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三章 薛华(外传2)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薛莹当掉手镯、头饰、项链,烧掉凤袍,用换到的银两买了长剑和一身男装就出发找瑞儿。

    薛莹把自己打扮成独行侠客,除了用帷帽纱巾遮脸之外,她还用紫色的颜料涂满半边脸,看上去就像一大片胎记一样。

    得益一身丑装,路上打歪主意的人少了很多,但薛莹的声线动人,开口后总会再惹出些麻烦,走了四个城镇就遇上三波地痞,幸好自己的气力大增,还从仙印里悟出几招道法才能保全自己。

    后来遇到个唱布偶戏的老师傅,看他一手操作一只布偶,嘴皮子没动却给两个布偶配出不同的声音,薛莹觉得腹语术对她装男人非常有用,于是花银两学到这门本事。

    从小锦衣玉食的薛莹,对于自己独自上路时常打斗的生活的非常不习惯,但为了找到瑞儿她只能坚持上路。

    薛莹记得怪雾出现的每一秒钟,那个时候车、马、人全都被分解掉,只有被刻上仙印的自己活了下来,其他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当时薛莹坐车前往贺州,是往西南方向赶路,可是怪雾散去时薛莹却到了沧州小县城成了绣工,两地之间差了不止千里,她在迷雾里四处晃根本不可能走出这么远,肯定是古怪的法术将她扔到沧州,就像脑海里出现过声音一样。

    自从得到仙印的力量后,薛莹用镜子看到肩上的字—“刻”,刻字印能让薛莹更早地察觉到魔宗。其他仙奴能察觉到百米之内的魔宗,薛莹能探查两百米的范围。另外就是比种印更强的追踪能力—‘刻印’,种印是可以通过灵力循环清除掉,刻印是没办法清除的,在这一世里被刻印的人永远都是薛莹的猎物。薛莹可以同时下十道刻印,按照刻印的顺序,当第十一道刻印被种下时,第一道刻印就会自动消失。

    这种鸡肋的能力薛莹一次也没用上,她的心思本就不在找魔宗上面,而且走了大半年跑了沧州二十座城池,上百个村庄,薛莹既没找到瑞儿,也没发现魔宗。倒是遇上另外两个仙奴。

    在魔宗或者仙奴出现在附近时,薛莹都会先有所察觉。

    那一天在县城大门前薛莹察觉到异样,入城后果然在街上找到一个仙奴,那是个卖水果的老太太,怕是有六十岁了,头发白得彻底,竹篮压弯她的腰,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个悲苦的老人家,不过在薛莹眼中的老妇人周身散着白色的光芒,灵力充沛身体健朗,就算是下一刻老妇人背着竹筐跳上屋顶薛莹也不会觉得意外。

    薛莹径直上去买一斤苹果,乘着老太太帮选苹果的时间,薛莹问道:“老人家,既然有了力气为什么还要在卖瓜果?不去找的话会死的。”

    “折腾过,没用的。倒不如安安分分过活。”

    薛莹还要追问,但老太太怎么都不肯再说,把苹果包好递给薛莹,收了钱继续沿街叫卖。

    下一次遇到仙奴是在湄州运城,那个仙奴是个矮冬瓜,出行都坐着轿子招摇过市。那一天薛莹远远地察觉到矮冬瓜,但轿子前开道的仆人粗暴地推开街上的人,看他的排场就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薛莹选择躲开,隐藏起来。

    向运城的人打听才知道矮冬瓜原本是城里的铁匠,突然有一天到城主府中做了食客,从那时起就一飞冲天当了人上人。出门都有八抬大轿,吃穿用度全都是最好的,听说好多江湖门派为了见他,自愿依附到城主门下,风光得很啊。

    把屠魔令当成武功圣典来卖?这仙印的力量用一次少一次,你又能风光多久?

    薛莹离开运城继续寻找瑞儿。

    冬去春来,一路独行的薛莹始终没找到儿子,不停用腹语描述儿子的样貌年级,比划儿子的身高,找遍了沧州仍然没有消息,倒是又四个仙奴刻上印记。

    在薛莹不死心,继续向西走,穿过岷江进入贺州时怪雾又来了,席卷而来。世间的人和物再次被分解,重构。薛莹肩上的仙印帮她扛过这一劫后变得模糊,原本的青黑色变得很淡,刻字变得不清晰,而薛莹也再一次被传到宣城,成了弹琵琶的清倌人。

    薛莹自然不甘心,手中的剑还在,逃离宣城就往南边走,想去云州找瑞儿。

    走到下一个大城芦城时,薛莹遇到了第一个魔宗—楚浩。那天薛莹在河边走时察觉到异常,这次与出现仙奴时挠痒的感觉不一样,而是一根针从某个方向刺过来。

    薛莹慢慢靠近,在一家酒楼前发现那个醉倒在路边的魔宗楚浩,运起灵气再确认,楚浩身上泛出远比仙奴刺眼的光亮,非常鲜红,亮得看不清他的长相。薛莹怕了,这个魔宗太危险,即使现在昏睡着,薛莹也不觉得自己能够一剑刺死他。

    不能惊动他,得摸清楚他住在哪,会在哪个地方久留,如果离开宣城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附近有没有厉害的正派可以调用,如果能在魔宗身上刻印,那就能去召集正派一路追杀过去。

    一时间无数的想法冒出来,薛莹快速地思考着不想放过这送上门的活命机会,最后她还是鼓起勇气向那魔宗靠过去,一步,两步,越来越近。

    只要上去拍他一下,很简单的!

    薛莹握紧拳头走过去,走到近处刚想伸手,那魔宗竟然动了,抬头瞄了她一眼。薛莹赶紧加快步子从他身边走过,一直走出百米才觉得背后的视线消失。

    太危险了,不能这么冲动…

    平复一下情绪,薛莹还是不甘心放过这次机会,她绕过街巷潜回到酒楼附近,隔着百米的距离薛莹能察觉到魔宗的位置,对方却没法知道暗中窥视的人。

    一直等到中午那醉酒的魔宗才动起来,他骑马出城一路北上,薛莹远远地跟在后头。一路追到宣城看他进到院子里,薛莹就在旁边的客栈住下,观察那魔宗的行动。魔宗在院子里憋了一天,又骑马出城跑了。这一次薛莹追得晚了点,一出城外就跟丢了。

    既然留有宅院,他肯定还会回来。薛莹决定在城里住下,用清倌人柳莺的身份在花舫住下。晚上弹两首曲子,白天常在魔宗据点附近活动,等待猎物回窝。

    很快薛莹就发现魔宗据点里多了个人,而原来的大魔头则娶了韩家女儿,作了上门女婿。这下更让薛莹想不通,据点里的小魔头成天不出门,每次来探查是都见不到人影,在韩家的大魔头则当起镖师替韩家跑了两趟镖。

    这是在迷惑我吗?难道他们已经察觉到,准备诱我上钩?

    薛莹想不通,只好接着观察。过了十来天据点里的魔头更多了,竟然是一大带两小,宣城里一下子聚集了五个魔宗人。

    这么多魔头得召集多少人才能对付他们?薛莹慌了,不敢再探立刻回到花舫上。她想到逃跑,可自己应该还没被发觉,而且还没刻印万一就算召集了正道也难保魔宗不能从宣城突围。

    犹豫到天黑,薛莹感知那三个小魔头竟然朝她这边来了,万一是来抓她的,恐怕只有跳河这一条路能选,太大意了!

    薛莹躲在二层的房间里,透过窗户缝向外看。等到魔头走到岸边,薛莹先看到一个高高的汉子指着花舫说笑,看那神情应该不是来抓人,只是来体验当地民俗的。再往后看又是个笑着的年轻人,最后薛莹看到陈谦,他身上也有鲜红的光亮。

    陛下,你怎么变成魔宗人呢?

    薛莹又慌了,这下该怎么办?陛下入了魔宗怕是也忘了我,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薛莹又回到窗边,发现陈谦三人竟然被老鸨招呼上船,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分明就是来找乐子的。薛莹顿时心头一股无名火窜上来。

    好啊你个负心人,我辛苦寻子这么久,你竟然心安理得地逛青楼!

    薛莹越想越气,抓起身边的东西就是一同砸,抡起琵琶就要往地上摔,却被刚进门的丫鬟紧紧拉住。

    “柳姐姐不能摔,这是安身立命的本钱,等会还要靠它给客人弹琴呢,龟奴叫我来通知柳姐姐的!”

    给那个畜生弹琴助兴?薛莹一想到陈谦搂着歌姬的情景就更加生气,气急了反倒是冷静下来。怎么能让他这么快活,太便宜他了!

    薛华重新画好妆,换上衣裳,抱着琵琶坐在床边等通告。

    丫鬟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偷瞄薛莹,总觉得今天的薛莹非常反常,安静得吓人,直到薛莹被叫走,她走路带风眉眼似刀的样子,让丫鬟觉得小姐不是去表演而是去杀人…

    进了屋子,薛莹特意不去看陈谦,免得自己露出破绽,毕竟他和自己是对立的,仙师要杀魔宗,那魔宗肯定也不会放过仙师。

    抱琴坐下,她才抬头看了一眼,陈谦也直勾勾地看着她,那眼神薛莹见过太多次,一连串回忆涌上心头,薛莹连忙闭眼抚琴平复心绪。

    还没谈完一曲,另外两个魔头就走了,整间屋子只剩我和他两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察觉我仙师的身份?

    一曲弹完,薛莹抱着琴就要走却被喊住,然后陈谦自顾自地唱起《宫秋月》,讲起故人,回忆在皇宫里的三年时光,一脸回味、满足又带着遗憾的表情,薛莹都看哭了。

    原来你都记得……

    觉得我死在那怪雾里吗?

    一切都乱了,薛莹不知道该怎么办,情不自禁拉住要离开的人,用最原始的方式回温过去的美好,这一夜她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感受强有力的臂膀。

    潮来潮去,云起云落,女人总是沉迷得最深,清醒得最快。清晨时薛莹先醒了,身旁的陈谦还在酣睡。薛莹靠在陈谦的肩头,手掌贴在他的心口。手上总有轻微的律动传来,扑通,扑通,很有力也很脆弱。

    薛莹对陈谦下不了手,但对其他的魔头可没半点慈悲。

    “相公,为了找瑞儿我也得好好活下去。”

    最终薛莹还是在陈谦的心上种下‘刻印’。

    ------------------------------------

    怪雾一来一去,磨灭凡尘又重铸新生,薛莹出现云州的某条山道,闭目一查发觉前世标记的仙奴只剩了一个,另一猩红的光点在正北方向,挂在那里像颗红艳的苹果。

    “相公,奴家该不该去找你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