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八章 练习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尘埃散去,看着那坍塌一半的石壁,梁固忍不住赞叹道:“好浑厚的灵力,这相当于修炼五世的功力了。”

    “这小子灵力确实不一般,当初在西街追我时我就发现他底子极好,连续追了一个时辰才力竭。”楚浩补充说。

    “这两日相处,我观他根骨并不出色,能有这么庞大的灵力应该是神识很强。”

    “陈谦,你用吸星大法补充一下灵力。”

    “在这里?”陈谦有点心虚,刚才那一下动静就不小,万一用了吸星大法被周围的农民举报了咋办。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佣农回家去了,周围五里地只有我们几个活人,不会有外人看见的。”

    有梁固这句话,陈谦也放心下来,闭眼平息全力施展吸星大法,天地灵气再次快速钻进他的身体,带起周身的一阵气旋,脚下方圆两丈的黄土地颜色慢慢变深,最后变成黑炭一般。

    梁固连连拍手,说道:“果然如此,你有这么强大的神识,肯定自由控制全身灵气游走吧?”

    “梁兄,我不明白你指的控制是什么意思。”

    “只是个小技巧,比如说封闭全身气孔,只留一掌来使出吸星大法,我来做个示范。”

    梁固对着石壁旁的碎石伸手一抓,那石头就被一阵劲风吹起飞到梁固手中。

    “这就是用单掌使出吸星大法的引力,我们称这招为擒龙手。用来抓取武器,干扰敌人身法有奇效。”

    “这招厉害,在我们灵力枯竭之际用出来,既能补充灵力也能先手抢攻。”陈谦学着梁固的手法出爪,不过只吸起一点砂石。

    “这招没那么容易学的,我当年花了八世才弄明白,”楚浩笑着说,抬手示意陈谦停下,“今天主要还是先摸个底,看看你们三个适合专研哪些道法,擒龙手不着急练的。”

    “说得对,虽然这次参悟石碑有众多前辈随行,沿途的障碍会帮你们清理干净,可毕竟石碑处于险地,万一出了意外你们也得有对敌的手段。陈谦,这招豪鬼炎你已经练到七分火候,再加上你的武功身法我想自保不成问题。”

    “听楚浩说你把五本道法秘籍全研究过一遍,我有点好奇除了火相道法,别的四相法术你学得怎么样,说说看吧。”

    “是!我没有学金相的玄机百炼,水龙枪练到第三式,土桁甲练到第二式,六木生只有半式。”

    刘进惊呆了,喊道:“我靠,老大你是仙人转世吗怎么天赋差距这么大,我的土桁甲只练了一式,其他四相都不会。”

    洪城附和说:“确实厉害,我也只悟到六木生第二式,对其他四相没辙。”

    “果然有天分,那就把水龙枪和土桁甲练练看。”

    陈谦再次运气,接连打出青龙枪、应龙箭、随后将前两招生成的水汽凝于拳心,弓步冲拳打出一道蒸汽轰向石壁,水柱穿墙而过留下一个碗大的窟窿。

    “这招云龙瀑也练得不错,把前两招的水汽再炼化沸腾,出掌如锤似枪极具威力。”

    随后陈谦将土桁甲两式演练,第一式岩铠变出岩片附着在身体四肢上形成铠甲。第二式地动,一脚猛踏震碎身前扇形范围的地面,以陈谦的灵力能最多影响三丈远,算是一招群攻起手式。

    “看来你各相道法都练得不错了,这五日重点练习招式组合,由我和楚浩做你的对手,增加一些对敌的经验就可以了。”

    “好的,全听梁兄安排。”

    梁固对刘洪二人说道:“接下来是洪城、刘进,你们谁先来?”

    洪城站出来说:“我当过农夫、厨子、商贩,没学过拳脚功夫,只练过一手打蛇鞭,在这献丑了。”洪城的打蛇鞭只有抽、劈、缠三招,对付一般山贼强盗勉强够用,武功再高一点的近他身就容易了。洪城另一手飞镖功夫也是不到火候,不过他的六木生前两式倒是练得很好,铁桐林囚人无声无息,乱藤缠封尽灵力让人无力再战。六木生虽然只有六招,但每一招都是控制绝招,非常难练,洪城这么快练熟两招可见他在木相道法上颇有天分。

    最后剩下刘进,他前生做过军士,便耍了一套行军枪法,刚猛强力在战场上很有威力。刘进的土桁甲只练到第一式,但他的岩铠可以覆盖全身,行动起来跟一个岩石巨人一般,一拳一脚都力大无匹,比陈谦遇到的铜豹门胖子更有杀伤力,看来刘进悟性不高但灵力也挺强,光论灵力应该有两世的量。

    梁固想了会说:“好,照这个结果看刘洪两人一组,一个当沙包一个当弓手正合适,陈谦负责策应。这样队伍就成型了。”

    刘进立即嚷嚷道:“梁前辈,我拳头很厉害的,不想只当盾牌。”

    洪城笑道:“前辈的意思是让陈大哥和我先去困住敌人,限制敌人,再由你的铁拳把敌人打残,这样说你听懂了吧?”

    “这样好,我听明白了!”

    刘进比划自己的铁拳,大伙都被逗乐了。

    “好了,接下来的四天大家该练什么都清楚了,现在天色已晚,楚浩急着回家陪老婆,那我就先教你们一些呼吸吐纳的法门,明天再好好训练实战。”

    楚浩告罪一声,火急火燎地骑马回城,梁固开始讲解吐纳法门,隐龙会的吐纳法跟陈谦接触过的方法最大的不同,在于每一口气既稳肺腑又补灵气,相当于把吸星大法弱化地用,在一呼一吸之间补充消耗的灵气,延长施法的时间。练习吐纳时陈谦持续地打出冲天火,洪城不停地种出桐树,而刘进则是生成岩块。

    练习到深夜,三个人都筋疲力尽,收获也是极大的。不仅施法的次数增加,连灵气运转更加顺畅。这让三人对以后训练更有信心。

    “很好,进步都挺大的,等会就去洗漱休息。明天还得接着练。”

    陈谦擦掉额头的汗,平缓下气息后问道:“梁兄,练了这吐纳法后我有一点疑问。”

    “说说看。”

    “我前世曾经学过太清宗的昆仑决,他们的吐纳法更讲究气息绵长,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快进快出,据说太清宗门徒大多能连续施法一天一夜,这两者之间的优劣有什么说法吗?”

    “这个问题挺好,首先你得明白没经过金光轮回的普通人是怎么修炼道法的,他们没有强韧的灵魂导致神识很弱,所有人的灵力都是先天不足的,自幼学习吐纳法,通过常年锻炼提高对灵力的控制,以自身的灵气为种子,再用手印和口诀调动天气灵气使种子发芽壮大,最终形成各式道法。这样施法虽然效果与我们相当,可是攻击速度慢,变招极不灵活。你们现在刚入门修炼,灵气储备不够,对上他们并没有优势,在道法强度上比他们还弱很多,但等你们转生几世之后我派功法的优势就非常明显了。”

    这下陈谦听明白,两者就是大前期和大后期之间的对比,不管你前期多嘚瑟,等到后期我方等级上来了,一个抬手就是大招,看你们怎么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