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十二章 埋了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人到齐了,老梁你去活动一下。”

    “你遇事就躲,本领都生疏了自己还不努力些。”

    “我出手就是拆房子了,你来做动静比较小,效率又高,当然是能者多劳啰。”

    梁固见不楚浩没有动手的意思,只好自己站起来。他一动八个贼人立刻拔刀攻过来,可梁固的乱藤缠更快,两息就把八个人捆成粽子。

    陈谦已经能听到马蹄声,三十五个贼人快速接近客栈,陈谦正要拔刀戒备,却见梁固结两个手印,地面就晃动一下,随后就听到外面会有各种嘈杂的声音,有马蹄声,还有求饶声。

    陈谦和刘进,洪城出门查看,外面竟然有很多贼人被种在地里,他们陷在以前泥沼里,胸口以下全被淹没,越挣扎沉的越快,只好停着不动大声求饶。

    刘进赞叹道:“真是厉害,这就是梁前辈的手段,高明!”

    “你和洪城跟梁前辈练了五天,没见过他这招吗?”陈谦表示怀疑。

    “没,梁前辈对付我们用拳脚加冲天火就够了,这一招范围这么大,兼具水,土两相的特点,说不定是人级道法了。”

    “嗯,功法等会再说,这帮贼人的头目应该就在三十五人里面吧?”

    “也是,得问问这帮兔崽子怎么会把主意打到我们身上,”刘进对着他们大声说,“你们的头领是谁,答应一声!”

    沼泽里立刻有人回应,全都争着当头领,刘进又说:“你们头领是八兄弟吗?一次冒出这么多人,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然我让里面的人出来认,其他冒充的全部活埋!”

    这次就只剩一个独眼龙还在喊,洪城用青藤把他拉出来,捆结实了带进客栈问话。

    楚浩翘着二郎腿,拿出小刀扎羊肉片吃,边嚼肉边说:“听说你们是从宣城跟过来的?”

    “是的,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各位好汉,按照江湖规矩小人身上钱财全孝敬各位爷,自断一臂只求大侠饶小人一命!”

    独眼龙狂磕头求饶,一连磕了二十几下看他额头出血,身子都摇起来了楚浩才下令停手。

    “我对你的钱没兴趣,对你的命也不关心。你老实说为什么会盯上我们,说实话也许我还会考虑考虑放人,要是不说实话那就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人绝不敢有半点隐瞒!小人原本在宣城里管一家赌坊,三日前有个龟奴来卖个消息给我,说是有三个过路人在兰桂坊一夜豪掷百金,赎了姑娘还不带走,是罕见的金主。我们暗中派人跟着三位公子,发现你们只有五人而且没有雇佣护卫,一时起了贼心就跟着五位大人出城想发笔横财,求大人饶命!”

    陈谦三人听得心惊,放浪了一回竟然就被人惦记上了,正担心两位前辈责罚时,楚浩起身说道:“好了,话说完了你们也没用了。”

    楚浩一抬手八个小弟和独眼龙全都太阳穴出血,闷哼一声就倒地了。梁固再打两个手印,地面又是一阵颤动。外头喊叫声只持续片刻就不见,估计外面三十个人全都埋地下去了。四十三个人就这么没了,陈谦三人对于两位前辈的果断有了更深的认知。

    “店家,麻烦你乘夜把这九个埋了,不然明天没法开张。”

    “大侠饶命,小人全听大侠吩咐。”

    “你没对我不利,我为何废力气杀你?我们还得借宿一晚,杂事就麻烦掌柜了。”

    “大侠早点休息,小人绝对打扫得干干净净。”

    “走了,上去睡觉。”

    楚浩领头,三人走在最后跟着上楼,心中都有忐忑,不知道两位前辈会怎么处罚他们。走到二楼,梁固吩咐说:先到我房间一趟。

    五人一同进了房间,楚浩见三人脸色难看,上来拍了拍刘进的肩膀说:“慌什么,这种事常有,难道有贼惦记就不花钱了?”

    刘进困惑地说:“前辈,这祸是我们招来的,你不怪我们吗?”

    “这有什么好怪的,出一趟远门没遇上两拨土匪都算走大运了,这世道就这么不太平。”

    “叫你们进来没想责罚,只是有些事情得交代一下,”梁固一边说一边打开一个包裹,拿出三张面具交给陈谦三人。

    “这三张面具是我按照你们的脸型,用猪皮做成的,带上以后能开口说话,但表情会比较僵硬,我们只在赶路的时候用。本来想着一路太平就不用给你们,可现在刚出城就被惦记着,谨慎起见明日起我们戴着面具赶路。”

    原来不用挨罚,三人都松了口气,接过面具就试着戴上。不得不佩服梁固的手艺,这面具大小正好,边缘和发际贴合得很完美,戴上后感觉有些黏腻,戴了一会就适应了,张口说话时感觉上唇和下颚都有被牵扯到,口型变得不对,这一个就不容易克服只能多加练习了。陈谦戴上后感觉视野变得小一些,再看洪城、刘进两人的模样,刘进变成中年大叔,洪城变成有八字的商贩模样。

    这东西不太舒服,你们就忍着点用。这次还好只是寻常的强盗,万一下次遇上个小门派全员杀来,我们两个对付起来也得花些力气。

    小门派会为了我们几十两黄金来截杀我们吗?

    “也许是梁前辈和楚前辈的功法会暴露隐龙会的身份?”陈谦一说,洪城和刘进才反应过来,一想到两位前辈杀人的手法,确实容易让人起疑。

    “我看还是处理掉店家和小二,免得走漏消息。”陈谦转身就要下楼,被楚浩拉回来。

    “谨慎过头了,完全没必要。首先凭功法断定我们是隐龙会的人根本不可能,其次那店家没惹咱们,凭什么杀他啊?那些强盗心怀恶意死有余辜,你杀店家可就是滥杀无辜了。”

    “不用慌的,最多三天路程,等到和白虎堂的兄弟汇合,不管来多少盗匪都把他们灭干净!”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陈谦接着研究这张面具,按手感来说确实是猪皮,但缝合处却看不到一点针线的痕迹,仿佛是一张皮扭捏出的面具,手工活不可能做到这么细致,而且这面具的弹性已经远远超过猪皮,不然陈谦在面具下再怎么挤眉弄眼也无法牵动面具产生变化。

    ‘看来这是某种金相道法,把皮具当做器物来炼制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想想两位前辈的一身本领,陈谦生出一种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快意,这一夜睡得相当踏实,但他不知道前方数十里外一人骑着快马在夜色中飞驰,一场灾祸正在酝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