哭天喊地地求饶,但是完全没有用,无法活动的身子被一号夹着腋窝举起来走到树林中,随后被扔在地上背朝天,上衣被撕开露出身上的‘游’字印。

    陈谦准备好九封篆,动手前想把薛莹拉远,但她坚决地站在原地盯着地上的丙钢说:“我要亲眼看看仙奴的下场。”

    陈谦拉不动她,只能动手处理仙印,将九封篆放在掌心输入灵气,跟贴膏药一样拍在仙印上,然后仙印发光、手掌抬升,仙印上细小发光的篆文被拉长,化作一条条光线涌进陈谦手中的九封篆里。丙钢也飞快衰老,枯竭,从皮肤干皱到换做骨灰消散在空气中,地上仅剩的衣服成为丙钢唯一的遗产。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薛莹看着地上的布片发愣,喃喃地说:“怎么会是这种死法,连骨灰都没有…”

    “别害怕,我不会让你变成这样的。”

    “没事,以前陛下胡搞瞎搞的时候奴家都没怕过,这点场面算什么。”

    这样说话就尴尬,陈谦那些黑历史又被拿出来说事,一时间只能傻笑两声。发愣的时候薛莹摸走那张九封篆,捧在掌心仔细地看。原本的封字换成游字,墨黑色的文字中还有几丝光亮在游动,拿在手上感觉有点暖,薛莹后颈上的‘刻’字印又有些骚动的迹象,皮肤总有些痒痒。

    ‘也许仙印之间有所感应。’薛莹这般想着,手指在游字上慢慢临摹,接触时总能感受到后颈的异样。

    面对这情形陈谦没什么想法,反正被封的仙印自己研究过,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那牛皮只剩带进金光里封印这一个用途了。但在薛莹手中仙印亮了,从牛皮里冒出一个光球,和仙奴使出的屠魔令一模一样,薛莹吓得将牛皮扔到地上,那光球也随着移动,一直在牛皮正上方一尺的位置。

    光亮出现时陈谦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移开视线,在雷家村遇到仙奴放招时他都这样做的,以免被光中的信息吸引,失了神志。

    陈谦用手挡住光线,仔细观察地上的牛皮,随着光亮的发生牛皮在不断地消散,从原本的巴掌大小很快消到拳头大小,勉强包住‘游’字。在这样烧下去仙印就没了!

    “娘子快让仙印停下来!”

    “怎么做啊…”

    “你以前怎么关就怎么做,赶紧试一下!”

    没等薛莹迈出步子光球就不见了,那片牛皮也消散得无影无踪。陈谦盯着那块草皮发愣,一脸不敢相信。

    没了…莫名其妙就没了!一张门票很难攒的啊!

    “相公对不起,奴家不是有意的。”薛莹低头认错,看她可怜的模样陈谦也没法生气。

    “算了,再去抓就又有了。换个角度想想也不是坏事。至少这牛皮仙印是可以用的,等以后有富余,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挖出点有用的东西。”

    “相公真好,以后奴家绝对不会乱碰。”

    “走吧,办正事要紧。”

    没有面具,走在满是仙奴奇门的县城里还真有点慌。

    陈谦戴帷帽薛莹遮面纱提着竹篮,两人扮作寻常夫妻进城采买,陈谦注意周围是否有穿奇门衣服的人,薛莹一边在街边买点小物件扔篮子里,暗地里注意有没有仙奴的反应。

    沿着大道走近百步,薛莹突然停住,拉着陈谦的手往回走。陈谦虽然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但看薛莹神色慌张,也不多问,等到了城外薛莹才说明情况。

    “十八个仙奴?真的有这么多?”这数量把陈谦吓到了,要是能一锅端那直接发达了。

    薛莹可没那么乐观,又开始劝说:“太恐怖了,我们还是走吧。这么多人的护卫恐怕都不止六十个,也许很多奇门故意不穿统一的服饰啊,风险太高我们兜不住的。”

    “确实有可能,但错过这次再去哪里找别的仙奴?这么多仙奴聚在一起,恐怕周围几百里之内都空了。”

    “两年前你在榕城只能勉强对付金光门六人,即使你功力有增长,总不可能强大到应对十倍的敌人。奴家只会武艺,根本帮不上忙,相公你的胜算真的不够。”

    “我不会冲动的,现在就答应你没有把握我绝不出手。先回山里观察一天,看看具体情况在想办法。”

    “守备的情况不是摸清楚了吗?相公怎么还不死心…”

    “还有很多情报没搞明白,比如仙奴在院子怎么吃喝玩乐。”

    回到山顶时已经入夜,用一号的鹰眼观察县城仍然能看个一清二楚,陈谦盯着进出院子的人群,一直观察到第二天深夜,总算摸出一些规律。

    正如陈谦猜想的,有组织后的仙奴仍然是一群刚刚有力量的普通人,安定在一个地方后肯定会放松自己,尽情享受。两天观察下来,进出院子最频繁的果然是酒楼、戏班和青楼,而这些人里能接触到仙奴的应该就是青楼女,跟护卫接触最多的就属运粮送果蔬的酒楼老板,还好崇山县规模不大,这两门生意分别是两个老板掌握,只要能直接跟对方谈谈,挖出情报就很容易了。

    当天深夜陈谦背着薛莹翻墙入城,午夜时分青楼还很热闹,陈谦把酒楼蔡老板当成第一个目标。

    陈谦和薛莹都有不俗的武艺,轻松翻过蔡家大院一丈高的院墙,随后往内院移动,在路上遇到两人一组的巡夜护卫,打晕一个制住一个,问出蔡老板今夜睡在那间房后再敲晕。拖到角落处藏好护卫,两人继续潜行,按照护卫的指引果然在六姨太的房里找到蔡老板。

    两人一同潜入房里,分别将蔡老板和姨太制服捆住。

    成功后薛莹兴奋地在原地跳了两下,开心地说:“相公,我们做成了!是不是很像戏文里常说起的雌雄大盗!”

    “行动的方式像,不过我们可不是贼,把蔡老板吓晕就不好了。”

    蔡老板和他的姨太被五花大绑还赌上嘴巴,两人都是惊恐万分地看着不速之客,蔡老板一直发着呜呜的声音,像是在求饶、许诺。

    陈谦蹲下来说:“别担心,我这次来不求财,不要命,只是跟你要点消息,听说城里蒋家院子换了新主人,那里的饭菜都是你提供的,帮我打听下那些人的事不过分吧,能不能做到?”

    蔡老板立刻点头,脖子上的肥肉荡起好几次波浪。

    “很好,为了确保你听话,我得先上一道保险。”

    话一说完,陈谦掏出一张剖皮咒贴在蔡老板身上,随后便是一阵肉浪翻腾,两个女子觉得恶心,都扭过头去。

    从今夜起,崇山县注定不会平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