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十二章 金光炼印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陈谦是坐着马车去白虎堂的,来木屋接人的使者穿着紫衫蒙着脸,他们带来的马车有木门没车窗,进入后就是个小黑屋,只剩门缝透下来的一点光亮。

    一共四辆车,陈谦和刘进被塞在同一辆车里。

    上路后车子走得飞快,完全不像在山里穿过,更像是在湖面溜冰的感觉,约莫过了两个时辰车,一行人到达白虎堂。

    陈谦下车一看,只觉得自己进到一个大的山寨,外围木桩组成的围墙,里面全是一层的木房,顶上都铺着茅草。

    庭院很大,中间摆着十多张十人座的大圆桌,地上还残留着不少剩饭,七八只鸡在餐桌下加餐,两个拿着杆子的少年驱赶母鸡把它们赶回圈里。

    这白虎堂跟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样,简单搭建的房屋,平整的砂石地,刚办过酒席的院子,这些景象全都跟隐龙会精英的住所不沾边,本以为是仙境般精致与威严并存的地方,没想到是个以实用为主,放弃造型的院子。再细想一下又释然了。

    这么粗糙的隐居地十天就能折腾出来,若是要建一座宫殿怕是大半年才能有个框架。在金光轮回面前还真没有闲暇时间可以浪费。

    跟着紫衫使者进屋,一行人绕着外侧围墙的过道走,经过别人房间时就只听到声响看不到人,走了大概四十丈远,一行人拐回里屋,进到一宽敞的大厅里。这里的陈设很简陋,正中央挂一块写着白虎堂的牌匾,牌匾下方有三把太师椅,这些就是大厅的全部家具了。

    陈谦等七人现在大厅中间,护卫的八名紫衫使者站到两侧,紫衫使者派出一人一人去请长老,其余七个在大厅看守。

    长老没那么快来,紫衫使者全都站着一动不动,用审视的目光观察陈谦等人,让人不舒服的视线和过于安静的氛围使人更容易紧张,刘进额头直冒汗,朱淮紧张抱着霞翡的手臂,霞翡小声安慰她,却引来紫衫使者的呵斥。

    “白虎堂审讯,不得交头接耳!”

    朱淮吓了一跳,立刻收回双手站好,头低下来不敢睁眼。

    “冯远,差不多行了,你看把小姑娘吓得。”

    “楚前辈请不要直呼我辈名讳,保持肃静!”

    “好啊你这臭小子,我回头收拾你。”

    吵了两嘴楚浩也不吭声了,就等长老来问话。

    等了快两刻钟长老才进厅,第一个进来的是个不修边幅的年轻男子,睡衣外面加件长袍,乱糟糟的长发披在肩上,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边走边打哈欠,直接走到最西边的椅子坐下,单手撑着脑袋又开始打瞌睡。要不是脸长的很俊,这人走街上肯定要被嫌弃。

    跟着瞌睡鬼进来的是画着戏妆的男人,穿着杂役的衣服,配着花旦的妆容非常怪异。他倒是端正落座,腰挺得笔直,

    最后进来一个中年人,一身黑衣头发胡子都有着发白,他有些驼背身体瘦瘦干干,体质貌似不太好,走几步就得咳嗽两下,显得人比看上去更苍老。中年人坐在主位上,看来是白虎堂头目。

    看着中间的长老,陈谦倒是有些新奇感,从接触隐龙会到现在碰到的人全部都是年轻人,转生全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今天终于看到一个超越年龄段的,不自主多看两眼,可一瞄才发现那长老也在盯着他看,吓得陈谦连忙低下头。

    ‘我是这次事故的罪人啊,竟然还敢评判长老的年纪,真是作死。’

    准备妥当,紫衫使者冯远说到:“七长老,二长老,九长老已落座,开始审查红竹沟遇伏一事,此事因叶晨与楚浩商议一同参悟石碑而起,两队人马共十二人在红竹沟被仙奴设伏,突围中叶晨,傅清,童玥战死,逃往榕城的路上纲筑,洪城遇害。傅原,楚浩分别向说明当时的情况。”

    傅清先讲述了救援叶晨的情况,当时叶晨引万蛇破敌阵,破阵时叶晨半边身体也没了,傅清,傅原和梁固一同杀入敌阵抢救重伤的叶晨,傅清,傅原冲击敌方两翼,梁固用土行术接近叶晨想从地下将他救走。

    本来已经得手,叶晨收起法相要跟着梁固遁走,可没想到太清宗长老灵济道人早有预谋,合众长老之力将战区泥土变成岩石,破坏梁固的遁术,反而将四人围困在石壁里准备一网打尽,最后还是靠叶晨前辈与他们同归于尽才打开一条路,冲出红竹沟时傅清力战而死,梁固也没了一条腿。出谷之后逃出三十里就甩开敌人,然后傅原和梁固就悄悄潜回榕城。

    楚浩接着讲他带领新人突围的情况,在返回榕城的路上一路闪躲还是被敌人发现,先是纲筑殿后不敌,然后众人掩埋童玥后,六人连接遭遇追杀,队伍一分再分,逃亡中洪城不幸遇害,陈谦混入榕城后突破金光门封锁入龙泉,而刘进,朱淮和霞翡是从南侧绕路被傅原接引入林的。

    说完情况,九长老用唱腔发问,让人很难听懂。

    九长老问道:“楚浩,你是跟叶晨联系时可有异常?”

    “没有,我们通过书信联系,全都通过专跑两州的信使传递,并无异常。”

    “是否有被仙奴种印?”

    “我和梁固多次检查,没有发现被种印的痕迹。”

    “我们队伍也是如此,”傅原补充说“我们七人提前一天赶到内黄县,检查周围二十里地没发现有大批人马调动的痕迹。”

    九长老看了冯远,后者说道:“现存七人确实没有被人种印。”

    “这就怪了,仙奴是怎么锁定你们的行踪。”

    在长老们还在思考时,陈谦走出队列承认自己的失误。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在宣城时被仙奴盯上才害得大家行踪暴露。”

    九长老奇道:“你没被种印,怎么确定仙奴是盯上你呢?”

    “在逃亡中我看到她指挥太清宗,也看到她的真面目,是前世的故人,我在宣城见过她。”

    话一说完傅原就一拳打飞陈谦,还想追上去打时被紫衫制住。

    傅清怒吼道:“我们好心带你修炼,你竟然暴露自己的行踪,害死我兄弟和师长,你还有没有良心!?”

    “是我的错,我甘愿领罚,任凭各位处置。”

    九长老说:“现在事情也算清楚了,陈谦你泄漏行踪,导致五位同门被害,只能按照门规责罚,犯此大错理应逐出师门,永世不得归会。二长老您看这样处置如何?”

    二长老闭目不语,双手插在袖子里眉头紧锁,似乎很为难。九长老催促几声,二长老都没回应,倒是打瞌睡的七长老出声。

    “陈谦,你若是不坦白,事情也许就盖过去,但你主动站出来说明你是真心悔过,我敬你是条汉子,该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二长老,还有一条规矩太久没用大家都忘了,您老应该记得吧?”

    “你是说金光炼印?”

    “没错,一条人命要六道仙印来抵,间接害死五人,三世之内要封印三十道仙印来赎罪,陈谦,你接不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