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九章 赶路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冲向山坡,一靠近直接扔出六枚爆竹,巨大的火焰在包围圈外炸开,将围着丙钢的散修炸的全身是火,处在中心的丙钢也受重伤,只有破戒僧挥着法铃喝出一声佛心抵消火焰,但看他弓背力竭的样子显然消耗极大。

    看还有站着,陈谦又扔出两枚爆竹,一前一后炸开将破戒僧烧成灰烬。随后对着地上还有气的散修一一补刀,确认只有丙钢一个活人后才招手让薛莹下来。

    薛莹牵着马下山坡,看见陈谦把炳钢搬到草地上,还给他包扎伤口,觉得有些奇怪便问道:“相公,为何不取他性命,留着他做什么?”

    “听到个有趣的消息,留他一条命也许能换个大丰收。”

    原来炳钢在一个月之前曾经碰到一伙人,他们是主动找上门,大概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五个仙奴,剩下的都是保镖,他们在找‘念’、‘养’、‘照’字印的仙奴,顺带吸纳仙印力量充足的人进组织,炳钢经历过一次迷雾仙印力量所剩无几,身上又是‘浪’字印,想加入组织都不行。但炳钢借口送盘缠送特产,给那伙人中五个保镖种印,现在还能感知到那五个人方位,应该就在百里之外。

    ‘一次抓五个,这可是笔大买卖,做成了这一世的债就还清,向会里询问解除仙印也能更有底气。’

    “这样的人奴家也遇到过,”薛莹的话打断陈谦的想象,细问下来才知道薛莹说的是另一伙人。

    这一世薛莹是在北方醒来,朝着陈谦的方位一路向西,边走边拿着画像找瑞儿。在穿过湄洲准备乘船渡江时遇到一大伙人,五十多个人簇拥着十个仙奴登船,那些仙奴有老有少,统一穿素白长袍,连发带,鞋子都是白色的,在人群里很扎眼。

    薛莹第一次遇见这么多的仙奴一同行动,还以为他们是找魔宗打架,便搭乘另一艘船跟在后头想着蹭份功勋,可他们进入贺州后转向西北,往彭州进发。而且路上一进城市就分成三队,沿着城中主道扫荡过去。当时薛莹没弄明白,而且离陈谦越来越远,跟了两个城镇就放弃追踪他们。现在想来那伙人很可能也在寻找有那三个字的仙奴。

    “念,养,照,这三字仙印有特别的用处吗?”

    “奴家不清楚,仙奴命短一开始知晓的也只是自身的能力,奴家对于其他仙印能力并不清楚。也许魔宗还知道得多一些。”

    “确实有可能,等到了贺州榕城跟组织接上头才能知晓。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去把那五个仙奴抓到手。”

    “相公,那五个人有一批高手护卫,估计都得过仙印的好处,像今天的计谋可不会奏效了。”薛莹皱眉说道。

    “办法再想就是了,下药,布陷阱,围杀,总能有一招奏效。”

    “依奴家看不如这样…”

    两人热烈讨论坑杀仙奴的策略,丙钢听得一阵心寒,特别是察觉到男的是魔宗,女的是仙奴后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三观尽毁。不甘心地问薛莹:“姑娘明明是仙师,为何要委身魔宗,残害同胞?”

    “同胞?这身份又不是我自己选的。”薛莹拔剑出鞘,挑断丙钢的手筋脚筋,让他疼得只顾着哭喊,薛莹听得生厌又一脚踹晕他。

    陈谦倒没同情敌人,只不过丙钢废了赶路不方便让人发愁,抱怨说:“出出气就好了,现在这人成了废物,带上路多麻烦。”

    “正好换马车,到前面镇子上买两辆马车,再雇一个聋哑的车夫照顾他就行。成天骑马太累了,而且马车在城外也能休息,路过村庄时奴家可以接着赶路,相公可以拿着画像找找瑞儿,也不耽误事。”

    “行,都听你的。坐马车也好,下一次动手前还需要做不少准备。”

    商量好后两人就前往下一个小县城,按照计划买了马车,雇了一个耳聋的少年当车夫,薛莹安排马车的事,陈谦进城采买牛皮,绸缎和黄纸准备做更多爆竹,还拿着瑞儿的画像询问一圈但没有收获。

    准备妥当后两人再次出发,顺着丙钢所指的方向前进,沿途除了找寻瑞儿,陈谦还特意打听那一批仙奴的行踪,果然打听到一些踪迹,看来丙钢还真希望那五个人能换他一条命,没有撒谎。

    旅途除了山林便是黄土,陈谦一心赶路但也不在意沿路的风景,休息的时候还会让薛莹做些测试。

    经过新安县那一晚,陈谦危机感提高不少,带着薛莹一起,搜寻仙奴确实方便不少,但是一到战斗时候陈谦就得分神照顾她。万一有遭遇战没法从容应对时薛莹的安全就成了难题。

    为了考验她的战力,停车休息时两人就拿树枝当剑演练起来,经过仙印的加成,薛莹的气力提升很多,挥剑的力道已经接近陈谦,也有与人生死相博的经验,出手狠辣一点不虚,但是刻字印没有让薛莹觉醒道法的天分,五行道法陈谦教了两轮,薛莹一招都没学会。

    五行道法全军覆没,正在陈谦不抱希望的时候,薛莹把玩陈谦写的篆符时竟然引燃一张火符半成品,那是张还没有灌入灵气的篆符,薛莹盯着那篆文看,看着看着灵气流转,竟然将篆符补完了。

    被仙印选中的人果然有极高的天份,薛莹在篆符上的天资至少甩陈谦两条街,若不是靠着作弊一般的神眼,陈谦连一层九封篆都学不会。

    有了方向陈谦就知道该怎么教了,默写出《篆符初解》和《灵阵十八套路》当教材,再传授一些自己的经验。薛莹上手很快,十天不到就能写简单的篆文了,陈谦看得感受到老天爷莫大的恶意。

    自从薛莹学会篆符精力就有处发泄,经常从车窗向外扔出一些小火球,小水泡,吓得野兔行人全都一跳一跳的,连忙躲闪。

    陈谦则在赶车的同时琢磨着怎么改进爆竹,虽然爆开的火焰声势浩大,但是实际的杀伤力并不乐观,抢夺丙钢那次战斗中用了八枚爆竹才结束战斗。敌方大多是被炸伤,还得补刀才能结果他们。

    ‘终究是杀伤力不足,要是能做成暴雨梨花针的效果就完美了。’

    正当陈谦发挥想象力时,心头突然一阵激动,像是察觉到什么东西。站起来望向远处,前方的路被拦住了,两个男人骑着马挡在路中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