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十三章 追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这一夜陈谦在客栈安睡,跟在自己家里睡觉一样踏实。

    这一夜店家和小二累得直不起腰,还是咬着牙在后院挖出大坑埋了九个坏人。

    同样在这深夜里,离客栈五十里外一匹快马冲进嵩山,听到声响在山脚下守山门的两名仙宗弟子立刻拔剑出鞘,等看见一人一马直奔山门而来时两人齐声大喊道:“此乃太清宗嵩山分会,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那人在山门前停下,借着火光两名弟子才看清来者,他全身罩在黑袍里看不清身形,戴着帷帽和鬼脸面具,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黑袍人突然伸出手,手掌上腾起一个光球,像是无数道白光交织扭动而形成的,它的光亮盖过篝火,一下子将山门照亮如同白昼。两名弟子不自主地对着光球跪下,眼睛一刻都无法从它身上挪开,从它身上感受到磅礴宏大的气息,如同整个人置身于天地的洪流中一样。

    黑袍人散掉光球,两个弟子从震撼中清醒立刻道歉:“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冲撞前辈,罪该万死!请问前辈来我宗有何要事?”

    “你们不该问,带我去见掌门。”黑袍人声音低沉怪异,竟然是用腹语说的。

    两个弟子不敢怠慢,一个领着进门,另外一个全力施展轻功去内门报信。

    等黑袍人走到太清宗大殿时,太清宗的百余名外门弟子已经全部在殿外集结,殿内也聚集着所有的三十名内门弟子和十大长老,所有人都带着兵刃警惕地看着黑袍人。

    黑袍人步伐沉稳地走进内殿,面对太清宗的门人不显怯意,一位长须至腰的白发老者迎上来抱拳说道:“我乃太清宗嵩山分会的长老灵济道人,敢问道友名讳。”

    黑袍人径直走向大殿正位,和灵济道人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说:“本座名讳你们无需知晓。”

    黑袍人走上掌门位,大喝一声:“太清宗听令!”

    话一出口整个大殿都炸锅了,立马有人跳出呵斥道:“大胆狂徒,天下何人何派敢命令太清宗!”

    “无礼之辈,还不赶紧从正位上滚下来!”

    内殿的人亮出兵器准备动手,黑衣人再次亮出光球,白光一出所有人都惊住,殿外的弟子全都看得痴傻,而殿内的人定力明显高上很多,他们都能感受到光球中包含的天地大道,灵济道人更是全身发抖,颤声地说出两个字:“仙印!”

    黑袍人收住白光,所有人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灵济道人带头跪拜,所有人都一同向黑袍人行礼。

    一百多人同声喊道:“恭迎仙师大驾!”

    “太清宗听令,两个时辰内调集所有门人和外堂高手,同我一道去屠魔!”

    “谨遵仙师号令!”

    ------------

    离开客栈后两天里,陈谦一行人每天都要遭到三、四波土匪的袭击,即使换上面具情况也没好转。似乎道上疯传有五个身怀重宝的男人往西边去,这个方向上只要五人一组骑马赶路的都被当成目标。

    虽然土匪无法构成威胁,可是杀了太多反而会引起别人注意,五人只好改变原本的行程,尽量在夜里赶路,白天多走山林小道,遇到客栈只派一人去买干粮,连着赶路四天总算是在约定日期的正午前赶到。

    离红竹沟最近的县城叫内黄县,依照约定楚浩领着四人找到县城北边的客栈,这家店算是百年老店,从楚浩转生第一世时这店就开着,算是很好认的据点。

    进了店楚浩就跟掌柜要一间大厢房,带客厅的豪间。进了大厢房后,陈谦立马脱掉面具,这玩意儿戴了一早上反面全是汗,另一边刘进和洪城也把面具脱了,直喊受不了。

    “前辈,我们是运气太差还是真被人盯上了?感觉路上的土匪一波比一波厉害啊,昨天还有个放火的把我的袖子烧出个洞。”刘进翻起袖子展示一个三指粗的洞,让大家挨个欣赏一下。

    “确实有点蹊跷,道上传言我们身怀百万两银票,黑白两道全在找我们麻烦,这流言太荒唐可偏偏一堆人信。”洪城愤愤地说。

    陈谦猜测说:“当贼的有很多笨蛋,可精明的家伙更多。百万两黄金是多少钱啊,光银票都得装一大箱,这种流言会传播开来,有可能是放出风声的人威望很高,大家才都信他。”

    “不需要太在意,我们已经到内黄县,尽快去参悟石碑就行。有我和楚浩再加上白虎堂四个高手,护你们周全不是难事。”

    梁固想了会,又说:“以防万一,我还是检查一下你们三个。”

    梁固一掌拍在陈谦肩上,一股灵力转进陈谦身体里游走一个周天,陈谦刚觉得有些针刺感检查就结束了,梁固再去拍刘进、洪城,全都很快结束。

    “没有被标记,那应该没问题。”

    “梁前辈,标记是指什么?难道我们三个无意中被人下了道法而暴露行踪?”

    “有些道法能将自身的灵气打入敌人身体中,通过感知灵气察觉对方的位置,主攻暗器的敌人基本都有索敌手段。”

    “暗器通过伤口将灵气引入,我以前遇到过这一种。”陈谦立马想到铜豹门的金钱镖,不管从手段上还是长相上,那个马脸都让陈谦印象深刻。

    “对,世间大部分索敌道法都得通过伤口、或者食物来种下标记,但有一种人通过接触就能打下自身灵气,这种灵气可以存在于四肢或者五脏,行迹非常隐蔽不检查全身根本发现不了看,我们称它为种印,而我刚才的检查也是在防这种。”

    洪城困惑地问:“梁前辈,你刚刚说一种人,这种无声息的标记方法不是人人都能学的?难道是血脉相传?”

    “不是家族道法,这东西是学不来的,而是天赐。我们称这些会种印的人为仙奴。仙奴是转生者的死敌,每一世都想尽办法追踪隐龙会和暮虎,然后再煽动其他门派来围剿,让人非常头疼。”

    “对付这种躲在幕后的小人,我们见一个杀一个,过上几世肯定能杀干净。”刘进生气地说。

    “没那么容易的。”

    梁固正要解释,门外就穿来一阵脚步声,侧耳一听后梁固吩咐道:“白虎堂的同门来了,如果遇到熟人别太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