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六十章 短暂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薛莹…怎么会是你?”

    陈谦完全没法相信正道口中的仙师就是薛莹,可她称呼自己为陛下,为了他偷袭杀掉要胖左使,不正是记得皇宫那段岁月的证明吗?

    “你为什么会记得我当过皇帝?难道你也穿过金光转生?”

    “我当时带着瑞儿在围城前就逃离京都了。我不是转生者。”薛莹掏出个瓶子,抖出些药粉撒在陈谦的伤口上,“伤势这么重还是少说话,赶紧疗伤要紧。”

    上过药陈谦的伤口很快止住血,可陈谦全部的心力都在思考薛莹的来历,如果薛莹真是仙师,那她去寻生母报喜就是假的,而是知道我们要启程离开后就去找仙宗集结兵力,一路追踪到红竹沟再痛下杀手。联想到薛莹在花舫夜里的动情,上门逼婚的唐突,安排在客栈的丫鬟,精妙绝美的刺绣,陈谦一下子把这些违和之处全串起来了。

    “我真傻,还以为是我曾经的深情打动了一个红尘女子,没想到你一直都记得。从宣城那一夜开始,你就算到今天的局面了?!”

    陈谦讲到后面都嘶吼起来,牵动伤口又流血。薛莹也不解释,掏出另一个药瓶放在陈谦耳边。

    “这是九转玉露丹,太清宗进贡的,吃了对内伤有奇效。相公,我该走了。金光门很快会找到这边,我们孤男寡女在这树林叙旧可不好解释。”

    薛莹麻利地戴好面具、帷帽,擦干剑上的血迹就要离开。

    陈谦愤怒地喊:“我实在搞不明白,既然追杀我们到榕城,为什么你还要救我?”

    “本来我不一定要来的,一路追下来加上树洞的那个,已经集满五个人。继续追到榕城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来的只有相公你,那我也只能罢手。”薛莹语气很平静,听不出半点变化。

    “你说什么树洞,你杀了洪城?”

    “我可没杀,是那些正道人士寻着踪迹找到的。我可是一路快马冲到榕城的。”

    “冲到榕城截我,现在又要放我走?你到底在想什么!”

    薛莹背对陈谦边走边说:“相公,在红竹沟我是下令活捉你的,可是那大蛇搅局我根本控制不了。在榕城看到只有你一人来,我已经下令撤兵,可你太不小心还是被人认出。我从来都不是会弑夫的坏女人,更何况这世上记得我的人只剩你了。”

    “往南走三里路,从西边的小道进龙泉山脉,你的人在那有暗哨,到那边就安全了,没有势力能闯进龙泉。相公,有缘的话来世再见。”

    -------------

    薛莹已经走远,但陈谦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她是皇宫里温柔贤淑的妻子,是花舫里琴艺精湛的清倌人,是号令天下的仙师,是害死五个同门的罪魁祸首。

    不管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害死同门的罪陈谦得背,如果不是自己嘴贱,非要贪恋前世情缘,也许根本不会被她盯上,也不会有后面一连串的事故。

    “洪城,我对不住你。”

    陈谦下决心一定要抓到薛莹,把事情弄个清楚。现在还不能死,陈谦吞下九转玉露丹,调息一会勉强提起一口气能走路了,三里地不远,陈谦拿长枪当拐杖,一步一步地挪过去。

    按照薛莹的提示,陈谦果然找到那条小路,艰难地往山上走,陈谦觉得视线模糊,意识都快撑不住,只能听见一些乌鸦的叫声。

    陈谦不记得上山几步后倒地的,醒来之后已经是躺在一个木屋里,外面应该是光线明亮应该是白天,刚想起身只觉得浑身都疼,嗓子干的咳嗽起来。

    大概是听到声响,木屋的门被打开,楚浩、梁固、刘进一同进到屋里,三人里面只有刘进是受了轻伤,梁固断了一条腿拄着拐杖走路,楚浩左边袖子全是空气,右眼也用黑布遮起来。

    看他们两个的惨象,陈谦挣扎地想赔罪却被楚浩按住。

    “好好休息,你的伤不轻别随便活动。”

    “前辈,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大家!”

    “打架哪有不挂彩的,我一条胳膊换他们二十个高手,很值!”

    “都是我的错…”

    楚浩的劝说一点用都没有,陈谦还是不停地道歉,这情景让梁固起疑,吩咐刘进:“你去外面守着,我和陈谦有话说。”

    梁固坐到床沿,放下拐杖问:“你到底做错什么,说说看?”

    “前辈,那群人盯上我们都是因为我。”

    陈谦将薛莹就是黑袍人仙师的事情说出来,还有逃亡中的遭遇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听完后楚浩抓起陈谦的手输入灵力,可是也没找到种印的痕迹。

    楚浩奇道:“你没被种印,那女人怎么能通过跟踪你来锁定我们?”

    梁固猜测说:“仙奴的手段有成百上千种,千里眼顺风耳的神通都曾出现过,真被盯上很难甩开。”

    “两位前辈,我听她说有五人遇害,除了洪城、童玥还有谁没回来?”

    “叶晨、傅清还有纲筑。”

    “连纲筑都被害了,看来是追踪我时候跟仙宗人对上,是我害了他。”

    “你不要这样自责,很多意外我们都避免不了。”

    梁固安慰陈谦,可楚浩突然冒出一句:“这事你没跟其他人说过吧?”

    陈谦摇头,楚浩立刻接着说:“瞒住,不要再让第四个人知道。”

    梁固急忙拉住楚浩:你在说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得接受白虎堂问询,要是查出陈谦身上有标记,他又隐瞒不报,那就是当堂处死的大罪!

    “那就让洪城顶包,他也去了花舫,也是一路逃到榕城。只要我们一口咬定是一时不查导致被跟踪,多半连审查都能避过。”

    陈谦立刻拉住楚浩说:“不行,洪城已经因我而死,怎么能再让他担罪名!”

    “那是你不懂承认会有什么后果,”楚浩甩开陈谦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害死同门立刻逐出隐龙会!永世不得归会。”

    楚浩话一出口,整个屋子都安静了。永世不得归会,那就是被赶出去当孤魂野鬼,全靠自己去找金光。运气再好又能逃过几世?

    楚浩沉声说:“现在事情已经成这样,洪城也死了。我不想看到因为追责再死人,别做无谓的坚持。”

    梁固立刻反驳:“即使是权宜之计也不能污蔑一同出生入死的同伴,这样做连一点底线都没有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他刚入会能力、经验都不够,闯了祸就该自刎谢罪?”

    两人争执不下,吵了刘进都吓到,跑进屋来劝架又被一拳一脚踢出去。看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陈谦大喊:“别说了!”

    “我会去坦白的,这次的过错全怨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