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十一章 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追债的人果然是她。

    陈谦急冲冲地赶回宣城,在巷子口就望见站在院子门前的柳莺,她换了一身浅色青衫,头发盘作元宝鬓,用薄纱遮住脸庞,可单单她娇柔的身段和明媚的双眸就让人浮想联翩,来往的路人无论男女都会把目光投在她身上,好在身旁还站在一个身高八尺,手握大刀的镖师,不然这一带的二流子都要堵在这条巷子里了。

    “柳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陈公子,请原谅小女子莽撞,前日公子为奴家赎身,奴家在上头都听到了,可是公子烧了那张契约却没留下半句话,奴家就偷偷让女童跟着公子,这才知晓公子的住处。”

    “姑娘,街上人多眼杂,还是进屋说话吧。”

    镖师留着看门,陈谦领着柳莺到梁固的房间,因为院子里这间房最大,还有前厅摆着长桌茶几,如果领回陈谦的房间两人只能坐床上了,到时候陈谦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再发生点啥。

    陈谦在烧水洗茶具,柳莺观察一下屋子,取下薄纱说:“陈公子,这不是你家的宅子吧?感觉少了些烟火气。”

    “不瞒姑娘,这确实是租的地方,马上我也要搬走了。”

    柳莺步子一顿,眼泪一下子就涌上来,说道:“公子,奴家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清白交给你,你替我赎身却不辞而别,现在我都找上门来公子还要一走了之,奴家只想问公子一句,那晚你对我可有真心?”

    “我当然是真心对你的。”

    “既然公子有意,为何不肯娶我?哪怕是做妾奴家也心甘情愿。”

    “这…”陈谦根本没法回答,金光轮回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解释得清,解释再多听到她耳中都会变成谎言。

    看陈谦支支吾吾地,柳莺更加伤心,哭喊道:“公子为何这般作践人,奴家都上门逼婚弃掉颜面,你连一句解释都不肯说。奴家活得这般毫无尊严愧对父母天地,不如一死了之!”

    柳莺拔下珠钗就要刺颈,变故发生太快陈谦来不及冲过去,只好在她脖颈上施加一层岩铠,珠钗刺不进岩铠,反而被震得脱手。

    柳莺这一下没死成,又想去撞柱。这一次被陈谦拦腰抱住,完全动弹不了。

    “放开我!”

    “柳莺,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要去办一件大事,前路生死未卜我才不敢给你承诺。”

    “你又要骗我…”

    “我绝对没骗你,你既然看过我掌中生火,凭空唤石,自然该明白我是江湖人有门派师承。门派有令我不得不从,你给我两个月时间,我办完事就回宣城娶你。”

    “万一你回不来呢?”

    陈谦没法回答,只能抱紧柳莺轻声地说:“等我回来。”

    -------------------

    安抚好柳莺,陈谦连夜逃回农庄。现在真心觉得哄女人比打赢楚浩更难,两个月后要不要回宣城娶她再做一世夫妻,陈谦根本没法做决定,想到脑壳炸裂还是没有结论。干脆打坐运气放空身心,以后的事等参悟完石碑再去想。

    看出陈谦心神不宁,接下来的三天楚浩也不再给他喂招,让陈谦多练冥想吐纳把心境平复下来。刘进和洪城倒是一天比一天惨,赤红丸被他们磕掉一半,每天添伤疗伤训练下来两人对道法的运用变得很熟练,一攻一防配合得相当默契,练到第五天梁固已经很难得手。

    第五天出发前陈谦独自回到宣城跟柳莺道别,他来到柳莺住的客栈,敲开房门却是一个十来岁的丫头开门,以为弄错房间正要道歉时小丫头开口道:你是陈公子吗?

    “正是在下,小姑娘你怎么认得我?”

    “我叫秋兰,是伺候柳莺姑娘的丫鬟,当日公子为我家小姐赎身后不告而别,就是我悄悄跟在公子后面寻得公子住处的。”

    “原来是你,”陈谦往屋里看了下,没找到柳莺,只好问秋兰“柳莺姑娘不在房中吗?”

    “小姐她回老家寻生母,说是要把从花舫脱身、找到郎君的两大好消息告诉老太,让她老人家宽心。”

    “原来是这样,确实该通知长辈,”陈谦一下觉得头疼起来,这两个月后又是逃不开的修罗场,“既然柳莺姑娘不在,那我就先走了。”

    “公子稍等,我家小姐特意交代有东西要交给公子。”

    秋兰跑进房里,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根珠钗交到陈谦手上,这正是当日柳莺用来自尽的那一只,珠钗被一条白色丝巾包着,原本锋利的一头已经被撞歪,摸着变形的珠钗,陈谦感受到柳莺当时的刚烈和决死之心,心中更加难以抉择。

    “我家小姐还留了口信给公子。”

    秋兰指了指陈谦手上的丝巾,陈谦一展开才发现丝巾一角绣着四个字:愿君珍重。

    摸着红丝线绣出的小字,陈谦笑了。

    “你的女红果然是最好的。”

    ----------

    回到农庄时,四人已经准备好马匹,就等陈谦一个。简单收拾下,五个人就出发前往石碑所在地--红竹沟,楚浩更喜欢叫它雄黄谷,因为红竹沟里有上万毒蛇,要是雄黄粉没带够那肯定是出不来了。

    陈谦一行人需要一路往西走百里地,再转向西北方向前行五十里地就能到达红竹沟。沿着大道赶了五十里,马儿累得跑不动,五人便下马牵行,又走了三里发现路边有一家客栈,陈谦就进店吃晚饭,顺便给马儿喂点草料。

    “掌柜,还有房间吗?”

    “有的,今天生意差都空着,上房随便您挑。”

    本来是随口说说,没想到楚浩真的开了五间上房,立马把掌柜的乐坏了,亲自出来端碗倒酒。

    路边野店不会有什么好菜色,五人讲究着吃点。这时又有一批人进店里来,他们服装各异但腰上都挂着刀,一共八个汉子一进门就叫个不停,要小二上好酒好菜。

    八个人落座前眼神一直往陈谦这张桌子瞄,他们分成三伙找位子,等他们选好座位,三张桌子将陈谦五人围在中间,连最迟钝的刘进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刘进低声说:“前辈,这帮人好像盯上咱们,我们先下手冲出去吧。”

    楚浩喝口茶水说:“不急,外面还有三十个没来,等一会再动手。”

    “三十个?”刘进一下傻了,可又听到梁固说了一句。

    “是三十五个,你的听风雀又退步了。”

    “我去,两位老大不要这么镇定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