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十九章 陛下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榕城是贺州西南部的一座的小城,北面、西面都是龙泉山脉,向南走就到太岳山脉,地理位置很差榕城的规格也比较小,只有三丈高的城墙和东、北、南三座城门,猎户去龙泉山脉外围打猎只能通过北门绕行。

    陈谦正准备从北门进城,城外十里地的树林都已经被砍光,陈谦只能跟在进城的人潮中混进去。在城门前除了卫兵,还有三十来个江湖人提前盘查入城的旅人。他们全都穿着米白色的布衫,用的兵器是长枪,像是同一个门派的人。人群中陈谦还看见那一个拿铜锣的胖子,另外两个中年人也是黑袍人身边的高手。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楚浩甩开他们,这群人就来榕城蹲点吗?如果他们已经守在这里,榕城里面还会有隐龙会的人吗?’

    在山里穿行耗费太多时间,情况已经变得复杂了。以隐龙会的稳健,他们多半已经放弃榕城据点,那现在进城不就是自投罗网?可一想到洪城还在山里等他回去救,陈谦只能冒险混进城里打探一下。

    还好自己带着面具换过衣服,应该不会被认出来。

    陈谦压低斗笠跟着人群走,很快就排到城门口。那群两个白衣长枪兵在人群两侧,仔细观察每一个路过的人,看他们样子像是在辨认样貌。恐怕陈谦一行人的画像已经被传遍了,在树林里被八个刀客伏击肯定也是因为他们的样貌被人知道。

    这时候不能怂,低着头心虚怕是更容易被怀疑,只能在面具上赌一把了。

    陈谦抬起头迈着正常的步子走路,经过长枪兵时那白衣人犹豫一下,追上陈谦多看了两眼。

    陈谦手握住刀柄,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

    白衣人看了两三遍,觉得眼前的陈谦跟画像对不上,只好赔礼说:“晚辈认错人了,大侠见谅。”

    这白衣人说话带着宣城口音,鼻音很重。八成是一路追着他们来这的。陈谦闷哼一声,径直走进榕城,刚才被拍肩膀时幸好没被吓住,可后背还是湿了一片。

    进城后稍一打听就找到水门客栈,这家两层楼的小店开在南城门旁边,店门口就对着城墙门前的路只有一丈宽,万一有事轻功好的人直接从二楼跳出墙外就能逃走。

    进了店里一层只有一个掌柜在,他正在柜台盘账,手指灵活算盘打得噼啪响,走上台阶这三步里陈谦盯着掌柜观察,越发觉得不对劲,他虽然长得圆胖很像个开酒楼的老板,可打起算盘来手晃身不抖,身子倒是一点不虚。看他打算盘有模有样,可是加减进位乱得一塌糊涂,纯粹是在装样子。

    隐龙会挑人看门要么选外人代传口信,要么用门人接管整个据点。看这个演技拙劣的掌柜,陈谦心里一凉。

    看来这个据点真的被放弃了。

    掌柜笑吟吟地出来迎客:“客官是吃酒还是住店啊?”

    一开口又是浓浓的南方音,这下据点肯定被抛弃了。为了不被怀疑,陈谦只好应付说:“你们这客栈住一天多少钱?”

    “我们的房间便宜得很,一天只要二十铜子,还管早饭。”

    还真是低价,这下还嫌贵都不好意思,陈谦只好说:“倒是很实在,我还有两位朋友,等会带他们一块来。”

    掌柜笑得更欢:那感情好!现在快正午了,三位来店里吃饭我给您打折。

    陈谦点点头走出店外,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白衣弟子。陈谦提高警惕放慢脚步,随时准备动手。可白衣弟子没有察觉,径直跑到水门客栈。

    “启禀左使,仙师有令撤离榕城,说这里已经没有魔宗门人。”

    看来行踪没被发现,先出城躲半天,等他们撤离再回客栈看看有没有暗号标记。陈谦盘算清楚,加快步子走向南门。

    胖掌柜却没理弟子,反而跟陈谦招呼:“客官等一等!”

    陈谦心头一紧,停下脚步回头问:“什么事?”

    胖掌柜还是笑嘻嘻地说:客官手臂冒汗,后背全湿,可脖子上一点汗珠都看不见。你当我是瞎子吗?

    胖左使冲杀过来,一掌击出一道金色的掌印打向陈谦的侧脸,陈谦连忙侧身躲开,还是被掌印削掉斗笠,擦破面具一角。

    “果然是人皮面具,魔宗妖人本座定要看看你的真面。”

    擦你大爷的,猪皮硬被你说成人皮。要不要脸!陈谦没工夫骂他,只能在心里说两句。运起七星步跳过城墙往外逃窜。

    看到陈谦逃跑,客栈二层埋伏的白衣弟子也跳过城墙追上去。

    胖左使边追边大声吩咐报信的弟子:去禀告仙师,南门有魔宗余孽速来增援!

    “是!”

    报信弟子立刻原路返回,刚跑过两个路口就看到黑袍人独自走来。连忙上前报告:启禀仙师,南门发现魔宗余孽,请求北门、东门的同道增援!

    “很好,我清楚了。”

    黑袍人一掌拍在报信弟子头上,当场拍死他引得行人尖叫乱窜,但黑袍人毫不在意,飞快地往南门奔去。

    --------------------

    “妖人休走!金光门今日定要为民除害!”

    陈谦身后有八个长枪弟子追着,他们都是用金相道法,跟傅氏兄弟的流光诀挺像,不过攻击的威力和范围就比流光诀差远了,顶多延长出两丈金光,而且能外放金光的只有两个头缠白带的弟子,其余的都缠黄带。

    陈谦连续用冲天火和水龙枪回头攻击,但金光门却一直闪躲,等到胖左使追上来后他们才全力加速,想把陈谦围在中间。

    陈谦踩起七星步,奋力一跃跳出包围圈,反手一挥打出八道应龙箭,打伤两个弟子的手臂,其余的全被他们用长枪防下。

    躲在一次合围很难躲开第二次,才跑出一里地就被金光门合围在中间。

    “魔头,这下你跑不掉了。”

    “你们停下来才好打。”

    话一说完陈谦两拳打出,半人高的豪鬼炎轰向两丈外的金光门弟子,直接将他们烧成焦炭。

    在陈谦出拳时,胖左使不去救援弟子,反倒是一抓攻向陈谦的心脏。陈谦硬是靠着岩铠护住心门,一脚地动打乱金光门阵型,俯身躲开白带弟子的两道飞刃,再出两手云龙瀑打爆两名金光门弟子的脑壳。

    十息之内一番打斗干掉四名黄带弟子,可陈谦体内的灵力也所剩无几,拼着肩头被刺一枪,陈谦逃出包围圈,继续用七星步跑路。边跑边吸星大法恢复灵力,可是很快又被金光门五人围住。

    这一次胖左使主攻,其余四人辅佐围堵。陈谦的灵力恢复不到一半,躲闪胖左使的同时用应龙箭不停地攻击。陈谦使出二十道应龙箭织成箭网保护自己,但金光门作风非常凶狠,以伤换伤硬是闯进箭网和陈谦厮杀。不一会六个全都成了血人,陈谦被刺中三枪,左手已经抬不起来,腹部大腿各有两个窟窿。金光门五人被水箭划得满身伤痕,四名弟子都有多处静脉被割,只有胖左使受的些皮外伤。

    “魔头,你灵力枯竭,这下没招了吧。乖乖领死!”

    胖左使冲上来一掌砸下,却没想到陈谦单脚后跳三丈远,正要继续追赶时却看到陈谦抬起右手,一股巨大吸力袭来,胖左使立刻用千斤坠双脚入土稳住身体,可身边四个弟子身上伤口竟然裂开,静脉的血喷得比动脉还快,短短五息四人都失血倒地。

    胖左使看弟子死得干干净净,发怒狂吼,双脚发力接着吸力冲杀过来。

    陈谦躲避不了,只能全力轰出一发豪鬼炎,巨大火球凭空出现,把胖左使吞没进去。

    “干掉了吗?”

    陈谦被冲力弹飞倒在地上,他现在灵力枯竭,全身上下都疼动弹不得,连抬脖子确认战场的力气都没有。

    “魔头,没想到我有法宝护体吧?”

    胖左使从焦土里爬出来,胸前的一块玉佩变成粉末,虽然有玉佩挡下一些攻击,但胖左使两只胳膊全废了垂在身旁,胸前也被轰得皮肉翻卷,受伤相当重。

    “就算只剩两只脚,我也要踩死你!”

    这都没死!陈谦要紧牙关撑起身子,可怎么也撑不起来,只能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听见利剑入体的声音,随后听到胖左使颤抖的声音:“仙师,你……”

    胖左使尸体砸地发出一声闷响,树林里很安静,只剩下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陈谦抬不起头,只能转动眼珠子,这时一张鬼面突兀地出现在眼前,那个黑袍人弯着腰撕下陈谦的面具,看着陈恰的脸,鬼面张大的嘴像是在嘲弄失败者的无力。

    就是他在红竹沟伏击,一路追杀到此地。一行十二人活下来不知道有几个。陈谦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却挤不出半点力气杀他。

    黑袍人突然摘下帷帽,解开了细带,露出鬼面下那绝美无暇的脸庞,也是陈谦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她笑着说:“陛下,你样子真可怕吓到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