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六章 同行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瑞儿,真能找到又有什么用,他已经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哪会记得前世的父母?’

    陈谦虽然想说真话,但看薛莹期待的神情,想到她从养尊处优的皇后乔装成行走江湖丑八怪,为的就是找到瑞儿,如果说出真相她会不会当场崩溃掉?

    ‘万一她认定我在骗她,觉得我是为了推卸责任编出瑞儿失忆,那后果不堪设想。’

    在‘刻’字印的能力下陈谦只有躲进白虎堂寻求庇佑才能生还,可自己入金光转生的机会也会没掉,万一出现这个局面,解决的方法就只有今晚将薛莹…

    抉择太过艰难,虽然只有几秒钟但陈谦已经在心里斗争了无数次,最终还是觉得下不了手,只能先将薛莹稳住。

    “人海茫茫,想找一个孩子太难,即使我们分头找成功的希望也不大,还是张贴告示,委托镖行、官府寻人更有效率。”

    “相公不是皇帝,奴家也不是皇后,以我们两现在的身份,那些官绅才不会尽力办事,如果找镖行又得耗费大量的钱财,即使打劫富商都不一定够用,恐怕要抢一次钱庄或者劫一回生辰纲才够,可事情闹太大万一被官府通缉,那我们反而会处处受制。”

    薛莹认真地思考,打劫、抢钱庄、生辰纲等黑话一个劲往外吐,毫无迟疑的表现让陈谦惊叹不已。

    思维转变得真快,完全没有皇家贵族的矜持了,看来这两年她是真的受过不少罪。

    “魔宗有用不完的钱,不过我现在背着人命,师门不会给。”陈谦不想透露隐龙会的名号,只好顺着薛莹的叫法称师门为魔宗,“而且现在最要紧的不是瑞儿,你的仙印已经快消散了,得先想办法续命,不然找到瑞儿后怎么办?让他再尝丧母之痛吗…”

    “可还有什么办法…两年前那些魔宗奴家都差点对付不了,更别说那个怪物,”薛莹抱着手臂,身子微微颤抖,“奴家追到榕城时看见了,那个人身上的光跟个小太阳一样,一靠近全身像被泼了开水炙热难忍,那个怪物就是魔宗的长老吧,恐怕只有长老的功勋能补满仙印,可奴家想不到世间有谁能对付他们。”

    “不一定要按千字真言阵的法则行事,还有别的办法,”陈谦从行李中翻出一块仙印拿给薛莹看,描述它的功用和几次实验的过程,吓得薛莹连跳两步躲得远远的。

    “相公你为何拿出这种恐怖的兵器,难道你真想炼化奴家?”

    “不是的,用篆符有办法剥离仙印,”陈谦决定撒一个谎,用最坚定、有力的口吻说,“魔宗和仙奴相斗数百世早就将仙奴研究透了,我学的这种是将仙印封印,还有一种篆符能将仙印剥离身体,不会伤到仙奴。”

    薛莹思量片刻,又警惕退了一步:“不对,这种篆符对魔宗来说没有好处,而且就算有,你为什么没学?”

    “因为我根本没想过会再遇到你,”陈谦扔下仙印,慢慢走过去,“我从零开始,光是学会九封篆就耗尽全部气力,我完全没想到会有今天的重逢,更别说之前我还怨恨着你。”

    陈谦把薛莹抱住,不顾她的反抗锁紧双臂:“到现在我才想明白你的苦衷,被选为仙奴错不在你,为了活命找回我们的儿子,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于无奈,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怪你,你犯的错我来还,你身上的咒我来解,这才是丈夫应该做的。”

    “混蛋…相公怎么变得这么多…以前的相公不会说这些,”薛莹抱紧,大哭起来,“来之前奴家还想相公身边还会不会有同门,奴家真是…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坏女人!”

    “不管好坏,你都是我妻子,我没休妻就有权利把你管得死死的,以后你没机会使坏。”

    薛莹点点头,更像是拿额头撞,捏紧拳头一下一下敲陈谦的胸口。

    总算让她平静下来,想撞想打随她去吧。陈谦虽然这样想,但很快就后悔了,抱个啄木鸟在怀里,一会儿胸口都没知觉了。

    夜还很长,月色正好,还是换个姿势吧。

    ---------------------

    带着薛莹赶路,原先的计划就全乱了,陈谦现在只能调整方向找白虎堂的据点,如果能联系上小九或者七长老就能知晓更多篆符的写法。

    陈谦撒的谎不全是凭空想象,在学习篆符的一年半里确实听说过有单纯剥离仙印的篆符,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效果,对仙奴有多大副作用,陈谦都不清楚。只能先联系上组织再说。

    选择相处多年的妻子,得罪那些结识不久的同门,为了避免陷入两难的境地,陈谦只能全力隐瞒薛莹的身份了,见过薛莹真容的只有刘进,楚浩,在帮薛莹摆脱仙印之前绝对不能跟这两人碰面,尽量不回隐龙会才是上策,最好是能让小九出山,那问题就全解决了。

    陈谦一路都在烦恼着,薛莹倒成了无忧无虑的花蝴蝶,进了县城后就到处买买买,换回女装的她就是一道难得的风景,穿着艳红的长裙惹火整个县城。

    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陈谦也越发觉得不自在,他一身落魄剑客的打扮跟美丽动人的薛莹站在一起,更像是富家千金和仆人,千金偏偏拉着仆人的臂弯,让吃瓜群众浮想出无数传奇。

    “别买了,三套衣服够换,买那些耳坠发钗有什么用……”

    “难得有相公当保镖,奴家自然想穿得漂漂亮亮,相公当真以为奴家喜着男装?前面就有首饰铺子,再去看看。”

    拗不过薛莹,陈谦只能认命地跟着走,在心里劝自己说一天,就浪费一天,绝对只有一天,

    在薛莹挑首饰,跟老板讨价还价的时候,无聊的陈谦只好把目光投向街上,看看来往的人群。

    这个新安县是典型的盖州城,明明是个县城但城镇的规模远比其他州大,跟沿江的贺州相比,盖州的县城规模相当两个贺州县,城墙很高守军也非常多,光这一会儿陈谦就目送两队巡逻的士兵。

    兵士多不见得治安就好,盖州没有宗门奇门,反而成了凶徒的埋名地,也许烧饼店的老头就是华山弃徒,卖猪肉的屠夫曾经是断崖派的刀王,就说那正在跟妻子绕弯的首饰店掌柜,手指关节粗大,身材精瘦气息绵长,八成有擒拿,短打之类的手艺。

    虽说盖州民风彪悍,但这么多练武者挤在一个县里未免有违常理,之前的包县就正常多了。

    说到底只是路过这里,陈谦也没想探究太多,等薛莹挑好首饰银子一扔,两人就准备回客栈休息。又走过两个街道口,薛莹突然拉着陈谦停住,陈谦正觉得奇怪,薛莹附耳说道:“相公,奴家发现一个仙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