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十四章 篆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回到屋子里休息,下午活动一下伤口又有些发痒,陈谦赶紧躺下运气调息,身体的状态才好一些。

    到了戊时小九准点送来晚饭,确是派了个木头人端进来。那木头人只有半米高,有四肢和关节,走起路来相当平稳。它完全是由圆柱体拼接起来的,丝毫没有手工雕琢的痕迹。木头人把饭菜放在陈谦床边,就转身退出房外,陈谦看到它后脑上贴着一张黄色的长方纸条,上面有一堆长蛇一样的扭曲线条,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篆符。

    大概是那张符让木头动起来的,篆符倒真是奇特。

    没等陈谦下床吃饭,木头人又端着几本书和一个药瓶进来。这时门后传来小九的声音。

    “客人,你身上有伤暂时不能修炼,先用百回丹调理下身体。另外那两本《篆符初解》、《灵阵十八套路》你先学着,看明白了我再传九封篆给你。”

    “有劳九姑娘,另外在下名叫陈谦,姑娘以后直呼我姓名就好。”

    怎么没回应?陈谦连着喊了几声九姑娘都没人应答,看来小九又躲起来了。

    晚饭倒是清淡,一碗米饭一份炒笋,还有一份黄瓜炒蛋就是全部了。

    院子里有鸡他刚进门时就看见了,没想到这山里还有稻田和菜地。或许是从外面运来的物资也说不定。不再纠结食物来源,陈谦对付完晚饭就点上蜡烛看起书。

    《篆符初解》讲的是封印术,将五行变化封在黄纸上制成篆符便是五行符,将幻术迷阵封印的便是重诡符,将灵力和操控之法封印的就是傀儡符,使用篆符讲究的就是化繁为简,将世间万千变化封在一笔之中。

    篆符种类繁多体系庞大,虽然这本初解只介绍三种篆符,但陈谦也是看得头疼,往往记得后面忘记前面,看得越久越有困意,觉得脑袋像是被书掏空了一样。撑了不到半个时辰,了解了大致的内容后陈谦就将它放到一边。

    这书邪乎,陈谦决定暂时放下,休息一会去看另一本书。

    《灵阵十八套路》书如其名,将上百种阵法一一拆解,归纳成十八个基础阵法。按照笔者的说法,只要吃透这十八个基础阵法,再庞大的阵法都可以由基础阵法叠加变化出来。通览一遍后也觉得头晕,只好放在一边先休息一下。

    吃下百回丹后陈谦安稳地睡了一觉,隔天起床只觉得全身都变得轻松许多。

    百回丹的药力果然厉害,身体好一些算是行动自如,像昨天做的家务也不再觉得吃力。陈谦寻思着该去谢谢七长老赐药。陈谦想找小九引荐却没得到回应,只好自己进内院找。

    七长老的院子分前后两院,陈谦进到后院看到院子中央种了三棵桃花树,全是四米高的大树,八月桃树已经结了果子,熟透的桃子还挂在枝头,也有很多已经掉落在地上。

    “哎呦!”

    一声惨叫,一颗桃子在地上翻滚,桃树背后站走出个人骂咧咧地说:“混账老天爷,一大早都不让人安睡。”

    被桃子砸醒的正是瞌睡鬼七长老。

    陈谦连忙施礼:“长老,晚辈打扰了。”

    看陈谦站在台阶上,七长老纳闷说:“你不在前院看书,跑进来做什么啊?”

    “晚辈特来感谢七长老赐药,也谢谢七长老在堂上替我求情。”

    七长老摆摆手往屋里走去:“不用谢我,当时我看二长老非常为难不想处置你,所以才提出将功赎罪的法子。你要谢该去跟二长老道谢才对。”

    七长老房门一关,不给陈谦追问的机会。陈谦只能带着疑问回房里。

    回想当时堂上的情形,九长老很理所当然地提出将陈谦踢出隐龙会的惩罚,跟楚浩的猜测完全一致。只因二长老迟迟没下决断,才让七长老补充金光炼印的法子。二长老同意后却又补刀一记,门徒不能帮陈谦追捕仙奴。这一连串举动既像是想帮陈谦脱困,又为了维护门规下重手。感觉就是老好人的左右摇摆。

    陈谦想不明白,只能把心思花在攻克两本书上,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他也看清房子的格局,前院六间房,后院四间,这么大的院子只有七长老和小九两个活人的影子。这让陈谦冒出一个不好的猜测。

    “九姑娘,在吗?”

    陈谦连续喊了十几声终于得到回应,门外又传来那稚嫩动听的声音。

    “客人,你不好好研习篆学,喊我做什么?”

    陈谦连忙下穿,对着空气施礼:“刚才我去向七长老道谢,看到院子的房间大多都空着,很好奇你的其他师兄妹们去哪了?”

    “哪来师兄师妹,百世以来师傅就收了九儿一个徒弟。”

    一听陈谦心里凉了半截,这七长老是人品不行还是学问太高,活这么久竟然没收几个徒弟传承师门,当真奇怪。

    “看来七长老很疼九姑娘,只收你一个徒弟就满足了。”

    “哪有!师傅收了好多记名弟子,怕是有快三百个了,可是能学成篆符的只有九儿一个,所以九儿是真传弟子,其他的都不作数。”

    我擦,果然这篆符非常难学,昨天看了半个时辰就觉得头昏脑涨,思路不清。看来自己也很有可能是没天赋的那一类。可再困难都得学下来,不然过了这一世陈谦就跟入会前一样,只能靠运气博生机了。

    打定主意,陈谦立马讨好说:“九姑娘果然聪慧,在下愚钝,对于《篆符初解》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想请九姑娘指点一二。”

    等了半天才听到小九回答:“师傅说过,外门来学九封篆的都是有过之人,不可以太亲近。你先学着聚灵为笔画些简单的篆符。学会了我再教别的,以后除了要紧事,别再随便喊我。”

    话刚说完一张巴掌大的牛皮飞到床边,陈谦捡起来看,上面有只写着一个封字,再没有别的图案。

    “这就是九封篆,你能写出这个字就可以出关,好好加油吧!”

    扔下样品后小九彻底消失,留陈谦在屋子对着牛皮发愣。

    这自学天赋要求得太高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