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七章 引诱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在下雷卓,金刀派掌门。敢问阁下来金刀派总舵有何目的?”银发狮子不卑不亢地发问,以武者凡躯面对一帮道法奇人仍然保持掌门威严,倒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任务。

    看四周警惕的目光,陈谦觉得有些奇怪,金刀派的人明显把他们当成大敌,可能是山脚立威时做得过火,原来是想亮手腕可在对方眼里成了拔刀威慑,还是得缓和一下气氛比较好。

    陈谦拱手道:“我乃拜月神教教主,带着路上收的徒弟云游,听闻金刀派是云丛城第一大派,高手如云,特来拜会。”

    “我雷卓在贺州行走多年,从未听闻过拜月神教,瞧你的年纪身形、听你的声音内息,分明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自称一教之主,带着面具装神弄鬼,你要是识相立马下山,老夫绝不拦你,你要是心存歹意而来,我金刀派门人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人!”

    雷卓义正言辞地说完,金刀派众人纷纷响应,三百多副嗓子齐声呐喊把五个土匪小弟震得腿软。陈谦倒是不为所动,当皇帝时万人齐唱他都听过数次,更别说经历过万蛇追杀的紧张恐惧,这点小场面连让他眨一下眼睛都不够格。

    “诸位不要紧张,本座带着善意前来,是要跟金刀派结盟的。”

    “结盟?我为何要与你结盟?”

    “雷掌门有所顾虑再正常不过,不过结盟大事也不是在院子里露天席地能谈妥,不如您先看看我教有没有与您结盟的资格?”

    “有什么底气你尽管亮出来。”

    “好,你们五个摘下帷帽让大伙认一认,”陈谦一下令,五个人不情不愿的摘下帽子露出面庞,“他们五人是六十里外丰县的村民,之前误入歧途做了狼牙寨山匪,本座灭了那伙山贼,看他们五人诚信悔过就让他们入教。听说金刀派广收门徒,有没有丰县的乡亲认得他们?”

    经陈谦这么一说,人群里果然爆出各种议论,雷卓看到拜月教的五人跟门下弟子相认,还真是丰县的村民,据弟子报告这五人落草后帮着山匪欺压百姓,一个月前狼牙寨因底下村子没交足例钱,下手太重打死一个村民引发暴乱,事情闹得挺大金刀派也有听闻。

    “看来他们的身份大家都清楚了,本座想请雷掌门派五名青年高手出来跟他们切磋,交流武学,点到为止,雷掌门意下如何?”

    “好,比武切磋在正常不过,金刀派就来领教拜月神教的手段。你们亮兵器吧!”

    雷卓一声令下,一众弟子立刻空出场地,散到四周护卫,五个精壮的汉子每手一把大环刀站在阵前,拔刀列阵,刀尖指向李威五人。而另一边陈谦轻声吩咐几句,五人把兵器重新分配,杨建、杨淮都是一人两把单刀,而李威、李旭、赵廓全是空手,多出的一把刀直接扔在身后。和金刀派五人并列不同,杨建、杨淮在第一排,两人之间隔着两丈远的空档,而李威三人在第二列处在杨家兄弟的空档中,能清楚地看见金刀派的所有动作。

    面对古怪的阵型,不仅金刀派五个少壮高手感到疑惑,连雷卓也想不通对面是要做什么,后排三人赤手空拳还并肩而立,至少有一人没有腾挪的空间,放弃长刀退居后排说不定是专精暗器?可光靠两个刀手就想拦住金刀派五名高手,这拜月神教未免太猖狂了!

    “比武开始!”

    雷卓一声暴吼,金刀派五人立刻出击,可刚冲出两步就急忙躲开飞来的火焰,在中间的人躲闪不及中了两发冲天火,上衣立马烧起来。

    “是道法,快散开!”

    其余四人纷纷拉开距离,分散后火焰攻击变得不集中,金刀派高手闪躲起来就容易多了。他们两人一组分别从东西两侧发动进攻。可杨威、杨淮同时变换站位护住两翼,李威三人和杨淮一道突进,击中火力攻击西侧的敌人,而东边的两名敌人则留给杨威自己扛着。

    一出手就是六道火焰齐发,金刀派的两名高手躲闪得相当狼狈,没撑多久就被打伤,余下的两人看同伴陷入危机想去解围,却被杨威拖死在原地。

    杨威的刀法身法并不高明,可他用岩铠护住大半个身体,只要金刀派的刀没往脖子以上招呼,杨威就完全不闪躲,用以伤换伤的打法硬是拦住金刀派两人。两人砍了杨威十几刀,但是像砍在石头上一样完全不起作用。等东边的同门被制服,两人很快在连环冲天火面前败下阵来。

    雷卓看着受伤倒地的五名门徒,心里不由感慨:道法就是这么蛮不讲理的东西,肉体凡胎面对天地灵气的威能还是显得太无力。看向五个拜月神教教徒,更多的不甘涌上心头,这些原本在土匪窝里的道法天才被伯乐发现,修炼不到一个月就能击败门下自幼练武的年轻高手。虽然有借阵法配合的优势,但道法压制武者的事实仍是不容置疑的。

    “金刀派败了,阁下教导有方。五个徒弟都很出色。”

    “雷掌门客气了,本座收的五个徒儿底子差,靠着阵法道法又攻其不备才占了些便宜,若是论单打独斗以他们的功夫绝对得输。还是金刀派的弟子更有前途。”

    这一番说辞倒是给了金刀派台阶下,而且听着面具男说金刀派更有前途,语气中似乎有深意,雷卓跟其他长老眼神交流下,还是决定接触看看。

    “拜月神教的诸位高徒打了一场也累了,不如让我雷某人尽地主之谊,招待拜月神教诸位使节。”

    “正合我意,劳烦雷掌门安排,本座正想跟雷掌门商谈结盟事宜。”

    陈谦再次提及结盟让金刀派更加警惕,李威五人被安排到偏厅休息,雷卓和金刀派五位长老领着陈谦到正厅密谈。

    进了正厅又跟着他们走进一间茶室,刚好五副桌椅,一张茶凳配两把座椅,陈谦自然地坐上主宾位,即使雷卓就坐在一臂之外,出口被八名长老封住也不露惧色,更让金刀派吃不准他的虚实。

    “雷长老,本座提出结盟一事对金刀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愿不愿意接受全听各位。能成我们互惠互利,不成那就当交个朋友,本座立刻下山便是。”

    “两派结盟不是小事,牵扯的地方太多,雷某想先请教一下教拜月神教总舵在哪,有多大的势力?”

    “拜月神教只剩我一人。”

    话一出口,金刀派脾气火爆的八字胡长老就坐不住,跳出指着陈谦:“装神弄鬼半天原来真是个孤魂野鬼,任你本事再大也别想平白地从金刀派这里捞好处,先问问我雷震的刀答不答应!”

    雷震的刀还没拔出鞘,陈谦的一下句话就让愣住原地。

    “我让你学会道法,这条件够不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