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一章 下棋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你想学轻功?这倒是稀奇,楚浩的引风诀,梁固的土行舟都是不错的功法,他们一样都没教?”

    “刚入门一个月碰上红竹沟事变,后来的事余兄都知道吧。”

    “那你还真是气运不佳,”为表安慰,余成言又端起碗干了一大口酒,“原来你入门的时间这么短,那复杂些轻功怕你也学不会,更别说现在还要去抓仙奴,现学现卖未免太小看天下人。”

    “余兄误会了,我的天分自己知道,不指望一下学到多高深的道法,只是撤退的时候总遇到城墙,岩壁,有些麻烦。”

    细说下去余成言才明白陈谦的意图,比如这一次在抓丙钢的时候,如果直接在城里动手,撤退时就得带人翻越五丈高的城墙,而且墙上还有弓手干扰。

    用七星步全力去跳才能勉强够到,但对身体负担太大,跳一次腿也就瘸了,毕竟转世之后身体素质从头练起,根本不像道法那样可以靠神识强行突破。即使成功,起跳点离城墙又太远,滞空的那十几秒钟陈谦无法躲避,很可能被射成刺猬。另外在城里躲开追兵时速度就提起不来,用笨拙的七星步很难摆脱敌人。

    “一门灵巧的轻功,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你只要能熟练运用金相神机百炼中的气化刀就行,气化刀裹在脚上就能破石凿洞,只要在城墙做出立足点,翻越过去不就是蹬两三下的。”

    “原来如此,就跟攀岩一样,而且能随心所欲。”

    “攀岩?算了,你能理解就行。”

    “不过余前辈,我还是想学一门轻功,技多不压身嘛。”

    陈谦厚着脸皮死缠烂打,遇到这么好说话的人,总得多交流交流才不算浪费机会。

    陈谦满怀期待地等余成言开口,想先听听他的条件再决定脸皮要不要继续厚下去。可没想到余成言卸下身后的方板,翻个面端正放在地上,竟然是一副围棋棋盘,他又从包袱掏出两盒棋子把黑棋子推到陈谦身旁。

    “来下棋吧,能让我认同你,想学什么功法都成!”

    余成言在四个角落下两黑两白座子,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开搞的架势,这下陈谦真的犯难了,没想到他是个祺痴,凭陈谦只上过初中兴趣班的水平毫无疑问是要被吊打的。

    不过机会摆在面前再难也得试一试,大不了就是闹出点洋相,说不定他水平不行只是好这口呢。

    一旦开始下陈谦就知道‘不自量力’是怎么写的。

    陈谦想一分钟落子,对方啪一声拍下一子。陈谦快速落子,对方又一啪一下拍过来。完全是跟电脑下的效率,不到两刻钟就输掉半数地盘,举旗告负。

    陈谦收拾棋子重新开盘,余成言但也没多话,又是啪一下跟上,他眼神懒散,坐姿松垮,完全一副提不起劲的模样。

    一局就把人摸透了,陈谦的棋力肯定比不过余成言,一个背着棋盘随时准备下棋的痴汉,只要智商正常这么多年玩下来实力绝非常人可比。陈谦知道拼输赢是没戏了,想办法勾起对方的兴致才有出路。

    下座子棋,布局永远是单调的对角星的开局,拼的就是中盘战斗,论杀棋的能力余成言之于陈谦就是阿尔法狗对小学生,杀力超出不止十二段,两盘下来陈谦没做活过一块棋。

    当余成言没了兴致准备草草对付第三局时,陈谦把四个座子提起来,在空荡的棋盘上拍下一子,落在星位。

    “余兄,这次我们来下没有座子的棋。”

    没了座子布局的手段就很多变化,先手更有先发优势,余成言倒是不介意,两人棋力差那么多,就算是让子他也有必胜的把握。

    陈谦第一手布局星位,这倒是从未见过的方式。两人连接下了几手,陈谦布局的思路跟这时代的下法完全不同,余成言慢慢地坐直身子,落子前思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他认真了,有戏!陈谦努力回忆以前学过的布局手法,争取尽量在开局占点优势。

    一旦开始中盘拼杀,陈谦很久就败下阵来。收拾一下棋子,两人很快进入下一局。

    陈谦所学的现代以速度布局为尊,强调的是紧凑行棋,手法多变,比如余成言不常占的星位,三三,五五都成陈谦手中的利器,用成熟的定式跟余成言缠斗,在初期场面上占到些便宜,虽然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但余的兴趣越来越浓。两人一直下到黄昏,直到薛莹端来热好的饭菜才停手。

    “痛快,痛快!好久没下得如此开心了,陈兄弟虽然棋力不足,但是很多奇思妙想值得借鉴啊。”

    “余兄有收获便好,在下棋艺不精,若不是余兄愿意陪我从空棋盘开始,让了先手优势给我。恐怕场面就一点都不好看了。”

    “没想到这趟苦差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事,值!你这朋友余某认定了,等用过饭菜我们再商量功法的事。”

    事情竟然成了,陈谦大喜连忙给余兄弟敬酒,这一顿吃得大伙都喜笑颜开,相当满意。

    等酒饱饭足,两人闲聊一会等饭菜消化差不多后,开始探讨功法的事。

    陈谦现将七星步演示一番,又展示自己的灵气储量,将周围五丈灵气吸干的吸星大法吸干,余成言拍手叫好,盛赞陈谦是他见过两世修行中灵气最强的人。

    “凭你这么厚实的灵气量,将来修炼下去灵力怕是要达到精怪的水准,而且你又擅长火相道法,有一门道法特别适合你,这是一门腿功名作《天残脚》,是三长老悟到的功法,冲势极强运功时双脚能踩出火云,凌空踏步,用来对敌也是强力的杀招。”

    这听起来好像见过啊,难道是皇宫那个偷酒贼?陈谦忐忑地问:“学会天残脚的人多吗?”

    “很多,但能用好的不多,比起其他的功法天残脚消耗灵力偏多,若是要发挥出凌空踏步的优势消耗的灵力更是海量,如果让轻功占用太多灵力,那对敌时就会束手束脚。只有像你这样灵力上限很高的人才适合练。”

    “那我再问一句,学会的人当中有酒鬼吗?比如说馋到去皇宫偷酒的地步。”

    “那妥妥是三长老啊,”余成言大笑起来,目光向上飘像是在回忆某人,“他偷贡酒都成习惯了,当真是无酒不欢的人,恐怕人生里只剩下酒了。”

    原来那偷酒贼就是三长老,那还真是奇妙的境遇,当初在归云楼上许下的小心愿没想到会在今天实现,陈谦定下决心,接受余成言的建议。

    “那就拜托余兄传授我《天残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