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十三章 新生活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金光炼印,几乎被人遗忘的规矩,在七长老的解说后众人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在隐龙会与仙奴斗争的最激烈的岁月里,追捕和反杀天天都在上演,很快前辈们就发现可仙奴是杀不完的,杀掉仙奴后仙印回到天上的千字真言阵中,下一世又有新的仙奴诞生,仙奴永远是一千人,可隐龙会的门人却在对抗中不断地死去。

    前辈们开始寻找限制仙印的方法,比如用道法轰击仙印,可是往往仙奴死掉仙印毫发无损,还有用咒术将仙奴封印起来,可为封印建的祭坛在轮回中消散,根本起不了作用,也有人想去破坏千字真言阵,可是一直找不到阵旗阵眼。最后有一项尝试成功了,就是将活捉的仙奴扔进金光里。

    那一次前辈们活捉了三十个仙奴,记下他们身上仙印对应的字后扔进金光,往后世代里前辈们就留意仙印的字,那三十个仙印再也没出现,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其他仙奴,后世仙奴的数量越来越少,隐龙会也再次得到发展的空间。一直到二十世后最初三十个仙印才再次出现。

    金光炼印仍然只是拖延时间的手段,而且先得活捉仙奴,还得带着仙奴穿越金光,看管的时间越长风险越高,有多次因仙奴逃脱而引发的悲剧。于是前辈们又研究出将仙印从仙奴身上剥离的方法---九封篆。

    “陈谦,既然你接受处罚,那这一世剩下的时间就呆在这里学习九封篆,若你能学成,下一世集齐十道仙印再来白虎堂换通灵符石,它可以接收消息通知你金光的位置。如果你学不成九封篆,那只能抓活的仙奴,你听明白了吗?”

    “我听明白了。”

    “好,二长老您看可否按我的建议判罚?”

    二长老问被压在地上的傅原:“这判罚你服不服?”

    傅原没回答也没点头,但他握得紧紧的拳头向所有人表达他的态度。

    二长老叹气道:“同门之间不该有积怨,如果今天不能让你信服,日后说不定会变成同门相残的惨剧。我在此下令,隐龙会门徒不可援助陈谦捉拿仙奴,傅原亦不可向他寻仇。”

    梁固急了:“二长老,凭陈谦刚入门的修为,独自去抓仙奴无疑是送死,若真要如此,跟直接逐他出会有什么区别?”

    “我是向他们两个下令,你退下!”二长老一发话,强大的威压震得所有弟子当场跪下,庞大的力量让人觉得是面对一尊天神。

    二长老收起气息,所有人才松了口气,那种心脏像是被攥紧一样的感觉实在恐怖,真不想再遇上第二回。

    “我再问你们两个一次,可否接受七长老的提议?”

    陈谦大声回道:“我没有异议。”

    “我接受。”

    傅原终于点头,这场审判才算落幕。

    -----------------

    散会后陈谦被两个紫杉押着,跟着七长老走到北侧的一间小院子里,七长老在门前喊一嗓子:“小九,开门迎客啦!”

    木门被拉开,绑着丸子头的小姑娘怯生生地在门后看着三人,发现陈谦在看她,露出的半张脸又缩回门后去。

    “师傅,怎么带这么多人回来,九儿怕...”稚嫩的嗓音宛若黄莺,让人听得很舒服。

    “就中间那个是客人,你们两个辛苦了可以回去复命。”

    紫杉倒是干脆,给陈谦解开枷锁后就走掉了。留下陈谦一人傻傻地站在院子门口。

    “还傻在那做什么,快进屋里来,以后你就跟小九学九封篆。”说话七长老就走进屋子不见踪影。

    啊?看那个时不时探出头来的小姑娘,陈谦觉得抓仙奴这条路更加难走了。

    “九姑娘,我叫陈谦,向姑娘请教九封篆。”

    “很久没人学这种技法了...”

    小九还是躲在院门后面,陈谦只能听到声音。

    “上一次有人来学是几年前?”

    “太久,九儿记不清了。大概三十五六世的样子。”

    我去!这小丫头比楚浩活得还久,这才是人不可貌相的终极解释啊!

    “九...九前辈,晚辈失礼了,请问有空房借我暂住吗?”

    “有,房间不少,你就住那一间。”

    小九的手从门后伸出,指着西边的一间屋子,然后小手又缩回去。陈谦一进院子,那院门也跟着动起来,永远保持遮住小九的角度。

    这么怕生的嘛....等她领路是没希望了,陈谦只好自己进院子走向屋子,短短几步路就察觉背后有视线盯着自己,停住脚步猛回头,只看见晃动的木门。连续几次急停回头都是这样,陈谦也是无奈,只能暂时不管这见不到面的师傅,打扫空置的房间。

    挑水、拖地、晒被褥,陈谦完全发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优良传统,把这院子当自己家来用。

    不这样都不行,虽然全程能感觉到小九的视线,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她的人影。只有在问道水桶在哪,扫帚在哪,棉被在哪时才能得到小九的回应,再往声音的方向寻去又找不到人了。试了几次陈谦也放弃了,先整理房间再说。

    忙活一下到下午了,离晚饭还有一个时辰,小九已经通知陈谦会准备他的饭,那陈谦就彻底没事做了。走出院子外在附近逛了逛。

    七长老的院子在整个大院的东北角落,出了院门陈谦就遇到紫杉阻拦,不允许他往内院走动,只能在七长老的院子附近活动。陈谦想了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现在自己是戴罪之身,跟同门的接触越少越好,免得将来违背二长老的指令。

    虽然不能往内院走,但是出大院倒是没人阻拦,陈谦走出大院北门才发现为什么紫杉不怕他逃跑。

    这大院是建在一个半山腰上的,院门外有条三丈宽的大路,下山倒是非常方便。陈谦站在崖边欣赏风景,天上飞着猎鹰一样的鸟,却不是外面常见的尺寸,投下的影子能把陈谦完全罩进去。可这些鹰只是天空霸主的点心,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陈谦就看见一头没有眼睛的大蝙蝠,靠拍打尾巴飞行的蝌蚪形状的怪物,还有黑鳞白腹的蛟龙,而地上树林同样不安全,大的不像话的乌龟跟小山一样的白犀牛角力,然后两只怪物被山猿一拳一个打趴,坐在原地扒壳吃肉。

    这光景让陈谦害怕,他是贴着院墙看完的,还好那些怪物攻不进来,那些猎鹰看到陈谦出门时就发疯地冲过来,却撞到无形的墙上变成肉泥。

    看来不靠紫杉的马车,自己根本走不出一里地。难怪他们放任自己在外面乱走。

    不想当肥料,只能老实在院子里待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