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一穷二白的修仙路 第四十五章 传艺

时间:2018-06-08作者:一指仙

    景国八大州是被五大山脉切分开,分别是龙泉、太岳、天台、小凉和怒山山脉。龙泉山脉居五脉之首,山中凶兽更是数不胜数,一直以来都是人族禁地。传说中龙泉山脉由外至内分成三大圈,最边缘的一圈聚集寻常的猛兽,豺狼虎豹应有尽有,中间的一圈活跃着有天赋法术的凶兽,它们不仅体型硕大而且能用法术,像是救下燕王后裔的白磷大蛇就属于这一类,而中心区域居住着传说中的灵兽,天龙凤凰九尾狐都曾显露过身影。

    “藏在龙泉山脉中确实稳妥,不过你们是怎么将钱取出来的?”陈谦好奇地问。

    洪城答说:“我们两个连外围的猛兽都对付不来,纯粹是去给梁前辈当苦力的。我记得那时往山林里走了大约有十里地,路上遇到的野兽都让梁前辈解决了,到地方后梁前辈点起篝火,往火里扔一包粉,升起的烟就变成红色的。等了大概三个时辰就有白虎堂的前辈把财宝送出来。当时来的前辈是个女子,骑着一头长着三只角的青牛,那两箱元宝就挂在牛身上。”

    “白虎堂的前辈还有驱使灵兽的本事,真是厉害。”

    刘进插话说:“那是相当厉害,青牛看起来温顺可一靠近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连梁前辈都说他对付不了那头牛。而且白虎堂…”

    听到一阵脚步声,陈谦连忙示意刘进收声。一会儿老鸨就推门进来,领来六个漂亮姑娘让三人挑选。

    “三位公子,这都是我兰桂坊最好的姑娘,个个标致,全都有绝活包你们乐不思蜀。”

    陈谦扫了一眼,这样的姿容算得上出众,在宣城这地界已经算一流水准。要是按宫中的标准评价,大多是正五品和正四品的水准。见过最好的,陈谦对于这些所谓名媛就没多大兴趣了,一摆手让刘进、洪城先挑。洪城挑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刘进直接搂回两个,当真是色中恶鬼。

    陈谦随便点了身材高挑的姑娘,艺名秋菊。等秋菊坐到陈谦身旁后,老鸨就开始上节目。兰桂坊的花样真是不少,先是五名舞姬跳了一段袖舞,然后是三名少女表演软功和杂技,再有一名艳姐唱曲,还有投壶、划拳。一套下来刘进已经喝嗨玩嗨,洪城也喝得满脸通红,手上动作越来越不老实。

    “公子陪奴家喝一杯嘛,”秋菊端着酒杯使劲往陈谦身上蹭,不过陈谦实在提不起兴致,不说这些表演的水准,光是内容都看得厌烦。一想到在皇宫里放浪的日子,陈谦就觉得眼前这一切索然无味。

    饭饱酒足,该是退场让他们各自逍遥的时候。陈谦刚想起身散掉这酒席,老鸨又跑进来报节目。

    “三位公子,接下这位是兰桂范的名角柳莺姑娘,她弹的一手好琵琶,三位爷有耳福了!”

    她刚抱着琵琶进屋陈谦就走不动了,柳莺就是当年的皇后薛莹,如今的她穿着艳红的薄衫,眼角画得轻佻,风尘味太重完全不没有前世端庄素雅的感觉。

    和翠儿一样,都不再是熟悉的人。

    陈谦又坐下来,安静地听柳莺弹一曲《扣连环》,弹到一半刘进就坐不住,这名曲实在没有怀里的姑娘有吸引力,一看洪城也是一样。陈谦就说道:“你们两个先去休息,我还想听一会。”

    得到大赦,两个人欢喜地走了。陈谦又对秋菊说:“你也下去。”

    秋菊抱着陈谦的胳膊撒娇:“别啊公子,没我陪着剩下的夜晚不觉得清冷吗?柳姑娘可是只卖艺的。”

    “不需要你操心。”

    “公子,清倌人虽好,吹了蜡烛可没我有趣。”

    “银两不会少你的,赶紧走吧。”

    秋菊闷哼一声走掉,偌大的房间只剩陈谦和柳莺,弹完连环扣柳莺起身告退又被陈谦喊住。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这声音一如往常,只是不再有半点亲昵,陈谦灌下一杯酒说:“再弹一首《宫秋月》。”

    “公子,官家的曲子小女子不会弹,换一首《飞花点翠》可好?”

    “既然不会那就别弹了,过来陪我聊聊。”

    柳莺抱着琵琶反退一步,警惕说:“公子,小女子身处花舫却不卖身,若是公子想用强我可要喊人了!”

    “你多心了,我看你特别像一位故人才留你的。”

    “公子年轻有为,故人那么多总会有些像我的。”

    “不一样的,她会弹《宫秋月》。”

    陈谦自顾自地哼唱,这首曲从前在宫中时常听薛莹弹奏,如今再唱,歌声中有了初识薛莹的欢喜缠绵,三年结发的温情暖意,危难时被所爱之人背弃的伤心欲绝,百般感触全在歌声里,柳莺听后不禁泪目。

    一曲唱完,柳莺擦掉眼泪说道:“公子的深情小女子听懂了。方才误会公子,还请原谅。”

    “不算误会,是我坏了规矩,该罚!”

    陈谦自罚一杯,刚把空杯放下柳莺就走来为陈谦斟酒。

    “公子,要自罚至少得喝三杯。”

    “好!全听姑娘的。”

    喝完三杯,柳莺向陈谦请教刚才哼唱的曲子,陈谦不精乐曲,在行家面前没几句话就露陷,只好求柳莺放过自己。

    柳莺笑着说:“公子的音律造诣不高,却能唱得让我流泪,你对那位故人真是用情至深。”

    “她是我前世的妻子。”

    一听这话,柳莺斟酒的动作就定住,随后笑道:“公子真会说笑,哪有人能记住前世的。”

    “你就当我在说梦话吧。”

    陈谦讲起和薛莹在归云楼的相遇,起初沉迷于她的姿容,相处越多越觉得她温柔可爱,她贵为皇后却很少处置下人,她挺爱吃醋却从来不诋毁嫔妃,她最擅长女红但燕党猖獗时也常常出谋划策,替陈谦分担。那三年陈谦觉得过得很安心,有种真正当了丈夫、父亲的感觉,即使最后薛家叛了,陈谦也没觉得薛莹会背弃他,大概是身不由己。

    “她小时候特别喜欢桂花糕,把左边最里面的磨牙都吃坏了,往后吃饭只能在右边嚼,腮帮子鼓起一点又觉得不好看,每次吃饭都特别慢。她对花粉很敏感,一闻就打喷嚏,每到春天都只能躲在屋里,常常抱歉说不能陪我赏花。她最喜欢给瑞儿做衣裳,每次做好衣裳就拉瑞儿来找我,不管是上书房还是养心殿她都进,好像没有事比孩子的事大。她真的挺好,只可惜我们相处的时光太短。”

    “公子当真是个妙人,听公子说前世当皇帝,小女子竟听得心头悸动,那种感觉很奇怪…”

    因为你跟她就是同一个人。

    两人相视良久,都觉得心头烧起一片热火。陈谦忍不住地伸出手想触碰柳莺的脸庞,手慢慢抬起,慢慢靠近,指尖已经碰到她的发梢,柳莺没有躲,但陈谦还是把手放下来。

    “我又坏了规矩,请姑娘原谅。”

    陈谦起身要走,却被柳莺拉住袖子。

    “今天与公子相识我才相信人真的有前世,今生我们只相处这一晚,你却能如此知我懂我,每一句话里我都觉得自己是那位故人。”

    她靠过来抱着陈谦的手臂,手上传来的丰满把陈谦的火一下子勾起来,马上就要抑制不住。

    柳莺附耳说道:“金銮殿的那一招,小女子也想学,公子可愿传艺?”

    “荣幸之至!”
小说推荐