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七十章 阿呆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阿呆,小九的专属傀儡,面无表情,冷酷异常,任劳任怨,无论是扫地地做饭洗碗凉衣,还是打猎剖皮护院抓贼阿呆都能完美胜任,不仅日常生活中细心贴心,异常状态下更是忠心护住。

    当阿呆转头第一眼就判断出陈谦属于初级危险,以剥夺其行动力为原则进行捕获作业,追逃中目标展示出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闪躲技巧,需调整灵力输出至四挡,优化攻击动作切实将其拿下。

    在对手开始用道法攻击时阿呆已经锁定了他,并且成功将他截下,可计算外的强烈反击使阿呆自动将灵力输出调到六档,用手臂抵消火相道法攻击,即将斩下目标的左脚时接收到主人命令,任务终止。

    翻看完阿呆的记录,小九回头生气地瞪了眼陈谦,然后就回屋拿出些皮料将阿呆受伤的手臂修补好。

    阿呆恢复常态,站立着一动不动,完全是个木头人。

    按耐不住好奇心,陈谦走到近处观察才发现阿呆的五官相当粗糙,鼻子太大眼眶又特别小,长相变得很奇特,估计是皮肤底下的模型不行,看来小九的木刻手艺还欠火候。再仔细一看那眼珠不是人类的眼睛,瞳孔是竖直的跟老虎一样,瞳孔跟着陈谦的脚步动,让人觉得心里发毛。

    小九正在用很细的丝线将皮料缝在阿呆的手臂上,她没亲自动手而是手掐法诀,让丝线自己动起来。缝完之后阿呆的木头手臂又变成真皮手,缝补的连接处变成细长的伤痕,小九手泛金光,扫过后手臂上的伤痕也完全不见。

    处理完手臂后,小九掏出一张黄符,屏气聚灵,周遭的灵气全都涌向黄符上,形成一长串复杂的篆文,散出青色的光亮。

    这是吸星大法!竟然还能这样用,陈谦能感觉到凝聚在黄符上的庞大灵气,相当于自己两倍的功力,十世灵力的篆符被蹲下的阿呆咬住,嘴巴张合两下篆符就被吞进去了,但阿呆却没什么变化。

    “修理完了,也喂饱阿呆,”小九转过身来指着陈谦说,“下次不要随便招惹阿呆,尤其是在九儿不在的时候,自动模式的阿呆遇到生人就会砍的。”

    “自动模式…小九这词你哪里学来的??”难道小九也是穿越党?这么具有现代化气息的词汇,仙阵世界的原住民肯定想不出来的。

    “九儿哪有那么厉害,这是从《盘古十二真经》里学来的。九儿悟到的功法是《傀儡足球队》,练到巅峰能同时操纵十一具傀儡,而且每一具傀儡都有小九八成功力,傀儡之间还能自动互相感应变幻阵型,像是四三三阵、三五二阵、四二四阵等等,攻守兼备,变化莫测,连师父都称赞是很厉害的天级功法!虽然九儿现在只能炼三具傀儡,但是以后肯定能炼到十一具!”

    自动模式就算,还来足球队,四三三阵…我早就猜到玄通道人那一批先贤是穿越党了,可前辈啊,取这么恶趣味的功法名真的好吗?你考虑后世的穿越者先惊喜后绝望的心情吗?想找一个活的同期穿越党真**难啊!

    陈谦心里在滴血,绝望写满整张脸,小九还以为陈谦是没悟到功法,被自己刺激到了,只好轻声安慰:“你也别难过,听梁固说你是刚入门,没领悟功法到是很正常的,没突破心法第一层也别灰心,很多师兄师姐转生十几世都没突破第一层,你虽然也没突破,但领悟到炼眼的诀窍,可以算半层,至少在隐龙会里不是垫底了!”

    小妹妹,不会安慰人请不要说话!

    陈谦觉得必须马上转移话题,再聊下去估计心防失守,保持不了理智。

    “说到梁固,他特别提到小九有做面具的手艺,这面具在外面闯荡时很有用,小九你看看什么时候有空传授一下?”

    “可以教啊,不过这牵丝线的用法你也看到了,全程都靠神识操作,一般来说得有地篇三重的修为才能学。”

    …….

    还是回屋闭关,早点学会九封篆比较好。

    ----------------

    龙泉山脉灵气充沛,山脉里生机勃勃,即使在冬季树林也全是绿色,陈谦在山里过了一个冬天,可冬天过去多久他真不记得了。

    生活在修炼、睡觉、讲故事之间轮流切换,单调的日子一长陈谦也不再关心今天是周几,来这里大概有七、八个月?陈谦学了《篆文初解》,能写篆文和基础的灵阵,在小九的拆解下也明白九封篆的写法,每天都刻苦地练习篆文。按照龟速临摹写法,十五天陈谦可以写出一幅九封篆。

    成功写出九封篆后,陈谦终于能松口气了,幸好这一世金光来得慢一些,再加上自己意外开启的神眼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九封篆。

    当写出第一件九封篆时,小九开心得拉着阿呆转圈,连很少露面的七长老也出来称赞一声,七长老说完客气话就下逐客令,还是小九主动帮忙求情,七长老才让陈谦接着住。

    后面的日子讲故事的比重飞速攀升,相处这么久陈谦早就摸准小九的耳根,这小丫头偏好以女性角色为主角的冒险故事。

    陈谦推荐过《西游记》,小九拉着脸说:“一只石猴子当和尚有什么意思,听着都脏!”

    再拿出万古经典《红楼梦》,小九不屑一顾:“皇宫九儿都住过好几年,大观园?呵呵。”

    “小九你还转世当过公主吗?”

    “没有,戴着公主的面具,把她藏暗格里就行咯。”

    ………..还有这种操作!真心服了。

    再说《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的男人戏,小九更是完全没兴趣:“刀来剑往打打杀杀,这么麻烦,不如九儿用一箱篆符平定江山。”

    小九喜欢的是郝敏、爱丽丝、慕容琉月、小太平等等同龄小女生的故事,常常会猜故事里的主人公下一幕会遇到什么,该怎么用手上的资源反击。

    小九的问题多得让人头疼,每天晚上陈谦睡觉前都得想各种设定来补全明天要讲的故事,熬到两眼发黑才睡着。

    这样失眠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秋风吹起天气转凉,一天清晨村子吹起号角声,陈谦还再纳闷大清早谁在扰人安睡,房门被阿呆粗暴地踹开,陈谦立马进入战斗状态,却看阿呆在门口一动不动,小九急匆匆地跑过来喊。

    “快来坐车,金光要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