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九章 光球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教主的意思是想宣扬吸星大法,但不提及拜月神教?”

    陈谦点头:“不错,你们对外就说得到高人传道,只要吸星大法的威名传播开,崇日教的人自然会猜测传道者是不是我,到时肯定会有刺客来探路,到时就得劳烦诸位出手了。”

    “若是这崇日教没派刺客,而是直接带着大军前来,那我金刀派岂不是要陷入危局?”

    “雷掌门不熟悉崇日教,那是一个松散的教派,整个贺州的崇日教信徒不会超过百人,他们大多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有确认我在此地肯定不会动手,崇日教信徒很会隐藏,说不定雷家村就有信徒,不过这些人有一个隐晦的特征,那就是他们身上都有一个文字刺青,”陈谦喝一口茶说“只要金刀派替本座抓住二十个崇日派教徒,我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雷卓迟疑地说:“能逼得教主四处躲藏的必然是狠角色,就怕我们碰上崇日教也斗不过…”

    “雷掌门多虑了,要对付崇日教,总得先在云丛城站稳脚跟,然后才能派人四处游说,最后才引起崇日教的警觉。所以这一步我会为金光派三十人传功,助你们成为云丛城第一大帮,十五日后再传另外三十人,让你们在贺州都能排上名号。之后雷掌门再考虑崇日教的事。”

    一个帮会六十人习得道法,那就是一个在云丛城称王的势力,比起周围的任何一个奇门都好不逊色,一夜之间金刀派就能攀上顶峰,面对这种诱惑其他长老都坐不住,纷纷劝雷卓答应,雷卓犹豫一番后还是答应下来,富贵险中求,更别说这种从未遇见过的大机缘。

    雷卓一点头,七位长老都欣喜若狂,一想到马上就能跟雷震一样,长老们都上来向陈谦道谢。

    看着这群人的模样,陈谦心里只感到荒谬,他们接受仙阵世界强加的记忆和身份,连着思维都继承下来,将无法以武入道的遗憾和失而复得的喜悦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群可怜的npc,拿来利用一下也不用觉得心疼。

    陈谦心里算过一笔账,若是运气好靠这种布置大概抓到三四个仙奴,一旦同类失踪太多仙奴也会警惕起来,直接调用宗门攻打金刀派,那这群武夫是绝对敌不过正道门派,更别说形势不妙的时候,金刀派很可能直接把他卖了。只能速战速决,在贺州布置三个月,一旦这里撑不下就转移阵地,武林里的事情不会传得太快,最好控制消息在贺州内流传,只要其他各州没有消息流通那这手段就能重复用,多倒腾几次就能抓到十个的仙奴了。

    先得把基础盘打好,陈谦拍拍手,对着兴奋的雷家长老说:“今天先按顺序给长老传功,我们开始吧!”

    有神眼的辅助,陈谦能把握好每一个人的特点和差异,传功过程很顺利,七位长老全部都能用道法,雷卓掌门更是灵力惊人,直接拥有一世灵力,再次力压其他长老。

    陈谦装模作样又休息三天,然后再次出关为金刀派挑选出的弟子传功,等第一批三十人道法战队成军,金刀派果然按照约定找螳螂派干架,只用四天就收编云丛城所有势力,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帮。

    这些日子里陈谦表现得很安分,一直躲在金刀派的总舵里不出房门,全靠手下五个弟子端茶送水,倒真像个躲避仇家的落魄教主,不过送进去的钱财美女都被退回来,金刀派也搞不清陈谦躲在房里做什么,只不过那些强烈的灵力波动让人本能不想靠近。

    计划推进得很顺利,收服各大帮派后金刀派吸纳两百多名的新成员,在云丛城一带算是规模很大的势力了,所有人都对金刀派的迅速崛起抱有疑问,金刀派顺水推舟将陈谦描绘成得道归来的老祖宗,有让凡人都能使用道法的神功,消息一放出去立刻引来周围势力的关注。

    不管外面形势如何变化,陈谦还是守在屋里不见外人,在金刀派的一个月里他每天都在书写九封篆,总算是攒下三张篆符,剩下的就是为以后逃跑做些准备。

    陈谦弄来很多竹子,挑选一指粗细的部分做壳,将满灵气的火符卷成长条塞在里面,两端用棉花封口,一个简易的手榴弹就诞生了。

    这爆竹的灵感来自小九喂给阿呆的那张篆符,将大量的灵力凝聚在篆符中,就算是简单地变出火焰也能产生巨大的破坏力,金刀派进贡的皮纸、黄纸品质都很高,能承受三到五世之间的灵力量,最小能爆出一人高的火球,最大能达到两丈直径,当陈谦做实验时把那大火球扔在空中爆开,整个金刀派都被震蒙了,山底下的雷家村村民都看到天空里那团巨大的火焰,自发地向那位“老祖宗”朝拜。

    从几次试验的爆炸,金刀派所有人都意识到陈谦的道法强横,学到道法的六十人都意识到自己的弱小,而没学到的更多人则对老祖传功更加狂热,恨不得脱离金刀派加入拜月神教。

    在陈谦勤奋地制造爆竹时,终于有好消息传来,金刀派抓到一个仙奴了。陈谦听到通传立刻跟着雷震来到一间密室,这间屋子藏在雷卓房间的书柜后面,陈谦一进去就看见雷家长辈全都到了,九个人挤在二十平方大小的屋子里,盯着地上一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汉子,汉子还在昏迷中,他的上衣被撕开,在烛火的光亮下可以清楚看到汉子右胸上的“水”字。

    陈谦开神眼盯着那个“水”字,看到层层叠叠的篆符标记,果然跟九封篆的构造思路相似,只不过仙印更加繁复多变,笔画至少比九封篆多三倍。

    确认此人是仙奴了,陈谦收起神眼问雷卓:“此人正是崇日教信徒,雷掌门你是怎么抓到他?”

    “全靠教主指示,您说崇日教信徒肯定会靠近这座牛角山来刺探情报,我就让弟子伪装成村民潜伏在山下各处,遇到形迹可疑的外人靠近就格外注意。这厮装成商人在山脚下徘徊,我们的人见他形迹可疑就扮演一回好客的村民请他吃饭,在酒水里下了蒙汗药把他弄晕。一查下来,果然是崇日教的探子。”

    真是粗暴,陈谦古怪地看了雷卓一眼:“有可疑就下药,万一弄错了怎么办?”

    “教主无需担心,我们金刀派又不劫财劫色,弄错了扔在路边,睡醒了他自然会自己走。而且我们还专门派了女子帮他检查,无论对错,吃亏都是我们雷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