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六章 踢馆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你们六人天赋很高,适合修炼我派功法,可愿意跟随我下山闯出一份事业?”

    六个人跪在陈谦面前不敢出声,虽然他们都能使用灵气,可一想到屋里整夜不停的惨叫,或傻或死的五十几个同伴,所有人心里都是恐惧远大于激动的。

    “不错不错,既然你们诚心诚意地追随我,不会说个半个不字搪塞本大人,那我只好收下你们。既然入我门下,以后要弃恶扬善,改过自新。将我派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

    六个人完全呆住,看陈谦自己在那表演,散出的巨大压迫感,眼神暗示角落那一堆人体,这一连串的举动让他们的恐惧提到顶点,只能磕头谢恩根本不敢说不。

    “好,既然六位壮士加入我拜月神教,作为教主自然得送你们点见面礼。”

    陈谦拿出六张篆符拍在他们胸口,篆符一燃烧完六人都觉得全身瘙痒难忍,把自己胸口抓破都止不住的痒,难受在地上直打滚。陈谦喝一声“收!”。六个人才恢复正常。

    “你们也见识本座的手段,这剖皮咒的滋味不好受,每月十五会发作一次,若是还想活命就跟着本座好好修行,听明白了吗?”

    五个有气无力地说是,可有个大叔模样的汉子挣扎着爬起来磕头求饶。

    “谢大师传功,可我已经快四十岁,前些年刚在村里成家,还有两个孩子,实在不想再过打打杀杀的日子,放我一条生路吧!”

    汉子还在磕头,地上冒出木桩卡住他的脖子,击碎他的喉结,汉子挣扎几下就死了。

    “杀人放火的时候赚钱赚得开心,现在窝被端了就想放下屠刀?晚了,”陈谦指向其他五个人“你们是不是也想回家抱孩子?”

    “我烂命一条无牵无挂,全听教主差遣!”

    有一个机灵鬼带头,其余四人立马跟着跪舔。

    “教主万岁”

    “教主洪福齐天”

    “教主武功盖世!”

    “教主宅心仁厚!”

    …

    不管会不会拍马匹,总之嘴皮子不能停。等他们求饶一阵后陈谦开始下命令。

    先得把这狼牙寨处理掉,收集所有银两、兵器,然后将那些傻的死的一起处理掉,让他们五个去补刀,然后放火把寨子烧干净。

    多出来的兵器,陈谦在下山时偷偷扔在村长家里,凭那老人家的威望应该能处理好这些东西。

    陈谦带着六个人连走两天上路才到达集市,买了马匹继续赶路前往下一个城镇-丛台城。

    赶路的这段时间里陈谦好好训练五个手下,按照他们的天赋分别传授通天火和岩铠,这五个人有两对兄弟,李威、李旭、赵廓学的是通天火,杨建、杨淮学的是岩铠。

    他们全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之前是村里的刺头,主动上山学艺的,在土匪窝里练了三年功夫力气倒是练出来,身法招式全都不行。

    第一批手下陈谦也没指望他们有多好的基础,路上主要让他们学会一招道法,至于武艺就不强求了。

    到了丛台城,陈谦选了个酒楼住下,派李威、李旭去打探消息,带着剩下的三人去钱庄把狼牙寨的财产换成三千两银子的银票,看着手里一叠票子,陈谦不禁感慨土匪的搜刮能力,那么穷的山沟里都能攒出一大笔钱,这种设定的坏人被灭也是理所当然的。

    换完钱再采购一身行头,一行人摇身一变成了身着紫衫,系着黑色披肩,头戴墨色帷帽,腰系宝刀的江湖人士,陈谦还特意买了张笑脸霸王的面具戴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就是神秘人的气息,街上的行人都连忙避开、议论纷纷。

    回到房间时李氏兄弟已经到了,看到四人的扮相也是一愣,但大哥李威立即反应过来单膝跪地道:“启禀教主,我已经打探清楚,丛台城里有五个门派,全都没有道法传承,势力最大的门派叫金刀派,门徒足有三百人,金刀派在丛云县西侧的一座山上建门,高手全在那边练武,金刀派在云丛城也有开武馆,他们的对头叫螳螂派,主修螳螂拳和截棍,虽然只有百余人,但高手比金刀派多,两个门派经常在丛云城里争地盘,其他三个小派都是家族传承,只有二三十个武师,不成气候。”

    “不错,打听的挺全。你们两个赶紧换衣服,我们等会就出发。”

    “教主,我们要去哪里?”

    “不会用脑子想想吗?我们穿着这么拉风的衣服当然是去踢馆的!”

    众人完全没跟上陈谦的节奏,凭他们学的这些粗浅功夫怎么上门踢馆…可一想到那晚道法的威力和陈谦杀人下咒的手段,五个人不敢抗命只好匆匆收拾一下,跟着陈谦去踢馆。

    金刀派的山门在一片村落包围的山丘上,要上山踢馆就得穿过村庄,忍受沿路村民投来的警惕目光,五个土匪都被刺人的目光看得心虚,只有陈谦非常满意这氛围,还和村民们打招呼。

    六个怪人骑着马一路赶到山脚下,远远地就能看见山邱顶上的大院,曲折的台阶从山顶一路往下铺,在山脚处立着金刀派的门牌坊,两个扛着大环刀打着赤膊的汉子站在牌坊前,恶狠狠地盯着陈谦一行人。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上山也骑不了马,陈谦只好下马走过去。对付两个门卫自然要装得目中无人一些,不然被人看低身份。陈谦开口就说:“带我去见门主。”

    “大胆!拜山门不先递帖还口出狂言,装神弄鬼的家伙,从来哪回…”

    陈谦用乱藤缠把开口的家伙捆成蝉蛹,另一个守门人吓得连刀都扔了,直接求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奇门高人罪该万死,请前辈随我上山去见掌门。”

    “你倒是有点见识,带路。”

    陈谦露出这一手,偷窥的村民都看傻了,连忙躲回屋里拉紧门窗。而陈谦六人则跟着门卫上山,到了山顶院门一开,金刀派的长辈门徒都严阵以待,陈谦用神眼扫视一周大概明白这门派的水平。

    大部分穿绿衫的年轻弟子都是武者,只有站中间的三十几个长辈有灵气淬体的现象,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银发如狂狮,身材魁梧的大叔灵气最活跃,属于内劲初成的水平。

    收起神眼,陈谦摸透金刀派的实力,这地方刚好作为据点,剩下的就是尽量和平的收编他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