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五章 夫妻夜话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是她,肯定是她!’

    陈谦第一反应就是往歌声的反方向逃跑,没想到经过金光转生,身体重构之后还是躲不开她的追踪,是在逃往盖州的路上暴露了吗,还是在禹州雷家村时就被盯上了?

    思绪越理越乱,但陈谦越思考就越冷静,一条不可否认的事实摆在面前—薛莹有办法找到自己,而且这次很可能不是来杀人,不然让手下悄悄封锁这片山林陈谦就插翅难飞,根本不应该用歌声让自己警惕。

    即使今天晚上逃掉,没弄清薛莹的手段早晚肯定还会被追上,而且下一次她就不一定会怀着善意,越想越觉得在意,陈谦大喊一声‘该死!’,转头寻着歌声飞奔过去。

    一路狂飙,陈谦跑到林间湖水旁,借着篝火看见坐在湖边的人,她穿着一身黑色束身劲装,长发放肆地散在肩头,一把长剑就插在一臂之外的泥土里。听到树丛的声响,她回头一望,伸向长剑的手又轻轻放下,笑盈盈地说:“陛下好慢,臣妾还以为得再唱一曲。”

    陈谦快速冲过去将长剑踢进湖里,拔刀反手一挥架在薛莹肩头。但薛莹只是愣神一下,随机又笑出声来,两指捏着刀身想推开,但陈谦的刀却纹丝不动。

    “陛下不用担心,凭陛下教训土匪的身手足以纵横江湖,哪还需要怕一个小女子,还是把刀收起来。”

    “你果然一直跟着我…”陈谦握紧刀,刀锋贴上薛莹的肌肤,“到今日的地步,你还出来见我做什么?”

    “夫妻俩叙叙旧,非得这样剑拔弩张?”薛莹语气渐冷,陈谦也是一肚子火,直接吼起来。

    “你还知道我们曾经做过夫妻!你为了薛家背弃我,我不怪你,毕竟留在皇宫更是难逃一死,但是两年前你设计我,害我的师门兄弟死在红竹沟,这笔账算不清楚!”

    “呵呵呵,原来你在气这个,”薛莹惨笑地站起身,面对指着心口的钢刀毫无惧色,“陛下,你入魔宗多久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陈谦迟疑一会,虽然这跳脱的问题毫无逻辑,但回答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风险,“上一世进的,在花舫和你相遇前大概有三个月。”

    “才三个月,那用你同门的命来替臣妾续命有什么问题?我们八年的夫妻情谊比不上你刚认识几个月的把兄弟?”

    “这不对,根本不是一回事…”陈谦觉得不对劲,但应对这感情牌毫无办法,不由得退了一步。

    “本来就是一回事!”薛莹大叫着,眼泪划过脸颊,双眼中透着坚定又带着心痛,“你曾经很疼我,很疼瑞儿,我一度认为你跟别的男人不一样,是真正重感情大过江山名利,你若是怨我父亲背叛你,这罪我认。但你要替外人报仇,我真是不甘心!终究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裳,如果是的话你就杀了我啊!”

    面对紧逼上来的薛莹,陈谦不停地往后退,手里的刀都握不住,一想起以前的美好时光和红竹沟遇敌突围的惨烈,心里‘对’、‘错’这两个小鬼快把陈谦撕裂。

    扔掉手里的刀,朝平静的湖面全力打一发豪鬼炎,心中郁气随着炸起的湖水散去一些,飞溅的水花淋湿全身,脑壳发热的陈谦总算冷静下来。

    “以前事都算了,谁对谁错说不清楚。你肯定在我身上种印了,解开它我们各走各的路。”

    “旧债还没理清…臣妾就这一身衣服,这下该怎么办?”

    薛莹浑身湿透,曼妙身姿一展无遗,在皎洁月光下更具风情。这妖女,多看一眼就要让人犯罪…

    ----------

    陈谦把马牵过来,重新点起篝火,自己光着膀子烤火,备用的衣服让薛莹先披着。两人说起这两年各自的际遇,陈谦知道当初是薛华动手脚将她带出宫,薛莹的遭遇和仙印能力;薛莹也了解到因为同伴的死陈谦所背的债,不过说到解除‘刻’印能力时,薛莹一口回绝,非常的干脆。

    薛莹脱下长袍,上身只剩一件肚兜,正当陈谦不知道眼睛该看哪时,她背过身去甩开长发,露出后颈上的‘刻’字印,那是一个几乎消失的仙印,笔画全是空心的,只剩下外边的轮廓。陈谦捕获的仙印都是厚重清晰的,像薛莹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你的仙印怎么会这么淡?”陈谦忍不住摸上去,‘刻’字印跟其他仙印一样,跟皮肤融为一体。

    “老天爷是个大骗子,根本没把我当人看,”薛莹躲开咸猪手,重新披上长袍,“即使按照指示办事也只能多活几年,杀魔宗续命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原来红竹沟一战后薛莹收到四份功勋,最大的一份就是叶晨的,最小的一份是洪城的,功勋的大小对应到仙印上就是笔画的多寡,刻字有八划,叶晨的功勋可以复原两划,傅清、纲筑的功勋可以复原不到一划,洪城的功勋连半个点都没有。为了节省仙印的力量,薛莹直接在榕城换回女装躲开正道,回避让他们参悟仙印的承诺。可是当迷雾再起,仙印的力量还是被迅速消耗,差一点仙印就完全暗下去,薛莹能活到今日也是侥幸。

    搞清楚缘由,陈谦也弄明白所谓走不通是指什么,上一世有陈谦这个冤大头带着一群血袋走到跟前,结果拼掉太清宗分舵一百二十人,旗下三十五个奇门精英共计五百六十人才收集到四份功勋,由于童玥是在谷中被害,薛莹隔的太远还没收到童玥的那一份。战况如此惨烈成果却很渺小,而这一世即使薛莹再遇上隐龙会门人也不会有上辈子那般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谈到这事情都清楚了,可现在陈谦掌握绝对的主动权,薛莹完全没有退路的,她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见自己究竟是为什么...陈谦没想明白,薛莹直接给出答案。

    “我活着就剩找到瑞儿这一个心愿,可每次怪雾一来我就被传到天南海角,一切重头再来。光靠我一个人根本找不到,瑞儿是我们的孩子,这世间记得他的只剩你我了,你能帮我找孩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