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九章 对打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第二天陈谦早早起来锻炼,看其他人还在休息就到后院练习吐纳,练习半个时辰灵力在体内轮转六个周天,感觉全身的筋骨都被滋养一番,出拳更加强劲有力。

    正在体味这些微妙的变化时,刘进那大嗓门又噪起来。

    “陈大哥,歇一会进来喝鱼粥啦,宫廷御厨的手艺好喝极了,快进来尝尝。”

    “来了,”陈谦跟着刘进走回客厅,边走边问,“梁前辈做过御厨吗?”

    “不是,鱼粥是洪城煮的,他好像是第二世当了御厨。大哥,你怎么不走了?”

    陈谦是傻在原地。第二世,那不就是陈谦当皇帝那回?他早该注意到的,那一次金光降在金銮殿,能被卷进来的普通人不是宫中人就是叛军,再想想刘进用的是行军枪,看着不像是宫中卫士的枪术,该不会…

    陈谦连忙解释道:“没事,就是想起第二世的事情,那一次天下大乱,京都都沦陷了。回想起来能转生还真是不容易。”

    “那是啊,我当时在南方一个小县城当守城兵,那会是当兵真辛苦啊,粮饷还被县太爷克扣,后来燕王后裔起义越打越顺,打倒县城时县老爷直接弃城跑了,我们也只好加入叛军进了冲锋营,没想到几仗下来没死成,反倒第一批杀进皇宫,当时我就在金銮殿外站岗,运气太好被金光照进去了。陈大哥你当时应该是个将军吧?武艺这么高肯定官很大!”

    “官再大也得任人摆布,好在最后活下来了。”

    官是很大,可当了阶下囚再大的官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刘进再想问前世,陈谦就随口搪塞过去。饭桌上也不好意思跟洪城聊,万一御厨见过皇帝那自己不得尴尬死,挖个洞钻地底下得了。

    吃完饭又练一会吐纳,等到楚浩赶到农庄训练正式开始。洪城、刘进一组跟梁固对练,到院子外树林里打,楚浩专门来调教陈谦,场地就选在后院的空地,两人隔了三丈远相对而立,陈谦穿好一套紧身软甲全身上下都有防护到,手上拿一根短棍当刀用,楚浩则是身着布衣,空手不带兵器。

    楚浩说:“这一次正经出手,我会用五世的灵力跟你打,只用五相基础道法不会用到心经法诀。你尽管全力出手。”

    “明白了,楚兄请赐教。”

    话一说完,陈谦立刻突进以棍为枪刺向楚浩,楚浩一抬手就是两道冲天火,陈谦轻松闪过,原本三丈的距离只剩一丈,陈谦改刺为劈一棍扫向楚浩面门,楚浩抬手又是两道冲天火直奔陈谦胸口而来,硬吃下这招怕是软甲挡不住还得皮开肉绽,陈谦只有收招整个人伏地躲过火焰,脚下一扫攻楚浩脚踝,这一招扫堂腿竟然打在楚浩脚边的石柱上。

    ‘不好,他用搬山鬼挡住我的进攻。’身形一顿,整个后背就暴露在敌人面前,楚浩又是一掌火焰轰下,陈谦来不及变招只能使出岩铠护住背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发冲天火。

    岩铠被轰散,陈谦立刻蹬腿跳出一丈远,眼睛死死盯住楚浩的动作。楚浩手上没动,一脚踏出‘地动’震碎地面,陈谦身形不稳,双脚又被夹在裂开的缝隙中。还没把脚抽出来,又是一颗巨大火球扑面而来了,实在躲不开陈谦全力施展豪鬼炎,两颗同样大的火球撞到一起,掀起的气浪又把陈谦掀翻。陈谦还浮在半空时,楚浩半身岩铠顶着爆风冲向陈谦,一击铁拳打在陈谦小腹上。陈谦感觉内脏都被震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休息一下,第一次用道法对战能打到这一步很难得了,我原本以为四招就能撂倒你,没想到用了八招。你这么难打的新人很久没遇到过了。”

    ‘谢谢前辈夸奖,’陈谦很想回应一句,可一说话就觉得五脏都痛,根本说不出半个字。这楚浩下手真狠,被打成这样四天之后怎么出门。

    “你别急着说话,把这个药丸吃下去,运转灵气消化药力。”

    那颗红色的药丸一进嘴里就化成一口清泉,流过肺部,肠胃,陈谦感觉整个身子都降了温度,连疼痛也减轻许多。

    身子被楚浩扶起,陈谦立刻进入打坐内视的状态,加速运转周身灵气,那股清泉慢慢从丹田扩散到全身,受到的伤害也慢慢被修复,两刻钟后陈谦完全消化药力,站起来活动下,身体的状态完全回复,比开大之前的状况还要好一些。

    “楚兄,这丹药真是神奇,有它在我们训练时就能放开手脚了。”

    “赤红丸虽好但数量有限,梁固从白虎堂那只要到一瓶,一共二十四颗吃完就没了。还是得省着用。”看陈谦有点失望,楚浩又补充说,“这是专门用来训练用的,如果你受到伤危及性命,赤红丸的效果就不够看了。还是多提升自身的能力,免得被逼到嗑药的境地。”

    “楚兄说的对,我会好好练习的。”

    “先别急着练,刚才这一场打下来你注意到输在哪了吗?”

    陈谦立刻回答:“一开始我的判断就错了,我昨日听梁固说楚兄的拳脚功夫不佳,所以一开始我就主动近身想压制你,但是没想到你切换招式的速度太快,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是我慢一拍,几招下来败局已定。”

    “这是一点,和敌人生死相斗你对于敌方的底细全然不知,贸然近身强攻风险就很高。但在刚才这一局里你没错,你的拳脚功夫比我强,再不近身一搏那就一点赢面都没有了。你输是输在近身之后仍然用武术进攻,而不是在武术中穿插道法招式,攻击太单一了被我抓住破绽。而且就算你一脚踢中我,硬挨上一发冲天火也不值得,再怎么换伤都是你吃大亏。”

    “我明白了,前辈我们再打一场吧!”

    “你这人性子这么急…算了,再揍你一次我好回家陪老婆。”

    楚浩一掌拍地,院子原本破碎的土地又凝成一块,只剩下一些浅痕。两人摆开阵势,这一次依旧是陈谦强攻逼近,楚浩则连续使出水龙枪攻击陈谦的落脚点,陈谦前冲的势头一断,只能躲闪连绵不绝的水枪,一边靠近一边甩出冲天火干扰楚浩,逼近到两丈远时陈谦先使出地动,楚浩躲在地动时甩出一颗箩筐大的豪鬼炎干扰陈谦,却没想到陈谦双拳打出两道云龙瀑击散火球,直攻楚浩的膝盖,此时楚浩刚迈出一步身子还在半空中,只见他对地一指一根石柱破土而出将他顶到半空中躲开云龙瀑。

    这下楚浩彻底成了靶子,陈谦大喜立刻运气要是施展豪鬼炎,却没想到身后射出数道水箭打在他的关节和要穴上,一转眼就遍体鳞伤了。

    一回头看,才发现青龙枪残留的水汽在他身后凝成一颗颗水珠浮在空中,正是这些水珠变成水箭偷袭得手的。

    楚浩看着瘫在地上的陈谦,得意地说到:“水相无形,变幻莫测,小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