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二章 薛华(外传一)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马车剧烈地晃,人坐着很不舒服,薛莹拉开帘子往后看,外面全是护卫的骑兵和扬起的尘土,已经望不到京都的城墙。

    “母后,我们在哪?”

    瑞儿醒了,原本是头枕在薛莹的膝盖上,睁眼后就侧着支起身子,可马车晃得厉害让小皇子摔倒地上,额头敲地疼得哭起来。

    “男子大丈夫不许哭!再哭把你扔出去!”

    凶狠的声音吓得瑞儿躲到薛莹身后,出言恐吓他的竟然是亲爷爷薛华,他坐母子对面,眼神像猎豹一般盯着严瑞。

    “父亲,你把我和瑞儿迷晕带出皇宫,现在又要对瑞儿下手,你到底要做什么?”

    “严颂那傻子气数已尽,你不走难道还要陪葬不成?我们回贺州整顿兵马,以瑞儿为正统号令诸侯才有机会跟燕王一战,夺回天下!”

    “瑞儿还小怎么担得起,你既然有办法救我们母子,为什么不把皇上也带出来?”

    “那昏君早就没有半点威信,带出来碍手碍脚?”

    “你就是利欲熏心,做了权臣还不够,心里一直惦记着那龙椅!”

    薛华暴怒,一巴掌扇过去把薛莹打得吐血,瑞儿连忙抱住薛华的腿哭喊道:爷爷不要打母后,瑞儿以后全听爷爷的,求求爷爷别打了!

    薛华放下手掌,又坐回原来的位置:“这几年你变了,心里想的念的全是那昏君,你都忘了前些年他是怎么冷落你的?这三年严颂不过多给些恩宠,你就忘了自己是薛家人了?女人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薛莹特想骂回去,可嘴巴肿的开不了口,半边脸都青紫了。

    自从三年前皇上夜奔御花园开始,皇上确实变得不一样了,做了很多荒唐事,对权势漠不关心转而研究起武功、道法,虽然他确实不是个好皇帝,但是他对自己是真的好,总会来陪自己,逗瑞儿。比起关心瑞儿的学问,更在乎他是不是过得开心。刺绣的时候,他会在一旁读书;生病的时候,他常在床前陪伴;抚琴的时候,他不通音律还硬要跟着哼唱,倒也把《宫秋月》唱出六分神韵。

    他是个好丈夫,只不过错当了帝王。

    “母后,别哭了,爷爷不会再打母后了。”

    小皇子哭着摇薛莹的肩膀,薛莹强忍着疼坐起身来抱严瑞抱在怀里。拍着小皇子的背轻声说:“别怕,妈妈没事了。妈妈一定会保护好瑞儿。”

    ---------------------

    马车跑了一夜,薛莹再睁眼时外面已经是白天,瑞儿还在怀里睡着,薛华则是清醒的,正拿着一封密报看,眉头皱紧脸色很阴沉。

    薛莹看薛华脸色不好,心道要糟:难道是皇上…

    薛华察觉到薛莹的反应,冷冷地说:“密道被发现了,严颂已经被抓回金銮殿听斩。”

    那细长的密报被扔过来,薛莹没敢接,泪水已经止不住溢出来。

    “成天就知道哭,我薛家怎么教出你这么没用的东西!”

    薛华越骂越气,可薛莹根本克制不住自己,把瑞儿也吵醒了,车厢立马乱成一锅粥。

    正在薛华要揍人,瑞儿劝架的时候,一束光穿透马车顶棚射在薛莹背上,吓得薛华连连后退靠着车厢,手指颤抖地指着光亮:你…你背上有东西!

    “母后,你的背怎么在放光?”

    薛莹愣了下,回头一看才发现颈后靠左肩的位置有个疙瘩在发出金色的光亮,可手摸上去又只摸到皮肤,并没有任何异物在上面。

    “我也不知道…”

    薛莹站起来猛拍背,但是金光却一直在。刚想再问问父亲时薛华呆住了,透过车厢上的小窗她看到前方有浓雾翻卷过来,被卷进去的军士马匹全都消失掉。

    薛莹第一反应就是将瑞儿抱起来,浓雾席卷的速度太快,刚把瑞儿抱在怀里浓雾就已经到面前,在那两秒里薛莹看见车厢快速化成粉末,父亲薛华在眼前变成剖皮人、白骨、黑粉,脚下的木板也被腐蚀干净,薛莹被甩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瑞儿、瑞儿!你没事吧?”

    薛莹再看怀里的孩子,他也被一层层地剖开,分解,变成一堆尘埃从薛莹怀里飞散到天地里。

    “不可能,不可能的!瑞儿你在哪!!”

    在雾气里什么都看不到,薛莹哭喊着四处奔走却什么都找不到。

    雾里有怪物,它们只显现出轮廓,像鱼、像马、像龙,各式各样的形状,薛莹每次冲上去跟它们拼命,怪物都会躲开消失在雾中。

    嗓子早哑了,腿了酸得抬不动,但薛莹还在迷雾中打转,喊着瑞儿的名字。

    过了半天,还是一天?薛莹分不清楚,只是感觉到静下来的迷雾又开始涌动,身边不再是空无一物,而是房子、马车、行人都由尘埃一点积攒而成。薛莹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座小城的街上,被构建出来的行人、店家在迷雾退去的十几秒后全都鲜活起来,商家叫卖新鲜的包子,行人会避开呆立在街上的自己。

    薛莹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而行人则用看疯女人的好奇眼光观察她,好像这个穿着凤袍、头发散乱、妆容全花的疯女人才是街上最不正常的。

    一切再次运转,薛莹背上的仙印不再发亮,暗下去的那一刻一连串的耳语在脑中回想。

    仙印失力,诛杀魔宗换取仙力。

    种下印记便于追杀魔宗。

    以“屠魔令”号令天下正道为汝所用。

    汝天资奇佳,可习道法护身。

    汝今生名青雀,在盖州泸县做绣工。

    若不能积攒仙力,仙力耗尽汝将尸骨无存。

    …

    天外之音一遍一遍地在脑中回想,薛莹捂上耳朵也听得见,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倒在地上都觉得世界在转动,好一会之后声音才消失,她也慢慢清醒一些。

    “青雀,你躺在地上做什么?竟然跑出来偷懒!还有这一身衣服哪里来的?难道你去做贼了?”

    抬头一看,一个肥婆带着两个女工对着她指指点点,薛莹一见到肥婆的脸就想起她是绣工的头,后面两个是肥婆的跟班,也是名义上的同行姐妹。

    “我不是青雀,我是薛莹!”

    薛莹发狂地起身,一巴掌甩在肥婆脸上,竟然直接将她扇飞出去,那两个跟班尖叫着逃跑,薛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她以前学过剑舞,可从没有把人扇飞的力气,连身子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到底怎么了?薛莹不清楚,可是看得周围这么多人,她想到自己重要的孩子。

    瑞儿,我得去找瑞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