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七章 访客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仙奴,这么快就发现一个,这到底是她要坑人还是单纯的运气好,

    “我们赶紧出城,对方肯定也察觉到我了。”

    “没事的,”薛莹拉住陈谦,镇定地继续走,“奴家能探查到七十丈外的仙奴,对方还没察觉到奴家,肯定也没察觉到相公。”

    ‘刻’字印的能力嘛,实际用起来真是方便,可对方也能察觉到二三十丈内的魔宗,一旦接近很可能会暴露自己。

    魔宗面对仙奴还是处于劣势,要是没有薛莹这个大号雷达,现在自己就是被狩猎的一方了。

    “相公,要不要动手?”薛莹轻柔地说着可怕的话,让陈谦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他的相貌,势力,有点难办,”陈谦皱紧眉头,在新安县他俩是陌生人,可仙奴也许扎根几个月,说不定混成帮派头目了。不过困难再多这种机会也不该放弃,抓一个赚一个,谁让陈谦欠的债多呢。

    “先弄清楚再动手,”陈谦环顾四周,指着二十丈外一座四层高的酒楼,“我们上去看看,也许能发现他的踪迹。”

    两人走进酒楼,薛莹选座陈谦点菜,打发走小二后两人看向仙奴的所在地,那是一座大院子,隔着四十丈距离更能看出院子的规模,院子里的主屋是两层的木楼,仙奴就躲在里面,院子里没有假山池塘,反倒是一车车货物整齐排列着,很多短褂工人拉着货物进进出出。

    “看来是户商贩,这样也好,容易查清楚。”

    “为什么商人就容易查?”

    “好不好查,还是要看他转生后的机遇,如果四个月仙奴只是个小商人,短短时间里就家产翻倍,住进这样的大院子里,那这个传奇商人肯定就是仙奴了。”

    “仙奴也可能是商人的老婆啊,一个好的贤内助帮丈夫走出事业低谷,这才更成佳话。”

    面对抬杠陈谦只能沉默以对,动筷吃菜,刚吃一口牛肉就被辣的不行,赶紧灌碗凉茶润润喉咙。

    “相公吃相还是没变,一夹就是一大口,盖州菜可不是这么吃的,”薛莹笑得花枝乱颤,陈谦舌头吐得越快她笑的越欢,薛莹被狠瞪几眼才捂住嘴巴。

    “这个卤兔头很好吃,不辣的,相公快尝尝。”薛莹递过来的兔头油光发亮,一看就是盖州极品兔头,啃层皮都得辣掉舌头,这不是辣的骗小孩呢?

    陈谦异常抗拒,薛莹端着兔头从对面坐到身旁,继续推销:“相公试一下嘛,五香味,很好吃的。”

    这肯定是香泼麻辣味,还是变态辣的!此情此景分明是宫里场景的重演,薛莹不忌口,很多美食陈谦吃不惯她都品得津津有味,也就常有皇后恃宠成骄,追着皇上喂食的情景。

    “真…真不能吃,辣的就够难受,更别说这兔头,接受不了。”陈谦连连摆手,但薛莹还是固执地把兔头放在碗里。

    “相公不吃,奴家不开心,心有闷气不得疏解,连眼睛都有些酸了。”

    这冤家掐着七寸使劲,让陈谦不得不从,而且周围单身狗的怨念把四层染得乌烟瘴气,有一桌两个汉子直接摔了杯子跑下楼去,再跟她纠缠下去怕是要伤及狗命了。

    陈谦只好硬着头皮干掉一块兔头,辣得舌头都没感觉。薛莹在一旁帮倒凉茶,笑得很开心。

    四个辣菜吃了两个时辰,直到天黑陈谦和薛莹才下楼回客栈,关于那仙奴所在的院子陈谦向那小二打听清楚了,果然是个暴发户的故事。

    院子现在的主人叫丙钢,四十岁出头,原先只是个卖米的小商人,家底还算厚实,但是绝对买不起那大院。三个月前这丙钢突然发了财,县里的粮店被他一家一家吃掉,没过两个月就成了龙头了。听说丙钢发财的手段不光彩,跟那些亡命散修有关系,靠硬手段吃下商铺,背了不下二十场官司。

    ‘看来这丙钢十有八九是仙奴,不过这人小心得很,出门都有保镖跟随,在城里动手动静大了点,有些难办。’

    陈谦在房里来回踱步时,薛莹坐在梳妆台前搭配着首饰,时不时喊陈谦过去点评一下。

    “别折腾这些小玩意,你这么漂亮哪还需要这些俗物。”

    “听相公夸赞奴家很开心,可是奴家会变老的。”

    话音刚落陈谦就觉得气氛骤冷,马上就要面对十万大军的紧张感油然而生。

    “你说什么傻话,我们都还年轻,哪需要想几十年后的事。”

    “奴家今年二十七岁了,可相公还是少年模样,”薛莹走到近处,鼻吸呼到陈谦脸上,“近看更觉得奇妙,相公果然保持着二十岁的容貌,比起两年前都显得稚嫩,这就是魔宗功法的奥妙吗?”

    “不是的,这是转生法门带着记忆重生,方法凶险万分,一旦有差池就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

    “果然,你是代替严颂和奴家相守。”

    陈谦心里一紧暗叫不妙,女人的直觉还是可怕,让人不得片刻安宁。

    正以为薛莹要发飙,她却又坐回梳妆台前,边摘耳坠边说:“奴家还是更喜欢相公,相公今生用的是什么名字?”

    “陈谦。”

    “好记,奴家记住了。”薛莹把首饰收拾好,又开始保养长剑,“相公打算怎么对付那个仙奴?”

    话题转得陈谦跟不上,不过她没过多纠缠倒是好事。陈谦想了想,说:“再观察一天,最好能打听到他出城的规律,在城里动手风险太高。”

    “怪奴家学艺不精,只会些武功,拖累相公了。”

    “即使我单独出手,想成功逃出城也非易事。”陈谦没学过飞天遁地的功法,在跑路这一项上一直都不出色。再带着薛莹跑就更吃力了。

    让薛莹先出城,事成之后再与她汇合应该是比较好的办法。但风险也不小,谁知道这新安县里藏着多少疯狗。

    “早点休息,明天还得靠你发挥。”

    收拾完行李两人合衣而睡,薛莹很快进入梦乡。陈谦闭目养神,运转灵气强化筋骨。多年的独自闯荡让他始终保持一份警惕,入门修道之后更是能运转周天修养,完全睡着的时间更短。

    到凌晨两点,陈谦因门外的脚步声惊醒,仔细辨认,有两个人在窗外停住,然后就听见窗户纸被捅破的声音。

    玩下迷香?你们还差得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