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四章 夜半歌声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领了马匹带着李威五人往南走,五个人倒不是忠心追随,只是害怕陈谦的剖皮咒,每个月发作时生不如死,不好好听话时也会受到咒术惩罚。

    六人连续赶路两天逃出百余里,快走出山地的范围,再往南走就是穿过太岳山脉的缺口进入盖州,到那边太清宗就没办法追查了。

    盖州西侧便是楚国,本身又是盆地地势,一直是楚国垂涎的前哨站。如果能攻下盖州,楚国就握住一把扎进景国的尖刀,进退自如,在战略上会得到极大的优势。因此景国很重视盖州,州内城市的城墙很高、守军数量仅次于云州。

    那片土地上是不欢迎修士的,只有东北角挨着贺州的地方有些奇门武派,大部分地区都是军队在把持,这些没有门派的地方就成了散修的地盘,江湖浪子、奇门弃徒往往在这里隐姓埋名,偷偷修炼。

    逃亡前首先得确认一下迷雾边界。这一世陈谦转生在禹州,本就是最西侧的偏远地区。禹州子民最尊崇山神,全因西侧如同天堑般高耸的群山,夕阳落下时群上的影子笼罩大半个禹州,这里的山民将这高山视作神明,称为天圣山脉。禹州夹在两道山脉之间,狭长得像只海马。但这一只海马不常出现在隐龙会的地图上。

    上一世梁固在宣城讲课时翻出隐龙会测量的迷雾边界,其中禹州、盖州、云州都是被迷雾笼罩的,据梁固回忆他转生的十二世大部分都在中原地带,岷江沿岸地区活动,禹州、盖州出现的概率很低。

    禹州西侧都是高山本来就没有人烟,北侧已经有贺州杀来的太清宗堵路,东边是闯不得的龙泉山脉,剩下的就只有南侧的盖州,如果盖州被迷雾罩住,那陈谦只能在禹州西侧找个挨着迷雾的角落躲开仙奴。只要盖州是正常存在的陈谦就安全了,地方守军不会让大批江湖人士随意进出盖州,那地界里仙奴的号召力很弱不足为虑。

    六人一路换马赶路,到达盖州边界,有军队驻扎的古北口,这个缺口是山脉间凹陷的峰谷,附近只有寻常野兽,古北口这条穿山道原本是禹州、盖州的猎户走出的小路,后来两州居民通商,这条路越拓越宽,形成可供守军穿梭的官道,像古北口这样的穿山路还有很多,只要避开灵兽的地盘不刻意去打扰,军队、商旅都可以穿过太岳山脉。

    陈谦骑马慢行,观察前方的古北口,这道关卡没建城墙,只在道路外侧辟出空地建了三座石屋,屋子上插有写着‘盖’字的三角旗,应该是士兵休息的地方。站岗的士兵就在道路两旁,只对那些大批马车的商队做些检查,对那些轻装简行的商旅修士直接放行,看士兵的神态动作,入关后人群的举止神态,应该没有迷雾作怪。

    摘下面具,陈谦一行人顺利通过古北口,在穿山道走了一天终于钻出树林,进入盖州。

    出树林时的关口也叫古北口,不过这一侧的军队就正经多了,设了据马和哨塔,所有人都得下马步行,在二十个军人的目送中入关。到这盖州地界,陈谦算是彻底放心了。

    没有迷雾,没有仙奴,剩下的就是尽快换个地方重操旧业,集齐十张仙印换通灵符石。出了古北口,陈谦没有直奔城镇,反倒是领着五人往人迹稀少的西边走。基本是沿着太岳山脉的边缘前行。

    “教主,这个方向走到头就是楚国,难道我们得到敌国去避难?”李威的提问代表其他人的心声,被强迫着背井离乡的滋味可不好受。

    “到这差不多了,”陈谦刚一说完就施展应龙箭,五道水枪刺向五人的心脏,有警觉的李威俯身躲开,杨建则变出岩铠硬抗一击,胸口没有被贯穿,其他三人都没反应过来,直挺挺地死在马背上。

    “他要杀我们灭口,快走!”

    李威杨建掉头马头就要逃跑,但马蹄被青藤缠住,两人直接从马背上摔下来。

    “教主!我们尽心伺候你没有半点反意,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你们是唯一知道我相貌的,若是被太清宗抓去让我的画像传遍景国,那以后的事情就不好开展了。”李威连出两掌冲天火企图阻挡一时,可陈谦出拳便是一记云龙瀑打穿火焰直接把李威的脑袋轰出一个窟窿,杨建顶着半身岩铠往树林里跑,没跑出十米就被巨大的豪鬼炎烧成焦炭。

    下马查看一番,发现李旭竟然还有气,应龙箭偏了半寸没完全打死,他睁着金鱼眼全身打颤,嘴巴一张一合,大概是在质问吧。

    陈谦满脸冷漠拔出刀:“你们本就作恶多端,拜会金刀派之后就没用处了,留你们到现在已经是我够仁慈,想改过自新求得善报,还是等下辈子吧。”

    搜刮一下他们的物品,包袱里除了必要的干粮全是黄金宝玉,每一个人的财产都比陈谦的多,大部分物件陈谦还认得,看来被自己退还给金刀派的钱财被这五个混蛋克扣大半,真是为了钱不要命啊。

    将尸体拉进树林堆在一起,把狼牙寨的佩刀扔掉,陈谦双手按地发动搬山鬼,地面松软成流沙,不断下陷将尸体埋下去。

    灵力大增、研习篆文后陈谦勉强能用土桁甲的第四式搬山鬼,只不过施展起来效果比梁固的差得远了,发动的速度太慢,必须双手点地才能施展,道法的效果也只是流沙,没法立刻做出大坑陷阱,实战里是用不上,只能在料理后事,埋宝箱的时候用。

    道法修行着急不了,还是抓紧赶路,集齐十张仙印要紧。

    掉头返回,陈谦在最近的县城里把黄金宝物换成银票,换了身布衣和普通的兵器,给马儿喂点饲料,在客栈吃碗凉皮休息一个时辰,在天黑前出了城。

    出城后果然有一队刀客跟出来,当陈谦在钱庄时就察觉到异样的视线,溜着他们跑了十里地,到了山林边陈谦回头几下子就把八个刀客打趴下,看到水缸大火球乱飞时刀客就知道惹错人了,齐齐跪地求饶。

    搞清楚他们真是村里混子只想谋财,陈谦把他们的马赶跑,打断一人一条腿后就离开继续赶路。等到月上枝头,林中道路暗得分不清方向,陈谦才牵着到树林里休息。

    点起火堆,啃着窝窝,陈谦借着火光翻看地图,他刚经过包县,沿着西东向的云盖道继续走可以一路穿越云州八城,越过岷江就能到达湄州。

    岷江西岸是太清宗的地盘,岷江东岸就是漓宗和九环宗共治,漓宗居沧州九环宗居锦州,而湄州又属于紧邻两州却又无人干涉的地带,不过沿江城镇生活富足,湄州习武修道者众多,奇门武派的数量可比禹州多得多,真到了那边该如何拉拢门派钓仙奴上钩,恐怕还得重新部署一下。

    走一步看一步吧,陈谦有些乏了,再往火堆里添些干柴就准备睡下。可还躺下就听林中传出声响。

    夜半歌声,催魂夺命,更别说这首歌陈谦几辈子都忘不掉。

    正是薛莹最喜欢的《宫秋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