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九十章 信差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恐怕来者不善,你赶紧躲好,我先前面看看。”

    “相公小心,要是打不过我们立刻掉头跑。”

    “知道了,你先躲好看我的手势再行动。”陈谦停下马车,独自走过去。

    观察道路两侧的情况,这边是一片开阔地,除了土路就是低矮的草丛,藏人的可能性很低。陈谦开启神眼观察一番,路边、地下都没有活物,能动的只有眼前这两个人。可再仔细探查,陈谦发现那高个子和常人不同,四肢和头部都不像有灵力流动,心脏的地方有一团光亮在闪动,而且蕴含的力量很强,强的刺疼陈谦的眼睛。

    我去!真的打不过,不说那个高子子,连身边这个丹凤眼都很强,身后背着一块四四方方的物件说不定是法宝,虽然判断不出他的修为,但在灵力储量上已经高出陈谦一大截。该死,神眼清晰探查的范围还是太短了,只剩六丈远能逃得过吗…

    在陈谦冷汗直冒时对面丹凤眼倒先开口,他高喊道:“莫愁不开怀。”说完抬手一个请的动作。

    这是要对暗号啊,陈谦回忆起梁固说过的暗号,小心翼翼地回道:“二楼出人才?”

    那丹凤眼一拱手,下马向前走了三步站定。这个意思是轮到陈谦出题,他来回答。

    这种暗号都能对,陈谦心中大定,对方肯定是深受创派先贤教导的同道中人,陈谦的声音也洪亮许多,喊道:“宝塔镇河妖!”

    “提莫一米五!”对完暗号,丹凤眼领着高个快步走来,到了近处才低声说:“在下白虎堂信差余成言,受九姑娘所托将边锋一号、她的亲笔信和一件长袍交给陈兄弟。”

    “边锋一号?”

    “九姑娘的傀儡兵器,就是我身后这一位。”

    陈谦又走进一些才看清边锋一号帷帽下的脸,一张苍白的大叔脸,跟路人无异,可边锋一号的双眼明显不是人的眼睛,比起上一世阿呆的凶恶虎瞳,一号的眼睛更像雄鹰。再用神眼观察一下,果然跟阿呆一样全身都写满篆文,是一台复杂到至极的道法傀儡。

    “小九还真是贴心,竟然真的派一个傀儡来给我打下手。”

    “九姑娘很重视陈兄弟的,这一趟她是瞒着七长老悄悄拜托我的。”像是看穿陈谦的顾虑,余成言又说道:“陈兄弟放心,我本人也很欣赏你在禹州的功绩,确实如九姑娘所言,你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余兄妙赞了,如果不着急,我们找地方坐会喝点小酒?”

    “那再好不过,我就厚着脸皮蹭兄弟一顿饭了。”

    陈谦回马车上接着赶路,顺便拆了小九的信。原来小九两月之前就做好边锋一号,之所以没立刻送过来是想等隐身衣做好一起打包,没想到陈谦超级能折腾,隐身衣刚做好陈谦就把禹州搅得天翻地覆,七长老因此下令不许小九外出。只能等到余成言回白虎堂复命时,小九托他将东西带出来给陈谦。

    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才遇到一处农庄,没有酒家陈谦干脆打了一坛好酒,买上五斤羊肉继续上路,走到僻静的地方才停下马车摆开碗筷。

    “招待不周,请余兄见谅。”

    “无妨,我这样信差常年在外面跑,野菜野果子吃多了,这一顿有酒有肉已经很好了,”余成言大大咧咧地坐下,端起一碗酒干到底,全当润润喉咙,笑道“会里的事不能外传,在城里人多眼杂,还真不如郊外好谈天。”

    这余成言长得斯斯文文,喝酒说话倒是透着一股豪爽,客人都不拘谨,陈谦这个主人也就放开了。拉着薛莹向余成言介绍说:“这是我在禹州结实的道侣。”

    “陈夫人,在下有礼了。”

    薛莹回礼,说道:“余兄和夫君慢聊,小女子去打点手下。”

    等薛莹走远,余成言才调侃道:“陈兄弟好福气,搅得禹州满城风雨还抱着美人从容而退,当真是好手段!”

    陈谦担忧说:“余兄就不要作弄我了,我是在白虎堂听小九说有人用此法钓仙奴才决定效仿的,难道长老会又不同意了?”

    “兄弟多虑了,以一人之力抓十个仙奴,这个方法算是最实在,只不过经过这一次风波,禹州的仙奴变多,隐藏得更深了。白虎堂的兄弟没法借道禹州,少了一块据点大家觉得有些可惜而已。”

    “那就好,其实我还有别的事向余兄请教。”

    陈谦询问白虎堂这一世的会址,还想着集齐十道仙印回会换符石,经过余成言解释一番后才知道不用这么麻烦。白虎堂相当隐龙会的后勤保障部,只要陈谦将仙印上交到白虎堂的据点,不出三日就能从据点处换到符石,而这些据点遍布在景国的城镇中,城一级的大都市绝对会有,县一级的城镇中有三条大道交汇的点也会有,乡一级的城镇基本没有。具体拿盖州举例,边境上军事要塞这种大城是不设点的,往东推移主要的四座大城都有设点,盖州与禹州、云州交界的地方一些交通重镇也有设点。不过经过陈谦这么一搅和,禹州的据点已经全部放弃了,盖州的据点也撤掉一半,信息网全面朝贺州收缩。

    “照余兄的说法,这一世的中心会在贺州?”

    “从地图上看很有可能,即使在禹州也没关系,虽然我们撤掉哨站,但总部还在龙泉山脉中,穿越山脉冲进禹州也就一天的路程,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另外这五个月里我还了解到一个情况,仙奴有大规模结伴行动的迹象,他们好像在找有‘念’、‘养’、‘照’字印的仙奴。余兄对此有什么看法?”

    “你详细说说看。”

    陈谦把薛莹、丙钢的见闻说成是从其他仙奴嘴里撬出的情报,还拿出两张封印的仙印展示给余成言。

    余成言沉思良久,又灌下一碗酒说:“我虽然没参与过抓捕仙奴,但听前辈说过仙奴抱团游走绝对不会有好事,这个情报等我回到据点会尽快上报的。”

    “那余兄返程时能否帮我带封信给小九?”

    “举手之劳,陈兄弟准备好书信,我一定帮你带到。”

    “那就先谢谢余兄了,”陈谦干掉一碗以示感谢,拍了好几下胸口才把酒气压下去,搓着手厚着脸皮问“小弟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余兄既然是信差,轻功一定很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