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八十一章 抓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金刀派…一群从村子里冒出来的土包子,叶兄你看他们的山门选的,分明是个聚阴之地,完全没沾到灵脉,纯粹就是在村子后山上盖了个院子,真是没眼光!”

    “葛贤弟说得有理,这金刀雷家从镖行起家,靠着九个兄弟一路拼杀打下这份家业,在云丛城一代算小有名气了,不过贫民本就没有家族底蕴,突然冒出个得道高人,还让金刀派扩张到如今的势力,很让人想不通。”

    “依我看肯定是修行了邪门功法,像我葛家年轻一辈的弟子足有上百人,有天赋接受传承的只有五人。正派功法哪有不看天资的道理!”

    “葛兄慎言,我们已经到雷家村的地界了。”

    “怕什么?我们五大奇门高手尽出,加上前来助战的散修三十人,一行足有一百六十个修道者,要是金刀派敢动手扫平他们便是!”

    姓葛的嗓门很大,骑在马上大放厥词,惹得在一旁接引的金刀派弟子冷眼相看,可金刀派确实拿他们没办法,除了领头的一百六十个修道者,后面还有近四百名武功高手,全是奇门外门弟子和下属门派的精英,论质论量这一队人马都足够打爆金刀派了。

    这么一大批人把进村的道路都占满,更别说上山开武盟大会了。雷震在山下接引,请各个奇门派出代表上山商议。一番商谈后五大奇门各派六人,散修则全部上山。

    武盟六十人站在大院入口处,正厅前面则是雷家长辈和族中高手,两拨人对立两侧,跟掐架的黑帮一样互相敌视。

    “五大奇门把一半精英调来金刀派,还真是给足我雷某人面子。”

    “雷卓,我叶络代表五奇门和正道修士问你一句,你们的道法是从哪个魔宗手中学到的?把人交出来,免得金刀派从此江湖除名!”

    背着双刀的叶络非常强硬地提出要求,雷家人直接亮出兵器,雷卓大怒:“叶络!我敬你不代表雷家怕你们,污蔑我雷家与魔宗勾结,你倒是拿出证据来!”

    “呵呵,被你们藏在山里的传功长老就是证据咯,让他出来与我们当面对峙,是非对错一试便知。”叶络蛮不讲理的辩词却得到一片声援,五大奇门和这些散修明摆着要仗势欺人了。

    “无礼之辈,仗着你们势大,非要颠倒黑白,要是雷家今天退了一步,改天随便来只猫猫狗狗都敢来金刀派撒野了。”

    “叶兄,他们执迷不悟,咱们也不跟他客气了。”

    葛楼掏出一枚响箭往天上扔,刚飞上两丈高就被凭空出现的水箭射下,其他四家发出的信号也被一一打落,奇门众人大惊,连忙结阵警惕四周。这时一个人影从院墙外跃出,一跳就到六丈高的地方,每一次踏步脚下都有火焰喷发,发出阵阵爆响,那带着帷帽面具,紫衫黑披肩的男子一步一步从空中走下,落到两拨人中间。

    雷家人大喜过望,高呼教主,另一边五奇门的人都是一幅见了鬼的表情,不由得向院门退去。借着火相道法凌空踏步,这种手段没有一个奇门能做到,更别说陈谦刻意散发的威压,让人产生面对喷发火山的感觉。那笑脸霸王的面具看起来更像勾魂鬼了。

    输人不输阵,贺州六十个修道高手难道还怕他一个人不成?叶络稳住气息,呵斥道:“魔门妖人,毁了我们的响箭,难道还想在这里掩杀我们不成?我们六十人齐声一吼,山下的援军也能听得见,你们占不到便宜!”

    “叶兄是吧,何必动气呢?本座前来正是要和和气气地谈,你们响箭一出肯定得闹出误会,本座只好提前出手了。”

    “提前出手和现在出手不是一样吗?你们果然存了歹心,分明就是魔宗!”

    “从你们上山开始,本座就已经在观察了,果然有一个妖孽混在散修里面。就是他!”

    陈谦指向人群中的一个壮实汉子,大概有四十岁,使的两把柳叶刀,汉子面对陈谦的指责倒是很平静,走出人群说:“魔宗就是狡猾,非要指责别人来混淆视听,你今天是逃不掉的!”

    “你的伪装太差劲,本座一眼就看穿了,明明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还敢冒充散修,在场的各位有谁听过这汉子的名号吗?”

    经陈谦一说,奇门中人和散修也开始议论起来。这双刀汉子自称柳三通,是五奇门聚齐来的路上加入队伍的,凭一手土游龙惊艳全场被奇门认可。在这次武盟之前倒没人知晓柳三通的名号,但隐姓埋名的修士不少,光凭这一点奇门是不会下判断的,但金刀派老祖是魔宗的说法也是柳三通提出的,众人心中开始起疑心。

    “本座猜想此人铁定是污蔑我为魔宗,但各位可能不知道的,真正的魔宗死了以后是不会有尸骨的。”

    话音刚落,陈谦就单手使出吸星大法,强烈的气旋将柳三通吸飞过来。柳三通扔出双刀,趁陈谦躲闪的一瞬间双脚落地,踏碎地砖,整个人如雨水渗入土壤消失不见。陈谦开启神眼追踪,发现柳三通像游泳一样蹬着小腿朝院外冲去,陈谦立刻双手按地使出铁桐林,将土里的柳三通顶出地面,连放三重铁桐林将柳三通架在半空中。

    “不要插手,本座马上给在场的各位一个交代!”

    看过陈谦的手段,奇门人倒是不想上去拼命了,虽然陈谦道法的威力不是太强,但每个法术都是在瞬息之间发动,光凭这一手就有莫大的优势。不知道得用多少人命才能填回来,而且众人跟柳三通又不熟悉,谁都不想为一个可疑的人犯嫌。

    五奇门的人和散修都散到一边,看着陈谦一步步逼近,柳三通用露在外面的手掌发动仙印,代表天地正玄的光球出现在身旁,散发出比阳光更刺目的光亮,所有人都被光球中天地大道的气息所震撼。

    “此乃仙道屠魔令,号令天下正道讨伐魔宗。五奇门听我号令诛杀那戴面具的魔宗!”

    柳三通收起光球向奇门下令,五奇门和散修还真的将柳三通护住,已经有人逃出兵器要破坏铁桐林。

    “那仙师是假的!”

    陈谦一嗓子又把众人吓了一跳,但他们仍然坚定的护在柳三通身旁。

    “叶某虽然愚钝,也从柳仙师的屠魔令中悟到一些真知,这种奇迹怎会有假?”

    “可你有听过仙师会因屠魔令而死吗?”

    陈谦话一出口,所有奇门人都是一头雾水,反倒是雷家人依然很镇定,像是早就知道答案。

    叶络感到莫名其妙,追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那位柳仙师,只不过施展十秒不到的屠魔令就已经满头汗水,气喘如牛,再施展一次怕是命都没了吧。”

    众人观察一下柳三通,果然如陈谦所言变得极度虚弱。但有人反驳是因受伤在前才会如此。

    “你们也很想再参悟那光团吧?那就让柳仙师再施展一次,如果他真是天师下凡,最后顶多是力竭晕厥,如果他是妖孽化身,最后肯定是献祭精血变得骨瘦如柴,我们就来试一试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