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二章 赶路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天残脚只有三式,冲、剃、浮,三招层层递进,必须将前一式修炼到极致才能领悟到第二式,学过天残脚的人大多只练会第一式,碍于这功法消耗灵气的速度,大多数人没把第一式修满就放弃了。如果是你的话,只要坚持下去,两世的时间应该就能练到第二式。”

    “余兄,既然这功法能靠日积月累去磨练,为什么练成的人会少呢?一世不成,多练几世不就会了。”陈谦心里还是有犯嘀咕,长老的功法真的靠硬磨就能学会?万一学个半吊子白白浪费时间可不好受。

    “光说没用,你看一次就懂了。”

    余成言把身上的物品放在马车上轻装上阵,在没人的大道上扭扭腰,压压腿,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路上漆黑一片,只剩陈谦生起那堆火有光亮。

    准备活动做了快一刻钟,随后余成言就在道上来回慢跑起来,单程一趟大概五十米,跑得也不快十几秒钟跟乌龟差不多,跑三四趟还没动作,就是一个劲在跑。

    这是搞什么名堂,陈谦有些郁闷地想要不要催一催,但是前辈做事肯定是有意图的,总不会无聊地消遣自己。

    注意力集中到目标身上,慢慢地陈谦看出变化,余成言跑得虽然慢但是动作很夸张,完全是按冲刺的步伐去调整,身体前倾越来越大,每次摆臂的幅度也很大,侧身到肩头跟膝盖在一个面上,奔跑速度也越来越快。

    目标又跑到另一端,陈谦等着余成言再次经过,却看到一团火焰在道上冲过,三秒还是两秒?一眨眼的功夫余成言就冲过五十米,等他到达终点时刮起的暴风才吹乱陈谦的头发。

    ‘厉害,这还只是第一式的速度,要是练到深处不得成瞬移了…’

    确认这是强力的功法,陈谦满心欢喜地去迎接师兄,可是到了终点发现师兄竟然躺在地上,摆成大字状气喘如牛。看到陈谦走进余成言尴尬地说:“一时脱力,躺一会就好。”

    怎么变成这样…陈谦有种即将被坑的感觉,等到师兄能起身了才扶着他回马车。

    “你现在该明白天残脚为什么难练,刚才我一共跑出三步,瞬间耗掉两世灵力,而且发功时身体是运转十世灵力在支撑的,所以收工时会特别累。”余成言坐起身喝碗水,接着说“除了身体的负担大,功法对动作的要求也很高,脚掌发力时灵气喷薄而出,从脚底、后背都有灵气在推动,其中的控制只有不停地练习才能掌握。等明天去弄些纸笔,我抄写一份功法给你。”

    “余兄,刚才我虽然有仔细观察,但你冲刺的那一段实在太快,完全没注意到,能不能再演示几回?”

    “别别别,身子吃不消,”余成言连连摇头,打死不干,“像我这样不精于修炼的,用上一回已经吃力,用上两回就到极限了。本来替小九跑这趟差事已经不妥,现在又有仙奴集结的消息,我更得尽早回去禀告。你放心,看秘籍就能学会,这功法关键在练不在悟,踏实去做就行了。”

    “好吧,那就听余兄的,我还想多问一句,这天残脚在会里轻功中能排第几?”

    “哈哈哈,功法虽有高下之分,但终究还要看是谁在用,单论轻功来说,天残脚怕是排不上名号,但三长老在九位长老中逃跑速度是第二快,连大长老都比不过他。”

    “这么厉害,那第一是谁?”

    “那当然是二长老了,他的影诀天下无双,一步百里不带夸张的。世上谁都能被抓,唯独二长老是怎么也抓不到的。”

    瞬间传送嘛,没想到当时在堂上的中年人有这么高的神通,据传二长老还掌管对付苦主的武器,当真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多。

    接着闲聊一会小九的事,时间很晚了,众人全都躺下休息,只剩边锋一号不知疲倦地守夜。隔天一行人前往下一个城镇弄到纸笔,余成言很快就把《天残脚》默写出来,倒是陈谦这边有些犯难,自己还是戴罪的身份,万一信件被白虎堂其他人拆了看,察觉到薛莹的身份可就不妙了。

    陈谦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婉转一点,在信中提出将那些天赋奇高的仙奴剥离掉仙印,再吸纳为同伴的可能性。如果隐龙会的前辈有做过这类尝试,小九应该会知道,如果那小丫头会错意,那只能回去当面咨询了。不过这一世到底有几年谁都说不准,还是得抓紧时间为好。

    离开镇子再次上路,到了分别的岔口,陈谦和薛莹下马车跟余成言道别。

    “不用远送,我有预感陈兄弟这次抓仙奴肯定能成功,完成任务记得回山里,小九一直念叨着你讲的故事。”

    “多谢余兄吉言,我日后一定苦练棋艺,争取多在你手下撑几回合。”

    “那再好不过了!改日再相见!”余成言一挥马鞭,朝北边赶路,陈谦夫妇一直目送他消失在道路尽头。

    等人没影了,薛莹拧着陈谦的胳膊问:“九姑娘是谁?”

    “快松手,快松手,你不知道自己手劲有多大吗!”

    陈谦疼的咬牙咧嘴,但薛莹依旧拧着胳膊肉不放松,继续逼问道:“还不说,看来一只手你不在乎,非得两只都废了才行!”

    “别乱发神经,跟一个十岁的女娃娃吃什么醋。”

    “十岁…真的?”

    “当然是真的,对天发誓!”陈谦三指朝天信誓旦旦,看了这幅模样薛莹才卸掉力道,逃离魔爪的陈谦赶紧躲到一边挽起袖子,小臂上一道青紫的痕迹触目惊心。

    ‘靠,老子要练硬功,让天下间没人能拧动我的皮!’陈谦在心里暗暗发誓,嘴上还是不露声色地说:“那丫头在深山里长大很傻很天真,是我们魔宗的第一吉祥物,你也知道我嘴皮子溜,在山里给她讲故事讲多了,小丫头就常粘着我。”

    “你有多少经历讲故事,不就是在皇宫里昏天暗地,胡作非为,讲给小孩子听也不怕带坏她!”薛莹埋汰一句,不给陈谦反驳的机会就钻进马车里。

    陈谦无奈,上车赶路,两个人隔着布帘继续吵嘴,时闹时笑,跟车轮咕噜咕噜的转响混在一起,倒也显得自然。

    这般吵吵闹闹赶了三十里路,两人来到崇山县外,那里藏着丙钢口中的五个保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