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五十章 五行圆满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到了中午梁固带着刘洪两人回农庄,走到后院时发现陈谦在打坐运气,身上的软甲早就散开,身旁放着一白色小瓷瓶,周围土地到处都是坑洞、裂痕。刘进和洪城都看傻了,没想到两个平时随和的人打起架来如此生猛,对比自己身上一点小伤,心里相当感激梁固前辈手下留情。

    听到脚步声,陈谦抓紧消化掉最后一点药力,起身迎接三人。

    梁固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楚兄说嫂子今天煮了红烧鱼,他得回家去吃饭。”

    梁固无奈地说:“这浑人,有御厨的菜不吃,不懂得享福。咱们别理他,休息一下准备吃饭。”

    “是!”

    陈谦和刘进给洪城打下手,三人忙活一阵弄出五菜一汤,非常丰盛。在餐桌上陈谦问起刘进训练的情形,原来他们那一组是由梁固当刺客攻击两人,梁固不用道法只用武术、暗器,刘进的岩铠破绽在关节和眼鼻,老是被梁固用木棍刺中,手肘腋下膝盖窝都被打肿,而洪城的两招木相道法抓不到人,提气施法还一直被石子暗器打断,身上全是红红的印子。

    洪城心有余悸地说:“好在梁前辈宽容,只是用武术攻击,不然我们两个得爬着回来。”

    刘进说:“是啊,要是像楚前辈那样下狠手,我们全身骨头不知道能剩几块完整的。陈兄,你跟楚前辈是怎么打的?”

    “楚前辈的道法精湛,招式变化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陈谦重新推演两次战斗,讲到楚浩用地动困敌,豪鬼炎做杀招时刘洪两人拍手叫好,讲到楚浩用搬山鬼躲开云龙瀑,再用应龙箭偷袭得手时两人又替陈谦可惜。

    梁固听完后说:“楚浩研习这种道法很多年了,单单以这五种道法跟他对拼,你很难有胜算,尽力而为,争取明天烧掉他的衣服让他光着膀子回家。”

    刘进站起来大声说道:“好!大哥加油,明天我们来给你打气!”

    “你们两别想偷懒,接着跟我去修行,今天光用拳脚,明天该上道法了。”

    “是…”一想到明天要更严厉地摧残,刘进立马没精神,连洪城也是一脸苦相。

    “梁前辈,关于楚浩的战法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我看他火、水、土道法都很强,每一招都达到秘籍上描述的效果。我一直以为每个人道法都会有偏向,比如我擅火,刘进擅土、洪城擅木,那楚前辈是擅长三项道法并且全都学通了吗?”

    “他不止学通三相,而是五相基础道法,这就是盘古十二真经的地篇圆满境界,也称五行圆满。”

    “那你们岂不是能掌握五行变化,学成天下间所有的道法?”陈谦吃惊地说。

    “你们高看五行圆满了,这一境界是指你自身的圆满,你的灵气可以轻易显现出五行变化,更容易使出各相道法,可是功法修行除了灵气支撑,更多是理解。道法本身也有优劣之分,同样可以分为地、人、天三级,像你们现在接触的这五种道法只能算地级道法,达到五行圆满后再去理解它就不觉得难了,可想要学到更强的人级、天级道法就得靠自己的悟性了。”

    “原来如此,看来明天我得被楚前辈用金、木两相道法吊打了。”

    众人一听全都笑起来。

    --------------------

    第二天清晨楚浩又来摧残陈谦,这一次陈谦刚冲一步就看到楚浩手上有动作,陈谦感觉不妙立马侧移一步,在原来的位置上果然冒出五根桐木,刚觉得庆幸躲开攻击,桐木上竟快速生出蔓藤追击过来,陈谦立刻收起长棍连续出掌,冲天火形成火幕阻挡青藤。

    可没想到两根青藤从火幕中钻出捆住陈谦的双手,仔细一看两丈长的青藤有一半都附上铜色,变得如同金属般尖锐,手腕都被缠出伤痕。

    ‘六木生的铁桐林接乱藤缠,再组合上玄机百炼的金铜衣,当真厉害!’

    不等陈谦挣脱,又有四条附着金铜衣的藤条刺来,直取陈谦的肩膀和小腿,陈谦立刻用应龙箭从根部斩断青藤,刚挣脱掉手上的青藤,脚底又冒出两条缠住陈谦双腿,地上突然开出鲜花,红蓝黄绿各种颜色都有,陈谦周围两丈范围变成一片花田。

    ‘不好,是六木生第三式百花葬,百花遍开之时花瓣舞动利如刀剑,无孔不入,就算全身岩铠也难以防住。’

    一时挣脱不开青藤,陈谦只好使出烈焰掌第二式焚空,在小腿周围和脚底制造爆炸轰开青藤,利用爆炸的反弹离开花田,但两条腿都受伤流血,裤子也被烧掉一半。这一招焚空能在四肢制造爆炸,但是反震的力道往往伤到自己,陈谦基本不用这招。如今双脚受伤行动变慢,再想靠近楚浩就更难了。

    陈谦孤注一掷冲锋,楚浩故技重施再次使出铁桐林,这次陈谦没有闪躲,反倒是踩着升起的木桩跳出一大步,居高临下轰出一发豪鬼炎,楚浩迅速移位躲开火焰,变出青藤拿在手上当作长鞭,一甩就要去缠住陈谦的双脚。陈谦在空中无法借力,正在楚浩以为一击必中时,陈谦用单手连续释放焚空,爆炸的反震使陈谦躲开青藤,直直撞向楚浩。

    变化太快,陈谦一脚飞踢就要踢中楚浩时,一道土墙突然升起挡在两人中间。陈谦一脚踢在搬山鬼的土墙上,但那土墙落脚处的硬度很低,导致陈谦一脚穿墙而过可身子却被卡在墙外,正当陈谦要把脚抽出来是土墙上长出八条青藤将他捆牢,侧脸、身子全都贴在墙上。

    “楚前辈,我认输,快放我下来。”

    消掉土墙青藤,楚浩检查了陈谦的伤势,喂下丹药后责怪地说:“这一次你打得太拼了,焚空造成的伤损到脚筋,即使吃了赤红丸也得两天才能恢复,这两天你好好休息,不能再动拳脚。”

    “是我一时心急了,要是我学会玄机百炼的第二式气化刀就能斩断青藤,可惜当初还自负地以为金相法术没有用。”

    “做好自己擅长的就行,没学玄机百炼也没关系。对付青藤,你也可以通过多重岩铠撑开它来逃脱,这些道法变化多样,你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经验。”

    “好,我会好好消化今天这一场的。”

    “既然你半残了,那我只好回家陪老婆咯,”刚说完楚浩就乐呵呵地起身准备走了,走出两步想起事来,又回头说:“等你今天恢复好点,明天回一趟宣城老宅。”

    “楚前辈,有什么事要我去办?”

    楚浩不怀好意地笑道:“是你自己的债,人家姑娘找上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