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六章 有钱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醒来时还是清晨,阳光正好,美人在怀。陈谦轻轻地将胳膊从她颈下抽出来,悄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出门。走到楼梯口就有龟奴引路,原来刘进、洪城已经在一层等候,下去后看到两人在吃当地最有名的螺蛳粉,还给陈谦准备了一碗。

    陈谦落座后,刘进贼兮兮地说:“大哥不愧是大哥,昨天那弹琵琶的小妞都能拿下,小弟真心佩服!”

    两人一齐竖起大拇指,搞得陈谦尴尬得不行,只好埋头吃粉。

    “话说那姑娘虽然漂亮,但一个笑脸都没有,大哥传授下怎么泡这种冷美人啊?刘进又说。”

    陈谦放下筷子说:“她是我前世的妻子。”

    刚说完就轮到刘进、洪城两人尴尬了,茫茫人海中在这种场合碰上,该算善缘还是孽缘。

    刘进连忙说:“既然是嫂子就把她带回去,好过在这弹琴卖笑。”

    “护得了一世,往后又护住一百世吗?连九长老轮回百世都还在这打转,想逃出这仙阵太难,假如我比她先死,让她自己继续在这世间独行,她肯定会恨死我吧。”

    这下刘洪两人都沉默了,再想想那还没见到面的薄情郎楚浩,大概也是陈谦这般想法吧。

    陈谦拱手说道:“两位兄弟,能不能借些银两给我好替她赎身,至少这一世让她过得好一点。”

    “好说,这钱拿来替大哥了结心愿更值。”

    三人把剩下的四个元宝摆在桌上,四十两黄金已经算笔巨款,但拿来赎兰桂坊的名角还是差了一些。

    “还是我比刘进节俭,还剩一张银票没花。”洪城从怀里拿出一张五十两黄金的银票,这下赎出薛莹就完全足够,剩下的钱还能让她过上很好生活。

    “谢过了两位兄弟。”

    三人找到老鸨商量,老妈子看到一大笔现钞连忙欢喜收下,说:“爷真有眼光,柳莺姑娘相貌身段都是极好的,买回去当小妾正合适。”

    “你倒是爽快,既然谈完了,赶紧把柳莺姑娘的卖身契拿来。”陈谦催促道。

    “得嘞,这位爷稍等,我这就让人去拿。”

    龟奴一路快跑地去拿卖身契,老鸨又对刘洪二人说:“二位爷要不要瞧瞧其他的姑娘?我们这比柳莺人气旺的清倌人还有好几个呢,保准爷喜欢。”

    “原来柳莺不是棵摇钱树,怪不得你答应得这么干脆。”刘进冷笑道。

    “这位爷话不能这么说啊,柳莺的相貌、身段、琴艺俱佳,第一次登台让整个宣城都躁动了,我这兰桂坊差点被踩沉,可惜她光弹琴不爱说话,不露笑脸,几个月以后全城都知道她是个冰美人,愿意再往上贴的公子哥就少了,回头客一少她就被别人抢了风头,她自己不争气,不能怪我不捧她啊。照我说现在这样最好,她也乐意跟这位公子过,女人啊被宠上几回冰块也得化成水。”

    老鸨还在念叨龟奴就把契约拿过来,陈谦仔细看过后直接一掌火焰把契约烧了,吓得老鸨龟奴瘫坐在地。

    “赎金七十两,剩下的二十两给柳姑娘当盘缠,现在契约已经被我烧了,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暗地里为难她,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老鸨和龟奴立刻跪下求饶:“公子你神通广大,小人怎么敢对柳姑娘无礼,绝对照您的吩咐做!”

    “我们走吧。”

    三人一同上岸往和平客栈走去。跪了好一会,三人应该走远了。老鸨磕着头说:“三位爷走好!”一连叫了几声没人回应,抬起头再看,三个人已经不见踪影。这才站起身来,看身边龟奴还趴着发抖,老鸨生气地踢他一脚吼道:“还跪着干什么,赶紧起来把银票送上去,好好伺候那姑奶奶让她赶紧开心走人。”

    回到客栈,一推开院门就看见梁固和楚浩在房里下棋,三人一同进屋问候。陈谦主动言明花钱赎人的事,但楚浩和梁固完全不在意,又拿出三张五十两黄金的银票发给三人,刘洪两人大喜赶忙接下,陈谦收下银票虽然高兴,但也感觉有些奇怪。

    “梁兄,虽然我没去龙泉山脉取钱,但两大箱黄金再多不过两千两,扣掉各地据点的地契,照这个花法花下去,钱很快就该见底了。”

    “你说得不错,这样纸醉金迷当然不是隐龙会的常态。你们刚入会的人第一世就可以如此任性。”

    看着三人一脸迷茫,楚浩接过话头说道:“我活得最久,这个事就由我来说说。”

    “我轮回至今见过太多新人,大多数人都是经常感到迷茫,有一天过一天的,像我身边这位梁固如此勤勉,矢志不移地专研历史,苦练功法的人只是少数,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像他一样一天练功六个时辰,剩下三个时辰睡觉,两个时辰看书,一个时辰吃喝拉撒。反正我是做不到的。”

    三人一同摇头,楚浩看了很满意,又说:“对嘛,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我们要有目标,更要有生活啊。把修炼当成生活乐趣的人我们能理解,能包容,但我们可以不学嘛,对不对?”

    感觉三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梁固用力把茶杯放下说:“说正经的,别带偏了。”

    “我现在已经很正经了,你以前见过我不正经的样子,这么快就忘了?”

    像是回想起不堪的往事,梁固无奈扶额,再不多说一句。

    “那我们再来说说为什么迷茫?当然是不开心、不满足,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见别人有你没有,你会觉得不满足,被生活逼着打工赚钱你会觉得不开心,担心自己的生命钱财你会觉得没有安全感。你想想看是不是这样?”

    “所以该怎么解决这种迷茫,好找到自己的路呢?如果是在凡间一个人一辈子不过百年,活过精彩过,到头来还得带着遗憾进棺材,可在这里抛开时时威胁我们的金光不谈,我们带着成熟的心智转生,在这我们却没法去追求问鼎天下,名垂青史,那我们该去求什么?”

    看三个人神情肃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楚浩知道说的话起作用了。停了一会又说:“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据我观察,隐龙会活得最久最快意的往往都是痴人,有的恋曲成痴,有的舞墨成痴,有的迷恋天工造物,有的执着于炼制仙丹,还有像我身边的这一位历史狂人,他虽然只活了十二世,但凭着这股劲只要运气没那么背,肯定也是只老乌龟。”

    梁固一生气拍下桌子,茶杯里的茶水射向楚浩,楚浩熟练地偏头一闪就躲过攻击,接着说道:“你们会有什么答案我不清楚,隐龙会也不知道。但假如你没试过好日子,怎么知道躺着花钱醉生梦死不是自己想要的活法?这一世给你们钱花就是要你们自己去判断,你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仙阵世界中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假如你跟我一样是个俗人,那第二世后就跟着我混,进白虎堂维持隐龙会的运转给专心修行的人铺路,假如你像梁固一样有更高的追求那就跟着他混,进青龙堂努力提升自己。”

    “最后引用先贤说的典故,‘佛教创派祖先达摩尊者原本是个王子,享尽世间繁华后仍不满足,独身一人远行苦修最终创立佛教。’所以说没有纸醉金迷后的空虚,哪来一帮戒酒戒色的和尚,道理都是一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