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八章 黄雀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房外两个黑衣人猫着腰点着脚尖,小心翼翼地靠近陈谦的房间,刚捅破窗户纸准备将迷香吹进屋里,房间竟然突然打开,只见人影一晃,望风的黑衣人腹部被踢,整个人都飞起来,在窗口的黑衣人察觉不妙,刚拔出匕首就被人打中后劲,双眼一黑晕死过去。

    陈谦解决掉两个小贼,探查下四周没发现别的同伙,随后一手一个将黑衣人拎回房间。

    将黑衣人捆好,点上油灯,两巴掌拍醒一个。等黑衣贼醒了看见架在脖子上的钢刀,小贼立马开始求饶:“小的做贼只是想谋财,求大侠饶命!”

    “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派你来的?”陈谦摆弄刀尖,在小贼耳朵上割除一刀口子,吓得小贼狂喊饶命,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从薛莹换了女装上街后就引起当地人流氓的注意,跟了一路发现两人买东西大手大脚,他们是一对肥羊的判断就深入人心,但陈谦有刀,而且独自行走的刀客都是硬点子。在盖州地界上多的是其貌不扬的高手,光凭这些表象心动的家伙不少,敢动手的还真没几个,直到他们在酒楼打听丙钢的事。

    原来丙钢真跟新安县的散修有牵扯,这里的地头蛇是绰号笑面佛的破戒僧和一个叫千人斩的刀客,丙钢通过献出一份内力修行的功法《凝气决》得到两位的认可,将县里所有大米生意交给他打理。那丙钢自己也很有手段,得到首肯后鲸吞其他商贩,把粮食生意越做越大,进贡的钱财多了两位首领就满意,丙钢也得到类似黑道大总管的地位。

    外地人打听丙钢的事,消息很快从小二传到地痞那,随后又传到破戒僧耳中。这两个小贼就是破戒僧派来探路的,要是得手就按道上的惯例处理,要是失手就当敲打一下,如果陈谦识趣赶紧滚出新安县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识趣,破戒僧就要动真格来对付陈谦了。

    “两个毛贼失手被擒还想着活命,”薛莹语气冰冷,拔出长剑就要动手,“相公不用听他们狡辩,无非是想搬出上家换得苟且,现在杀了你们,我们夫妻一样能平安走出新安县。”

    陈谦摆手制止薛莹的冲动,拿着抹布堵上两个小贼的嘴:“夫人别急,留着他们还有用。”

    封好嘴巴,又用绳子把黑衣人的手脚系在一起,让两人后背犯弓,在地上摆出两个圆圈。看陈谦这般折腾,薛莹相当不理解。

    这是让他们尽量少扭动身子,不然闹出太大动静会惊动其他人。

    等陈谦给他们贴上剖皮咒,薛莹才明白动静小是怎么回事。两个黑衣人在地上发疯地抽搐,但脊背本来被绳索拉紧,他们用尽力气挣扎就像虾儿离了水,一弓一缩,频率非常高,肩头膝盖的衣裤一会就磨破掉。

    看他们蹭地板都磨出一片血,全身被汗水浸湿,陈谦才停止施咒。

    “滋味不好受吧,不想再受罪就替我做三件事,事成之后我解开咒术,你们也会得一笔好处,听明白了吗?”两个小贼疯狂点头,陈谦这才接着说,“明天你们回去复命,就说失手被打,然后你们去雇一些人把消息散播开…”

    清晨县城门一开陈谦就带着薛莹离开客栈,走之前在墙角扔了把小刀,让那两贼自己挪过去拿刀解绳。

    出了城,两人找一处最近的农庄住下,而新安县正按照陈谦的剧本,传出一道流言。

    谣传丙钢身上有大秘密,那《凝气决》不过是秘密中极小的一部分,传说丙钢曾在湖边得到仙人恩赐,将神通道法化作一道文字刺青刻在丙钢身上,得刺青者得仙缘,修身入圣得道飞升指日可待。

    谣言传开,街头巷尾都在议论,但是丙钢还是活得好好的,倒也没受到影响。

    “三天了,虽然谣言传得广,但这丙钢很沉得住气就是不出城,相公难道我们要一直耗在这?”薛莹一边砚墨一边抱怨着,农庄毕竟比不上城里舒服,为了不惹人怀疑她都一直闷在屋里,小情绪飞速积攒起来。

    “只是谣言当然没多少杀伤力,毕竟是从我们这里传出去的,那两个地头蛇又不傻,多半是不信的,刺青容易印证,但有没有神通道法谁知道呢?”陈谦写着《烈焰掌》残卷,完成最后一笔后对照账本上的字迹,满意地点头,“但加上这两份功法,由不得他们不信,等明天新安县就热闹了。”

    薛莹接过刚写的功法看了一会,《烈焰掌》残章的字迹果然跟丙钢的字迹一模一样,忍不住说:“相公歪点子真多,以丙钢账本的字迹写功法残卷,这陷害的手段太粗糙。”

    “管用就行,反正这《烈焰掌》和《土桁甲》的残卷已经在禹州用过了,拿出来再卖一回也无伤大雅,冤死在本王御笔之下也算他的造化。”

    等《烈焰掌》、《土桁甲》的拓本经那两个惯偷交到破戒僧手里时,破戒僧一练就知道是真品,而且中了剖皮咒的小贼一口咬定是从丙钢卧室里偷出来的,破戒僧终于坐不住,点齐兵马杀到丙钢家里。

    面对以假乱真的字迹和破戒僧贪婪的眼神,丙钢也知道对方已经确信仙印是真的,再怎么辩解都没用,更何况仙印的法力确实是真的。但丙钢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凭屋里布置的机关拖延片刻,随后就通过挖好的地道逃出新安县。

    三只响箭射向东南方向,看到信号的陈谦薛莹立刻上马追去。追了半天两人就发现正在大战的两队人马,陈谦和薛莹远远地站在山坡上观战,坡脚下丙钢这一方的马匹已经被射死,丙钢和手下三个徒弟正被破戒僧一行人追赶着。

    丙钢回身双掌拍地,土地如同大海般掀起波浪,连续三波涌动让飞奔的马匹全都绊倒,双方落到地上开始白刃战。丙钢带的三个徒弟虽然勇武但架不住人多,拼死两三个武修后就被砍杀。十几秒后只剩丙钢被十个人围在中间垂死挣扎。

    “你留在这,等我下去把他们收拾了。”陈谦下马掏出爆竹准备动手。

    “相公小心,那破戒僧的佛音有点难缠。”

    “夫人宽心,连黄雀都当不好是不存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