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十九篇 创造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等到眼睛彻底养好,陈谦终于能下床活动了,一走出门就看见小九在院子里摆弄一些皮具,碎布。发觉陈谦在看她,小九也不躲了,只是害羞地低下头。

    小九的脸圆圆胖胖,让人很想捏一捏试试手感,她今天穿着粉色的丝衫,长裙,脚底一双白布鞋,搭配头上两个丸子,整一个调皮可爱的大家闺秀。

    要不是小九堪比天山童姥的年岁,真想认她作妹妹。

    不过这都是一厢情愿,陈谦调整姿态顶着最善意的笑容走过去跟小九道早安,走近一些时小九突然对地一指,在陈谦脚下打出一条线,吓得陈谦缩回脚趾头。

    “九姑娘,这么大火气是做什么啊……”

    “九儿没发火,只是提醒你离一丈远便好,师傅常说不能跟你亲近,不然要被拐走,你离九儿远一些,九儿也不刻意躲你,九儿觉得这样最好。”

    七长老的眼睛真毒,这下只能慢慢来了,起码小九的态度松动了有进步,可以再接再厉!

    “七长老说的对,我毕竟是要戴罪立功的人,罪没洗清哪能受人礼遇。再说我们才认识几天,还没那么熟。”

    “你不生气就好,九儿等会还想听郝敏的故事,你能再讲一篇吗?”

    “那肯定没问题!我的嗓门,在屋里给你讲都行。”

    “太好了!等九儿试验完再去听故事。”

    九儿再次摆弄布料,拿出一块丝巾铺在膝盖上,双手齐用,指尖刚点在丝巾上,一连串的篆文就流淌出来。这可是现场引灵成书教学,陈谦立即聚集灵气到眼睛上,开眼后周围的光线全都过滤掉,眼中只有星星点点的灵气颗粒。在开眼的状态下时间变得缓慢,小九的动作也被放慢,她的指尖快速颤动,每一下都能写出一个篆文,篆文连成灵阵,灵阵叠成篆符,对照两本书的内容,陈谦大概明白小九在刻一个水相道法,但具体什么用途倒是看不出来。感觉眼睛负担有些大,陈谦连忙停下灵力运转,周遭的景色又恢复如初。

    停止开眼时,小九的新作也出炉了,她用丝巾盖住一块木头,然后触发篆符,丝巾表面覆上一层水雾,陈谦从丝巾上看到自己被拉伸的脸。

    这是镜子,模仿湖中倒影。再想到小九用丝巾盖木头的举动陈谦猜到了,小九想模仿出隐身衣,真是动手能力满分,刚听个故事立马付诸实践,难不成这小丫头是个篆符发明家?

    该给的鼓励还是要给,陈谦拍手称赞:“小九真是灵性,再钻研一下就能开发出隐身篆符了。”

    “还差的远呢,那一天听完后九儿就开始试了,猪皮,牛皮,羊皮,粗麻,纺布都不行,昨天才试出蝉丝可以用,可是隐身的原理真难,不管是金相的幻光还是水相的雾镜都难达到隐身的效果。九儿很烦燥,头疼!”

    “小九,隐形可不是光靠几面镜子就能实现的,它得将周围各个角度的景色都画下来,再投影到表面才能达到无缝衔接。可隐身衣本来也没什么用处,听声辩位,看脚印,撒石灰粉,破掉隐身衣的办法多了,没必要花大代价去做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吸收,再释放?”小九拳头一握一松,大眼睛盯着双手,想得出神。

    一握一放反复数十次后,小九眉头舒展,兴奋地原地蹦哒:“九儿明白了!九儿明白了!这一次一定能成!”

    小九急匆匆地跑回房间,地上一堆原料被小木头搬进屋里,看这丫头有闭关的趋势,陈谦只好先回去修炼。

    一修炼陈谦才发觉自己的神识又强了三分,任督二脉中的又浑厚一些,感觉多了一世的修为。

    修习篆符竟然有这种意想不到的好处,陈谦继续练习提炼灵气,用开眼后的内视法修炼每一天都能提高灵气的质量,五天后陈谦能使出精纯的火相灵气,不仅能写一笔火篆文,连带着烈焰掌的威力也强了三分。

    五天里没见过小九出房门,有几次陈谦偷偷路过,往屋里瞧时小九都坐在桌前写篆文,没有回应陈谦的窥视。

    这丫头没出过门,可是每天的院子都很干净,饭菜都很准时,那个小木头除了送到送信平时最大作用就是看门了,没见过它扫地摘菜,难道院子还有别的仆人?

    那屋子靠东边,挨着围墙造的,屋子外放着一大一小两口缸,大缸装水小缸装米。缸旁边还放着两捆干材,这肯定就是厨房了,刚来时陈谦就注意过这,想当然地以为厨房是小九在用,后来就没再留意。

    带着疑问,临近中午时陈谦准备到厨房一探究竟。走近时就能听到切菜的声音,陈谦隔着三丈远偷偷看向屋里,果然发现个扎着头巾的人在做饭,那人各自相当高大估计有一米九多,切菜手臂的动作很大,标准肩膀带动小臂,小臂再自由落体。

    看那僵硬的动作,陈谦总算明白这五天青菜、肉片都切得大小不一,看来是这厨师的刀工实在差劲。

    好歹在这白吃白喝,见个面打声招呼还是有必要的。

    陈谦远远喊声你好,那厨师就停下手上的动作,就在陈谦想过去打招呼时厨师又动了,整个脑袋扭过一百八十度,盯着陈谦扫了两眼,然后肩膀才带动身体咯咯咯地扭过来。

    “我擦,什么鬼!”陈谦被吓得掉头就跑。厨师举着菜刀直接冲上来,不管陈谦怎么喊叫,厨师都不理会出手刀刀攻向陈谦的双腿。

    “你再这样我可得还手了!”

    厨子连劈三刀回话,陈谦只好后跳躲开时用铁桐林困住厨子,五根木桩撞击厨子的小腹和后背,厨子没吐血倒是木桩全都裂开。

    这是铁打的身子吗,铁桐林撞石柱都不会裂的。来不及细想,陈谦连忙闪身躲开飞来的断木,厨子瞄准陈谦腾空的瞬间冲刺杀到。这一下再也不避不开,陈谦只好全力轰出豪鬼炎跟他硬碰硬。

    没想到厨师一手抓碎大火球豪鬼炎,冲过爆炸一刀砍向陈谦的左腿。

    “住手!”

    小九的声音一出,厨子就停住了,在爆破的光亮过去后,陈谦一睁眼就看到架在腿上的菜刀,吓得立刻躲到院子外面,在门后面喊道:“小九,这厨师是杀人狂吗?不是说同门不可相残,我就算是罪人也还是隐龙会的门徒,这家伙一见面就要砍我的腿,以前是干黑店的马?!”

    小九一脸看傻子的表情:“你跟傀儡是同门?”

    陈谦楞了一下,往小九嘟嘴的方向看,这才看出厨师挡豪鬼炎的小臂已经没有皮肤,露出底下的木头。

    “我竟然差点被一个傀儡砍掉一条腿…”

    “说什么蠢话呢,阿呆一个能打你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